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5171章 新旧交替

作者:长戟大兜2作品集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十天之后,维克多接到来自银月庄园的报告。Δ』看Δ书』Δ阁Ww W. КanShUge.CO

    此时,火之季已接近尾声,他在纳维尔王国的中部山林待了将近四个月,勘定6个一级溪流水库,23个二级溪流水库,并根据赠礼的轻重,先后替三个纳维尔中部的实力领主制定了详细的水利农牧规划。

    这三个领主家族立刻从科格斯顿盆地招募8万流民,转为佃户家庭,组织他们兴修水利,开辟梯田,预计明年的风之季,就能获得第一笔新农牧收益。

    消息传到科格斯顿城,纳维尔的中部和南部领主又掀起了一次向兰德尔子爵送礼的风潮。爱丽娜在德凯泽伯爵府收黄金收到手软,维克多也是忙碌不休,以至于,没能参加光辉骑士团举办的半人马大可汗传首庆典。

    今年火之季的二月中旬,炼金生物陆续抵达战锤4号营地,维克多终于有了一支脱离纳维尔领主视线的精锐武力。同时,水银、走私商队和山寨节点做出相应调整,上万人协同合作,源源不断地将各地区的情报汇总到战锤4号营地。战熊佣兵铁锤和水银内线头目费奇共同坐镇战锤营地,向维克多提供外部情报支持,并随时听候调遣。

    在纳维尔的荒郊野外设立临时指挥部,成本巨大,信息传输多有延时,但维克多不必再依赖鸢堡和约克家族的情报系统,能够更准确更全面地了解外部信息。比如,野柳城一夜剧变,布里亚特家族权力更迭,鸢堡和金水城都没有向维克多通报。

    鸢堡对野柳城下手,并不叫人意外。事实上,在蚁灾刚结束的头一年,维克多还没有布局野柳城,威廉姆斯大公就开始拉拢奥斯丁.布里亚特,意图加强鸢堡对野柳城的影响力,从而向王国南部进行渗透。

    数百年来,索林姆家族领导的南方领主血系一贯对冈比斯王室阳奉阴违,听调不听宣,而威灵顿家族控制的中南部平原一马平川,无险可守,直接受到铜城的军事威胁。奥古斯特王族和威灵顿家族利用洗练药剂和贸易手段,历时两百多年,从内部瓦解了南方领主血系。随着索林姆老侯爵出走铜城,前往北部荒野进行生死试炼,南方领主集团终于分崩离析,变成一盘散沙。

    但是,碍于“沉默原则”,奥古斯特不能公然入主铜城,这会引起王国地方领主和教会的强烈反弹。因此,鸢堡需要扶持一个代理人操纵南方政局,还必须控制一个能够对王国南境进行军事干预的桥头堡。

    索林姆家族设立的缓冲带——布里亚特领成了鸢堡的目标。

    布里亚特领四通八达的地缘格局并非偶然。当王国大军兵临野柳城,铜城只需2天,较偏远的南方领主最多5天就能出兵布里亚特领,支援野柳城,以免战火烧到南境领主的腹地。这才是索林姆家族分封布里亚特领的根本原因。

    同样的道理,布里亚特家族投靠王室,奥古斯特和威灵顿家族就能依托野柳城,兵锋直指任何一个南方领主。而且,野柳城不是王国南境的政治中心,奥古斯特染指布里亚特领,吃相不至于太难看。

    可以说,奥古斯特筹划了两百多年,无论有没有维克多的干预,他们都要把布里亚特家族置于鸢堡的麾下。只不过,维克多当时的身份特殊,他既是鸢堡出身的侍从领主,又是约克家族的外围领主。威廉姆斯考虑到约克家族与鸢堡的紧张关系,为了不刺激西尔维娅,暂时放弃了针对野柳城的计划。

