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三百四十九章分 不容分说

作者:楚留先作品集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等一下!”

    见亲卫准备领命,乔玥依急忙开口,此刻她心中多少有些懊恼,但这并不是因为方少川的“恶劣”态度造成,恰恰相反,她的懊恼来自于自身,是对自己无力改变事情走向的无奈和愤怒。『→お看書閣免費連載小説閲讀網℃Ww W.K.A.N.S.H.U.G.E.Co

    作为“闻月城”的实际领导者,乔玥依对自身有相当清楚的认识,能力更是早已得到大伙的一致认同,她知道有很多男人在排着队追她,等她青睐,但她也同样清楚,这些男人还会同时排好几个队。

    是故,虽然方少川一直都是摆着一副死人脸,好像谁都欠他多少钱似的,但是乔玥依也并非没有心理准备,她只是有些意外。

    在出城时,她就做好了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准备,为此她甚至可以毫不犹豫的牺牲自己,可是,她对炎黄部落的了解实在太少了,闻月城的活动范围历来不大,方圆一百公里都算夸张,因此,当炎黄部落以摧枯拉朽的姿态,瞬间推平了闻月城附近的所有城池时,她才第一次听说这个强大势力的名字。

    为了获取炎黄部落的情报,她前前后后派了不少人出去,但收获极低,对方的军队就如一块铁板,压根无法渗透,而他们征服的那些城池中,普通群众对炎黄部落的最大印象便是军纪严明,对百姓丝毫不犯,除此之外,其它消息的价值都少得可怜。

    甚至连统兵将领的个人信息,她都是从今早的招降使者那里套出来的。

    正因如此,她特意准备了多套方案,“美人计”只是其中之一,如果对方吃这一套,她不介意顺势委身,只要能换来有价值的情报,而如果对方不吃,她也有其他办法应对。

    但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方少川不止不吃,竟还如此不通情理,让她连使用后续方法的机会都没有。

    “唉,我果然没有什么勾引男人的天赋,现在想来,刚才那段话的语气确实太生硬了,应该装得更柔弱一些,更委屈一些,唔,或许始终保持冷冰冰的样子都行,有些男人就爱吃这一套……终究还是不够了解呀,没办法对症下药。”

    悄然暗叹一声,乔玥依换上了一副愤怒的表情,义正言辞的对方少川道:“方将军,闻月城里大部分都是华夏子民,两军一旦开战,即便贵军能快速取得胜利,也难免造成大量伤亡,方将军难道就如此铁石心肠,宁愿见到同胞惨死,也不愿给我一点分说的时间么?”

    方少川微愣了一下,旋即面无表情的答道:“部落不会允许任何以华夏人为主的独立势力存在,这一点,不容分说!”

    他说到这顿了一下,见乔玥依若有所思,又继续道:“再者,我军在攻城期间,绝不会无故伤害平民,至于那些士兵的命,你们这些上位者都不在乎,难道还要求我们悲天悯人么?”

    乔玥依顿时无言,同时也有肃然起敬,只因对方那一句“绝不允许任何以华夏人为主的独立势力存在”,这不仅仅是野心的彰显,更是对整个华夏民族最大程度的负责。

    她终于意识到,炎黄部落或许并不是她们想象中那样,穷兵黩武,专横暴虐,所有不服者,都要不惜一切的踩在脚下。它之所以如此强大,应该还有更深层次的原因。

    “那如果我们同意投降,部落会怎样安排我们?”乔玥依问。

    “这些事情,曹罗奇没有跟你说么?”方少川蹙眉。

    曹罗奇就是他派出去的招降使者。

    “说是说了,但我不信,这毕竟是在乱世,我不可能轻易听信他人的一面之词,我需要您亲自告诉我。”乔玥依道。

    方少川沉吟一下才道:“投降后,部落会重新考核闻月城中的所有官员,包括城主在内,合格的留任,不合格的撤换。”

    这么简单?……乔玥依秀眉微蹙,凝声道:“这只是明面上的,我想知道暗地里会有哪些?”

    “什么意思?”方少川不解。

    乔玥依轻咳一声道:“好比某些军官看中了一位美貌女子,却根本不管别人是否成婚或心有所属,以巧取豪夺的方式将其霸占,在贵军之中,类似这样的情况应该不会少吧?”

