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三百四十九章第 皆据来见

作者:种花家的萝卜作品集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两人又说了几句,终于还是让第二天的成亲流程回归为正常。『→お看書閣免費連載小説閲讀網℃Ww W.K.A.N.S.H.U.G.E.La因为明日便要成亲,夕涵有些激动,本想要拉着束和多说几句。

    束和却让车夫将马车赶到了另外一个地方,说有人要见她。

    “这是谁的府邸啊?”

    夕涵见马车停了,掀开帘子往外瞧了一眼。

    “是李太医的,你明日从他府上出嫁。”束和伸手拉住她,轻捏了捏她的指尖,笑着低声开口道。

    “哦,原来如此。不会太打扰他们吗?李太医都那么大岁数了,劳烦人家是不是不太好?”

    夕涵转头看看门上的牌匾,想着李太医的满头白发,皱了皱眉,犹豫着开口道。

    “我很早以前就与他们说了,这些事情都是李太医的孙媳妇一手操办的。不会劳累到李太医的。”

    束和摇摇头,开口打消了她的顾虑。

    夕涵反握住他的手,从他的话里捕捉到另外一个关键点,挑眉笑着开口:“很久以前?你那么早,就计划着要娶我了?”

    束和没有想到她会抓住这件事,被她明亮的目光逼得红了脸。

    “说说,什么时候就开始图谋的?”

    夕涵却来兴致,凑过来仔细观察着他的神情。

    “就是……很久以前了……”

    束和僵硬着转开头,耳根已经是红成一片,声音都有些哑。

    “很久以前,是多久以前啊?”

    夕涵绕饶有兴致地戳了戳他涨红的脸,语气更是轻快。

    在她接连的逼问下,束和还是招供了,极小声地开口:“真正开始布置,是在陆家的事情。”

    “真正?那你心里是什么时候开始图谋不轨的?”不得不说,一向迟钝的夕涵,这会儿倒是敏锐极了。

    “是……”束和顿了一下,偷偷瞧了夕涵一眼,才低声开口道:“是从二十多年前。”

    “嗯?”

    夕涵倒是被他的话弄得愣住了,眼神中透出疑惑来。

    “我以前,就是想想。”

    束和的脸更红了,低下头,声音小得几乎听不清。

    那二十多年里,他实在是太想夕涵了。

    实在是受不住了,便会靠幻想度日。他就想着,如果有一天能再见面会是怎么样,如果有一天能抱抱她,会是什么感觉……

    最后,他几乎要魔怔了。

    甚至无数次开始想象,如果有一天他们大婚。

    “想象成真了,开不开心?”

    一看他的神情,夕涵就知道束和是又想到了以前的事情。她心里也有些发酸,凑过来亲了亲他的脸,低声问道。

    “欢喜至极。”

    束和握住她的手,眼神专注,语气无比郑重。

    “那是谁要见我啊?”

    对上束和明亮的眸子,夕涵有些害羞,强行转开话题,转头看向李府,似是随意地开口。

    然而,她发间钻出的耳尖,也是带了红晕,让人想要伸手揉揉。

    “是三皇子。”

    束和没有拆穿她,而是笑着伸手将她揽进怀里,低声回答。

    “皆据也出宫了?”

    夕涵反应了一下,才意识到束和说的是‘皆据’,一时更是诧异。

    皆据可是皇子,每天都要在太学上课,怎么能说出宫就出宫那?

    “嗯,来看咱们的成亲的。”

    束和应了一声,用下巴在夕涵的发顶蹭了蹭,嘴角的弧度根本压不下来。

    “哇,你搞得这么大。就没有想过我今天不同意吗?那不是白费了!”

    夕涵转头看他,抬手捏住他的鼻子,瞪圆了眼睛,笑意被藏在了最深处,看着严肃极了。

    “不会的。”

    束和也不躲,就任由夕涵捏着,低头看她,眼底根本是汪洋一片的温柔。

    “哦~”夕涵挑眉,拖长了尾音,看着束和胜券在握的样子,又忍不住调笑,“是谁给你的勇气啊,梁静茹吗?”

    束和当时就愣住了,半晌没有反应过来:“什么?谁?”

    夕涵这才意识到自己放松之下,居然把往常的口头禅拿出来了。她转头看束和,发现他一脸疑惑的样子,似乎在努力思考宫中是不是有叫‘梁静茹’的宫女。

    “哈哈哈,是我们那边的歌手,成名曲就叫做的勇气。”夕涵被他认真的样子彻底逗笑了,摔进他的怀里笑得花枝乱颤。

    束和下意识护住她,虽然不明白,却还是点了点头。

    两人又闹了一会,眼见着时间不早了,夕涵才从马车上下来,在束和的目送下进了李府。

    毕竟明日成亲,今日自然是不能主在一处的。

    李府的人口并不多,李太医只有两个儿子,五个孙辈的孩子,全府加起来也不多十余人。

    至于仆役倒是几十,其中有的人夕涵看着极眼熟,显然是束和派来的。

    夕涵一进府,就受到了李府上下的热情接待。

    等到她回屋的时候,已经是一个时辰以后。

    她先被领着进了客房,屋中点着灯,有人影晃动。迈步进去,果然是皆据。

    “总觉得你胆子也是挺大的,说出宫就出宫了。”夕涵看到熟悉的背影,放松了很多,几步走过去,笑着开口道。

    皆据正在喝茶,听到夕涵的声音,转头看过来。

    “姐姐,真的决定了?”

    他抬手给夕涵倒了一杯茶,眉头紧皱着,面上满是不赞同。

    “诶?你不是来参加婚礼的吗?”

    夕涵倒是觉得新奇,接过茶喝了,语气疑惑。

    “姐姐若是反悔了,我现在便可以带你走。”

    皆据拧着眉,神情更是凝重。

    “你,还是不能接受束和吗?”

    夕涵反问道,她也皱了眉,声音放得平缓。

    “我知道姐姐喜欢。只是,他毕竟……”皆据生生顿住,抬头看向夕涵,还是将已经滑到嘴边的词换了,“他毕竟不是寻常男子。”

    “小孩子不要想那么多嘛!”

    夕涵看着眼前半大的少年,眉宇间满是忧虑,不由抿唇笑了,探身揉了揉他的头发,“我是因为爱他才嫁给他的,已经比世间大多数女子要幸运了。”

    皆据的眉仍是紧皱着,半晌长叹了一口气,摇头道:“我便知姐姐不会改变主意的。”

    夕涵正要赞一声他上道,就听到皆据又道。

    “不过,我已经让他写下了和离书。姐姐日后便是反悔,也可以。”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