    野柳城所谓的保持中立根本就是个笑话,朱蒂掌权期间,布里亚特家族对维克多惟命是从。威灵顿和乔舒亚两大家族不得不增加在野柳城的贸易份额,以此向布里亚特家族渗透影响力。所以,野柳城如火如荼的自由贸易严重损害四叶草商团的利益,威廉姆斯也忍了。

    可是,当冈比斯王国的整体战略南移,野柳城的重要性再次凸显,冈比斯的各大势力都不能坐视维克多继续操控布里亚特家族。威廉姆斯以税制改革的名义,向野柳城派遣常驻税务官,一方面,他是真的想要把贸易税纳入王国的财政体系,另一方面,也是为了给布里亚特家的父系贵族撑腰。

    如果仅仅是为了税收改革和实际影响力,鸢堡不必鼓动布里亚特家族驱逐朱蒂。问题在于,维克多具有黄金血脉和强大的超凡力量,一盘散沙的南方领主家族会通过朱蒂,聚拢在维克多的周围,并借兰德尔殿下的名声,与鸢堡讨价还价。

    别说鸢堡无法接受两百多年的心血付诸流水,就连西尔维娅也不能容忍维克多改旗易帜,脱离人马丘陵阵营,跑去当什么南境家族的宗主。

    朱蒂烂泥扶不上墙,她背着维克多把马修男爵一家赶出野柳城,导致父母兄弟全部被鸢堡策反,自己变成了孤家寡人。朱蒂要是稍微聪明一点,提前向平湖镇求助,维克多或许还肯为她挣扎一下。

    现在好了,野柳城内忧外患,维克多输得不冤。

    当然,放弃对野柳城掌控是有点可惜,但维克多并不后悔。

    维克多筹划野柳城的初衷是想打破商业贵族对贸易利润的垄断,把兰德尔领的货物发卖出去,积累第一笔发展资金。现在,维克多的走私商队渐渐壮大,双头蜥股份商会实现统采统购,渡鸦镇贸易口岸日益繁荣,黄金团蓄势待发,野柳城的作用不如以前,充其量只是黄金团商业网络的一个大贸易终端,维克多只要搭建松林镇黑市既可以取代它的部分功能。

    简而言之,布里亚特领现在并非兰德尔家的核心利益所在,为了野柳城的话语权而和王国各大势力死磕到底,不符合兰德尔家族的根本利益。

    另外,兰德尔家族拉拢南方领主,建立宗主政治势力的前景看似美好诱人,其实是个大坑。

    银月庄园刚刚才开始培养忠于家族的小骑士,维克多现在连继承人都没有,拿什么去和南方领主联姻?不能同追随者实行联姻寄养的宗主不算真正的宗主,只是一个被人捧出来挡刀的傻瓜。

    维克多没料到鸢堡会做的这么绝,连随从都没给朱蒂,就把她给扫地出门了。而妮可打发朱蒂去养猪,更是让维克多哭笑不得。不过,朱蒂宁愿去养猪,也要赖在兰德尔领的行为完全出乎维克多的意料。

    仔细想想,这一切也都符合情理。鸢堡严厉惩罚布里亚特子爵夫人,杀鸡儆猴,竖立王族的权威,断掉南方家族的不切实际的想法;妮可小气的很,性格和善良宽厚无缘,她最遗憾自己没有兰德尔子爵夫人的名号,朱蒂想冠兰德尔家族的姓氏,妮可没赶她走已经算客气了;朱蒂向来没什么主见,习惯顺从维克多的意志,唯一一次自己做主,更换野柳城治安官就捅了个大篓子,她的信心倍受打击,渴望得到爱人的谅解和抚慰,在同维克多见面之前,她绝不会再听其他人摆布。

    领主没有纯粹的爱情,维克多对布里亚特子爵夫人的感情其实很浅薄,甚至还比不上爱丽娜姐妹,但朱蒂现在不是领主,爱情或是认同将成为她今后的感情寄托。既然她宁可违逆妮可的好意,也要等候维克多的发落,那维克多应当给自己的女人一个重回大贵族圈的机会。