    这正是她来此的主要目的,从“闻月城”这个名字就知道了,城中的女性高层不在少数,貌美者更是比比皆是,她之所以愿意牺牲自己,正是为了城里的诸多姐妹不被迫害。

    正如她刚才所说,这是乱世,是人命贱如草的乱世,在被敌对势力征服的情况下,女人尤其是漂亮女人,不受觊觎的可能性简直是微乎其微。

    她倒是想相信炎黄部落,但因为情报所限,这种信任不可能具备坚实基础,所以她才以“代城主”之尊,亲自前来交涉,为的就是提前谋取一条后路。

    哪知道,当她说出这句自认有些无礼的话后,方少川非但没有生气,反而笑了,是的,这个自始至终冷得跟冰块一样的年轻将军,真的笑了,虽然很浅,甚至连牙齿都不曾露出,但勾起的嘴角和微眯的眼眸,都将他内心的笑意显露无疑。

    “我觉得你可能误会了什么。”方少川脸上的笑容一闪即逝,对依旧站在旁边的那名亲卫道:“张东易,你把相关军律背一遍。”

    “是!”

    张东易挺直身子,大声道:“炎黄部落军律第八条,攻陷城池后,任何人不得对无辜者施以行凶、杀人、抢劫、强奸、绑架以及其他严重危及人身安全的犯罪行为,假若违抗,立即革除官职,情节严重、影响恶劣者,可由随军军法官当场宣判并立即执行,此项罪名一旦证实,死刑为唯一刑罚。”

    “炎黄部落军律第十三条,攻陷城池后,任何人不得对无辜者施以恐吓、威胁、殴打、辱骂以及其他危及人身安全的犯罪行为,假若违抗,立即革除官职,情节严重、影响恶劣者,可由随军军法官当场宣判,此项罪名一旦证实,最低判处十年劳役,最高判处终生劳役!”

    “以上两项军律,上至将军,下至列兵,一律有效!”

    张东易背完这两条军律,见乔玥依虽有惊诧,却似乎并未全信,心下顿时有些不忿,又大声补充道:“自龙兵师成立至今,违反军律者一共有3721人,受到军法制裁者共3719人,报告完毕!”

    “嗯,很好。”

    方少川满意颔首,视线落在女人身上,却听她疑惑道:“为什么会有俩个人没有受到制裁?”

    她这倒不是质问,仅是好奇,如果炎黄部落的军律真有这么高的执行率,她大可将心放回肚子里。

    “有一个因不服判决,在反抗过程中被杀死,另一个在送回部落公审的途中失踪,至今生死不明。”回答的依旧是张东易,他显然清楚自家师长的性格,多半不乐意在这些细节末梢的问题上多费口舌。

    “既然事情是这样,我同意投降,我这就回去安排相关事宜。”乔玥依终于做出决定,虽然她心中清楚,自己其实并没有选择的权利。

    “这样最好,不送。”方少川道。

    …………

    炎黄城。

    柳直带着付魁和几名亲卫,来到了一处宅院前。

    这是政务局特意帮陈宝林安排的住所,类似于地球上那种独栋别墅,院内练武场、游泳池、花园等设施一应俱全,环境清幽,装修别致,很有些闹中取静的味道。

    我都没有住过这样的房子,这小子何德何能,能够享受这样的待遇?……不对,这城中心地段,好像就这么一套别墅,不会本来就是给我建的吧?……柳直站在院门外思绪纷呈,三前天,陈宝林就已刑满释放,因为禁足的缘故,只能向人反映想要见他,但被他以公事繁忙为由拒绝了,当然了,这个理由不是有意推脱,而是真的很忙。

    院内守着两名近卫司的青卫,见到柳直带人前来,急忙挺身敬礼,柳直摆摆手,对二人问道:“这几天他表现怎样,都有做些什么?”

    一领头模样的亲卫回道:“首领,这几天少爷都在练功,很刻苦,闲暇时还会学习符文技术,偶尔也看看书。”

    “看书?”

