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千零六十八章 发疯了

作者:周兰萍作品集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因为女儿做得并没有错,一步也没有错,老太太始终认为女儿做错了,始终因为女儿的每一句话,发疯。WwΔW.『ksnhuge『ge.co女儿的无意中的一句话就可以刺伤老太太的心。

    查流域始终是爱这个女人的。所以当这个女人说她自己的苦楚的时候,这个男人的心理又咋了。这个男人心里无端的醋意,一下子又消失了,转为担心这个女人,转为担忧这个女人。

    然而这个男人就一个箭步,挡住这个女人的去路,双手扶住了这个女人的肩膀。然后那样温情脉脉地看着这个女人,然而这个女人好像是理解了什么意思,这个女人也这样缓缓地抬头,有一些羞涩,虽然这个女人不再是一个年轻的姑娘,虽然这个女人已经是一个妈妈,但是这个女人依然有几多羞涩感。就这样,默默无闻地看着眼前这个男人,等待这个男人说一些安慰的话。

    因为每当在这个时候——

    “童玥,如果你和老太太相处得不好,如果老太太真的是看不惯你,如果老太太总是记忆中不能够删除你妈的那些事情。那么老太太很难开心起来,那么老太太的病永远也好不了。因为这个病已经根深蒂固。因为你妈和你爸所做的事情,真的是伤这个老太太的心已经伤透了。这些东西其实我们每个人都可以理解的。你想想现在欧阳靓颖,是怎么样伤你的心的?现在那个欧阳靓颖抢走了你的丈夫童幽沣,虽然你的丈夫只和你省了一个礼,在婚礼上就已经离开了,具体地来说,你和自己的新婚丈夫一天的夫妻都没有做成。就这样离开了,当众地离开……”

    童玥就这样静静地听着,这个女人的心就这样,慢慢地下沉,像是沉到了水里,像是流到河里,然后象征汇入了大海之中。如此的沉寂,心显得如此的冰冷。也不知道是现在天气变冷了,还是海底的世界是如此的冰的。或者是说水温是如此的低。总之,这个女人觉得自己的心一点温度也没有了,明明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明明看着老太太的病好了,就非常的开心。但是被这个男人一说,想起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想起了自己的丈夫被人抢走的事情,想起了自己的亲妹妹和自己的丈夫搞在一起的事情,想起的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童玥,其实,你并不需要伤心。因为很多事情该来的就会来该走的就会走。很多男人不属于你的,那就不是你的。不是你的男人你强留住他也是没有用的。比如说,你的丈夫,你的那个花心萝卜童幽沣,既是你怀上了他的儿子,即使你为他生下了儿子,即使一个人把他的儿子抚养长大,你的那个把你丢在婚礼上的丈夫还会回头吗?你的那个童幽沣呀,分明就是喜欢美女,分明就是喜欢那种身材好的……”

    查流域几乎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几乎是哪一件事情,更能刺心这个女人的心,他便提到哪一件事情。

    然而,实际上,这个男人并不是有意的。这个男人只是无意当中想到的这些例子。这个男人只是善意地提醒这个女人,这个男人只是心疼这个女人,所以才说出的这些话。

    但是对于这个女人来说,说起这些过往,说起这些伤心的往事。这个女人居然觉得满腔怒火。

    平时完全没有脾气的传统的女人,一旦发起脾气来,是如此的可怕。

    但是这个女人就这样瞪着眼睛看着眼前这个男人,很想骂这个男人,但是想一下那个老太太在发疯,万一这里吵起来老太太的病又复发呢?

    童玥虽然心里很不舒服,这个女人她的心里虽然有百味,但是依然没有发作。

    果然是一个修养非常好的传统的女人。

    果然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贤惠的温柔体贴的女人。

    这个女人虽然心里万般的不开心,虽然心里万般的不愿意和这个男人继续讨论这些问题下去,但是这个女人依然保持着沉默,不是因为别的,不是因为这个男人讲的有道理,所以沉默,不是因为过去的事情是如此的有趣安全,而是因为这个女人考虑到老太太的病会不会有复发的问题,考虑到老太太需要安静的环境,再者,考虑到这个男人帮助过自己许多次。

    童玥沉默,让这个男人觉得,这个女人也许心里有所触动,也许这个女人想知道一些自己的过往。

    也许这个女人喜欢听自己的过往呢。

    真的没有想到,这个男人,真的没有考虑到这个女人心里真正的感受。

    他只是认为这个女人喜欢他提过往的事情,喜欢和自己讨论过去的事情,喜欢和自己分享过去的一些痛苦。

    如此而已。

    然而从来没有考虑到这个女人的一些不愉快的事情,对这个女人所造成的伤害。这个女人一旦听到这些事情心里就非常的不爽。只是没有说出口而已,往往像这样的女人,其实她的心是伤得最深的。因为没有办法抛弃这些过往的事情。