    朱蒂毕竟是自然觉醒的见习骑士,服用黄金恢复药剂肯定能成为资深女骑士。

    让一位资深女骑士去养猪……有点过分了。哪怕奥古斯特王族也没奢侈到这种程度啊……维克多想了想,还是决定让朱蒂在鱼人战争中磨练一下,他背靠树干,取出随身携带的羽毛笔,在信笺背面写下自己的意见。

    “去,把这封信带回战锤3号营地。”

    维克多肩膀上的炼金乌鸦跳到他的胳膊上,轻啄他的手指,用爪子抓起羊皮信笺,扑扇翅膀,飞越树冠,在空中盘旋两圈后,呱的一声,朝南边飞去。

    又过了一会,圣武士迪特玛的身影出现在维克多的视野中,他跳上一块岩石四处张望,树冠里射下一道金属反光,他这才发现维克多的位置,并走过来,仰头对着枝叶茂密的树冠喊道:“维克多,我们该动身返回科格斯顿城休整了。”

    维克多将精金长剑插回剑鞘,单手撑着树干,从27米高的树梢滑落地面。

    迪特玛上前抱怨道:“你可真难找。”

    维克多笑笑说道:“登高才能望远,要不然我勘测的地形会比高塔学者更准确?我总要对得起纳维尔领主的盛情款待,你说是不是?”

    迪特玛摇头叹道:“教宗冕下让我保护你,可你跑得也太快了点吧……随从跟不上我们的速度,戴恩牧师也跟不上。你说,我到底是该跟着你,还是该保护他们?”

    维克多心里乐开了花,表面上却饱含歉意地说道:“可能是出于森林之子的天性吧……我看到森林就抑制不住地想要在上面飞驰。西尔维娅建议我顺应月精灵的自由天性,这关系到我未来的血脉天赋……你还是优先保护牧师和随从,不需要担心我的安全。”

    维克多搬出西尔维娅和自己的血脉天赋,圣武士没法再劝他跟随队伍一块行动,只得悻悻地点了点头,说道:“这样也好,随从和牧师确实拖慢了你的勘测进度,你早点完成勘测工作,我们也能早点回去述职……不过,你自由活动也得和队伍保持一定距离,出了什么事情,我们总要及时取得联系吧?”

    维克多在野柳城的布局已经帮助黄金团打开局面,实现了最初目的,继续纠缠下去,反而会打乱他后面的部署,陷入被冈比斯各大势力孤立针对的窘境。接下来,维克多的主要精力将放在黄金团控制权和金水河航道上,但目前最紧迫的事情是收取疑似炼金塔的符文水晶。

    维克多已经命令炼金民兵前往卡基莫森大峡谷监视大地之核的变化,他还以月精灵的天性为借口,时常脱离队伍,独自行动,好让随从和高阶圣武士习惯兰德尔子爵的失踪。等到了今年的水之季,山雾弥漫,遮蔽视野,维克多再利用自身的速度和记忆力,甩掉尾巴,一夜之间穿梭往返数百公里,尝试收取卡基莫森大峡谷的符文水晶。

    “好,这次回科格斯顿,我就向多莉夫人讨要几对红眼信鸦。以后,我随身携带一只红眼鸦,你们就不用担心找不到我了。”维克多笑着说道。

    “嗯。”迪特玛点点头,也笑道:“我们赶紧回去……钻了四个月的山林,身上都快长出树苗了,我迫不及待想要在维斯普奇的浴池里舒舒服服地泡个热水澡。”

    维克多耸了耸肩膀,说:“那走吧。”

    临时营地距离纳维尔王都不算太远,维克多等人骑乘迅鸟,只花了6天的时间就回到了科格斯顿城。兰德尔子爵归来,少不了各种应酬。不过,即便是雷克斯国王也要让维克多先休整两天。维克多和迪特玛先去科格斯顿大教堂做了祷告(行踪报备),然后直接回德凯泽伯爵府。与多莉夫人简单寒暄几句,维克多在暂住别墅见到了望眼欲穿的凯瑟琳。

    小别重逢,彼此都热情似火,两个人情不自禁地抱在一起,滚成一团,差点滚到了床上,热吻缠绵了许久,维克多拥着发髻凌乱,娇喘细细的王太后,苦笑道:“亲爱的,你这是在考验我们意志吗?艾瑞尔女爵为什么没有监视我们?”