    这一点倒是出乎柳直的预料,十五六岁的年纪,骄横任性的性格,能耐得住性子看书?他显然是不太相信的,问道:“看的都是哪方面的书?”

    “大多是历史方面,小部分是跟驯兽和符文有关的书籍。”

    “有没有提出过分的要求?”

    “没有。”

    难道服了三个月的苦役,真的成长了?柳直暗觉惊讶,却仍是板着脸训斥道:“告诉所有人,少爷这个称呼,自今天起不准再用,部落绝不允许这种封建官僚的风气存在,另外,所有仆人都给我撤走,卫生让他自己打扫,要是不想弄饭菜,就让他自己去食堂里吃,记住,你们只是负责保护他的安全,不要弄得自己跟保姆似的。”

    “是!”

    “他现在在哪儿?”

    “在后院练功,首领,需要我去通知少……陈宝林吗?”

    “不用,我要看看这小子是不是真的在用心。”

    一行人来到后院练武场,只见场内有一道皮肤黝黑的身影在上下翻动,正是练习着四绝搏杀术的陈宝林,他显是极为认真,并未察觉到有人前来,*的上身满是汗水,天空璀璨的余晖照耀下来,在他身上映出一片泛黄的金色光芒。

    喝——

    一声中气十足的呼喊声,少年练完套路后,又将一副至少数千斤重的巨大杠铃提起来,翻上了头顶。

    他的手臂仿佛含有万斤之力,端举这令人咋舌的巨大石杠铃,竟然不见丝毫抖动。

    轰隆一声巨响。

    少年在坚持了将近十分钟后,随手将杠铃抛在面前的地面之上,坚硬的青石板上立刻溅射出点点石屑,以杠铃的圆盘为中心,石板表面生出了细微龟裂。

    柳直在一旁看得嘴角抽搐,还是这么中二的性子,明明可以好好放,非得扔出去,以为这样很酷么?以后地板都让你自己修,看你还敢不敢扔!

    他轻咳了一声,声音不大,却立即吸引了少年的注意,转头望过来,立即满面狂喜,三步并做两步跑到近前,喊了一声:“哥,你什么时候来的?”

    看着陈宝林黝黑健壮的身材,还有脸上毫不掩饰的浓浓喜色,柳直也是心下唏嘘,上次见到这小子,好像都是十三四年之前了,那时候他都还没发育,个子小小的,整天不是玩手机就是玩艾派,还非得要在自己面前显摆,欠揍得不行。

    而现今见到,却已是变成一个半大小伙了,虽然性格还是欠收拾那种,但不管怎样,他终究还是姑姑唯一的儿子,是柳直生来就无法割舍的血液羁绊之一,柳直心底,始终还是希望他能成才,能真正做一个顶天立地的汉子。

    按住内心感触,柳直板着脸道:“你还好意思叫我哥?你在城里干的那些蠢事,以为我不知道是吧?”

    陈宝林脸色一僵,急忙埋头道:“哥,对不起,我以前不懂事,我知道错了。”

    见他认错态度还算诚恳,柳直脸色缓和了几分,却仍是肃声说道:“炎龙营后天招新,我已经帮你报了名了,如果拿不到新兵比武的前三名,就不要回来见我。”

    啊?出乎意外,陈宝林非但没有愁闷,反而又是喜悦又是不信的叫道:“炎龙营!?真的吗?哥!我真的可以去炎龙营?”

    这么想当兵,这小子哪根筋搭错了?……柳直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那要不换到卫戍司好了,每天巡逻加看城门。”

    “不要啊,哥。”

    陈宝林立即苦着脸道:“我想去炎龙营,真的,做梦都想去,本来我就想跟你说这事的,我还以为……以为你不会同意。”

    你小子不会想找肖长乐他们报仇吧?可问题是你不可能打得过他们啊,难道真的痛改前非了?……柳直沉吟一下道:“这两天给我把军律一条不落的背下来,但凡犯了任何一条,等军法局那边罚完了,你再自己带棍子来找我,带六方棍。”

    六方棍?也就是说,犯错就要接受双倍惩罚?

    陈宝林心下一凛,啪的并拢双腿,抬手敬礼道:“是,首领!”

    ps:白天有事去了,这是一章二合一,先更后改。

    ( =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