    凯瑟琳长发披洒,连衣裙的裙摆撩至腿根,露出一双雪白光洁的长腿,跨坐在维克多的身上,抬起娇艳的脸庞,眼波荡漾,咬着情人略尖的耳朵,吐气如兰的说道:“宝贝,我现在不想考验自己的意志,我只想考验我的魅力,还有……你的意志”

    凯瑟琳出言挑逗,差点让维克多失控,他运转了下x-3,恭维道:“亲爱的,你的魅力毋庸置疑,而我的意志……艾瑞尔老师,您再不进来,我就要犯错误了。”

    凯瑟琳嘟起红唇,递给维克多一个娇媚的白眼,从他的身上下来,坐在旁边,整理春光外泄的衣裙。片刻后,成熟美艳的艾瑞尔女爵推开房门,踩着高跟鞋走到两人对面的沙发坐下,双腿优雅交叠,目光扫过维克多和凯瑟琳,掩嘴娇笑道:“这是我最后一次破坏你们的好事。”

    嗯?看来鸢堡巫师真的如我想象中那样,能够提升婴儿的血脉……就是不知道,他配置的魔药会不会影响高阶女骑士的潜力?万一,我要是把妮可给害了,那可不妙……维克多眨了下眼睛,正色说道:

    “我认为超凡者应当相互尊重,而不是沦为彼此的牺牲品!”

    凯瑟琳听了大为感动,在维克多脸上吻了一口,深情款款地说道:“亲爱的,谢谢你……我会向你解释一切。”

    “希望这一天不会太遥远,我的意志可经受不住你的魅力。”

    维克多调笑一句,转开话题,问道:“鸢堡那边有什么新消息传过来吗?”

    艾瑞尔女爵盈盈起身,走到壁橱前,拉开抽屉,取出两封羊皮卷轴,递给维克多。

    维克多展开信笺,逐字逐句的浏览了一遍,沉吟说道:“信签上说,教宗一脉致力于把纳维尔王国打造成未来的中央王国,我赞同鸢堡幕僚的观点。可是,上面还说,博瑞王国为了获取黄昏森林的药材资源,主动向苏斯王室提出联姻……”

    凯瑟琳和艾瑞尔互相看了一眼,开口问道:“亲爱的,这有什么问题吗?”

    维克多轻轻摇头,扬了扬手中的信签,低声说道:

    “信上说,冈比斯通过教宗之口向博瑞人提出共同保守黄金药剂的秘密,博瑞五大家族为此进行了一次内部自查,自查的结果导致彼得公爵的长子雷蒙别捋夺领地,罢免他在南风商会的首席职务……似乎,雷蒙是泄密罪魁祸首。既然雷蒙知道黄金药剂的秘密,博瑞王国让他入赘苏斯王室,岂不是有违与冈比斯的约定?他们就不怕,我们让索菲娅断掉他们的药物来源?”

    凯瑟琳听了之后,微微一笑,轻声说道:“雷蒙不是高阶骑士,很难抵御紫眼贵女的精神魅惑,这恰恰说明,他不了解黄金药剂的秘密。我猜测,博瑞王国贬斥雷蒙,是因为他曾经力主打击索菲娅的雄鹿商团,博瑞五大家族为了平息索菲娅的怒气,重新同雄鹿商团展开合作,这才赶走雷蒙,让他入赘苏斯王室。”

    “其实,就算雷蒙知情也无关紧要。”

    艾瑞尔在旁边接口说道:“黄金药剂的价值太大,谁都不可能独吞配方。克莱门特教宗向我们承诺,这件机密暂不外传,而非永不外传。等黄金药剂落入诸王国高阶骑士的视野,克莱门特冕下自然要把配方告知给雷克斯家族。苏斯王国北接黄昏森林,南连金水河,博瑞王国的商道全在苏斯领主的手上。博瑞王国的药剂师发明了黄金药剂又怎样?苏斯王国卡住南风商会的车队,他们连一根草都拿不到。博瑞王国先秘密储备部分药材,等黄金药剂公诸于世,再让雷蒙主动拿出配方,交给苏斯的大领主,这将有助于提升他在苏斯的地位。”

    艾瑞尔感叹道:“都说彼得公爵偏爱长子……为了雷蒙,他也算费尽心机了。”

    事实果真如此吗?

    黄金药剂根本不是博瑞药剂师的发明,维克多拿出恢复药剂配方的时候,尚不能确定,博瑞人是否持有黄金药剂,他只知道假面兄弟会有变色染剂,并依此判断,假面兄弟会和巫师组织有关联。

    假设,兄弟会背后的巫师组织传承自神选者议会,那许多疑团都能迎刃而解。维克多也一直怀疑,雷蒙与巫师组织的关系暧昧不清。雷蒙利用假面兄弟会打击雄鹿商团,最终遭遇失败,他现在又要入赘爱莱雅诺家族。这是否意味着,那个巫师组织准备从东部联盟向苏斯王室渗透?而雷蒙是他们推出的代理人?

    想把这两个问题搞清楚,首先得查探入赘爱莱雅诺家族究竟是雷蒙主动请缨,还是彼得公爵刻意安排的?

    维克多摇了摇头,探查相关细节的难度不是一般的大,必须渗透到彼得公爵的亲信管家才有可能查清楚。

    “亲爱的,你怎么又摇头了?我们说得不对吗?”凯瑟琳突然问道。

    “哦,我想到了另一件事情。”

    维克多收敛心绪,沉吟说道:“鸢堡向菲斯湖口派遣军队和工匠的姿态还不够……最好能同菲斯湖口的领主置换领地。这样的话,尼奥维斯特基本上就会相信我们的确有意在菲斯湖口建港,他才不会急着找博瑞人合作。”

    凯瑟琳想了想,颌首道:“嗯,我会把你的意见传回鸢堡。”

    “哦,对了。光辉骑士团的人都离开科格斯顿了吗?”维克多又问道。

    “半人马传首庆典结束后,他们全都走了。这时候,他们应该带着奥罗加尔的脑袋,抵达多铎王都了。”

    维克多皱了下细长的眉毛,丢下信笺,展颜笑道:“光辉骑士团很有耐心嘛……他们不着急现身,我更不着急。”

    凯瑟琳握住维克多的手,忧心仲仲地说道:“鸢堡幕僚的判断应该是正确的……不是光辉骑士团要找你,而是某个圣骑士家族想同你私下会面。虽然,我们不知道他们的目的,但卷进光辉骑士团内部的排名斗争是一件麻烦的事情。”

    “放心,我没那么傻。”

    维克多拍了拍凯瑟琳的纤手,站起来,舒展身体,说道:“亲爱的,我先去洗个澡,换身衣服,再与你共进晚餐。我先失陪了。”

    维克多离开凯瑟琳的独幢别墅,回到兰德尔家的暂居小楼,爱丽娜身穿夏装侍女长裙,带着几名室内女仆迎上前,屈膝施礼,娇声说道:“大人,欢迎您回来。我已经为您准备好了热水,您是先洗澡,还是先查阅新的礼单?”

    “当然是先洗澡。”

    维克多托起爱丽娜尖俏的下巴,将美丽妖娆的贴身侍女拦腰抱起,大步向浴室走去。

    他现在可以抵御酷热的天气,在野外风餐露宿四个月,全身上下依然保持清洁无垢,但此时他需要平息魔药带来的冲动。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