    童玥就是这样的女人。一旦爱上一个人,也许亘古不变。这个女人之所以成为传统的女人。就是因为这个女人一旦爱上了一个男人就无法逃脱。

    即使这个男人背叛了自己,既是这个男人一而再,再而三地伤害了自己,既是这个男人不把自己当一回事。

    即使这个男人明的暗的玩别的女人,其实这个男人是自己为无物,既是这个男人把自己当成是一个杂物一样的人在一旁。

    童玥也无所顾忌,这个女人依然爱着这个男人。

    “童玥,不是我说你,你当初就不应该看上这么一个花心萝卜。你当初就应该和我交往下去。也只怪我和你并不是在第一时间相识。也许是我的错误,也许是我应该早一些年出现在你的身边。也许当你在读大学的时候,我就应该来到你的身边。那样你一定爱的是我对不对?而不是让那个童幽沣捷足先登。其实有时候吧,近水楼台先得月,这也是不太成立的,因为我和你走到最近,我和你是同一种人,我和你是同一个地方的人,我和你是同一个城市里面的人,但是我们为什么相遇,还是最晚的?我真的不理解,我只是……”

    查流域到底要表达什么意思?

    一下子说别的男人不好,一下子说,过去的一些不好的事情。一下子提起了自己那个抢自己丈夫的亲妹妹,欧阳靓颖。也不知道这个男人到底是什么意思。

    但是这个女人用最理智的方法去思考这个问题,发现,其实这个男人要表达的一个意思,就是自己有多么的喜欢自己。

    自己有多么地喜欢眼前这个女人。

    然而,这些话为什么不直接说出来?总是要这么拐弯抹角呢?难道你这样的方式挖掘每个人的过往是如此的开心吗?难道挖掘自己的伤心难过的往事是如此的开心吗?

    真的是不理解这个男人到底是表达方式出现了问题呢?

    还是两个人沟通不在同一个频道上?

    童玥非常地不理解眼前这个男人,非常地听不懂眼前这个男人所说的话。反正总的来说这个男人是否在玩一些感性的事情。

    似乎在说,一些不是人类讲的话,是否在说一些诗性的语言。

    是如此的感慨是如此的感叹,是如此的感性。然后这些话对于这个学理的女人来说。一点尊严也起不到。一点也不能够打动这个女人的心,这个女人是如此的固执,这个女人又是如此的倔强,然而,这个女人到最后还是如此的温柔善良。

    所以这个男人对这个女人就是那么的死心塌地地爱着,爱得这个女人无法自拔。

    只是到最后这个男人伤心的还是自己

    总之,说来说去,查流域这个男人就是爱上了童玥。

    “童玥,我想,如果我先遇见了你,是不是你爱的人就是我。如果我们之间相遇在先,是不是你爱得死去活来的这个人是不是我?如果我和你相识在所有的男人之前,现在为我生儿子的是不是你?我真的很想做你的第一个男人,我真的很想在第一时间与你相识。只不过,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就到了国外去念书,也许这就是造化吧?当我家里那个时候还没有破产的时候,当我们查氏地产……不不不!我意思是说,如果我不出国念书的话,如果我父母不把我送到国外的话,也许我们会在同一个学校。”

    破产?!

    查氏地产?!

    什么破产?!

    什么查氏地产?!

    童玥听不清楚所有的问题,但是这个女人唯独听见了这两个明明白白的词语。

    一个“破产”一个“查氏地产”。这两个最关键的词,被这个女人就这样划重点出来了。

    这个女人在脑子里面逛了一遍,破产意思是有一个公司的?

    查氏这是什么意思?是指查氏地产?是这一个房地产公司吗?童玥觉得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难道之前有这个公司吗?这个女人在心里在脑子里这样努力地搜索了一遍。

    因为自己的年龄太小,也许很多事情不曾知道就已经成为的过往。

    也许很多事情已经成为了历史,还来不及等待这些年轻人的识别,就这样消亡在了历史的长河里……

    “查流域,什么破产?什么查氏地产?你现在解释一下,这两个词是什么意思。我很想知道这个地产公司跟你有什么关系?难道你们家里以前也是开房地产公司的吗?难怪你和你的侄子都在国外念书,难怪你和你的侄子以前都被送往了那个非常高消费的国度里。原来是如此!你们以前如果真的有一家房地产公司,那一定是没有什么名气的吧?不然为什么我这个从事房地产行业教育行业的都没有听说过这么一家公司的?这些公司真的存在过吗?也许是我孤陋寡闻了,也许是我这个读书了,从来没有去了解过这个房地产公司的事情。或许我说错了,也许这个公司非常的好,做得非常的有声有色,只不过到后来经营不善……”

    查流域被这个女人反问了一道。

    突然觉得自己又说错话了,自己又把些不该说的话说了出来。

    这个男人真的不想这个女人参与自己复仇的这件事情。

    真的不想自己女人,了解自己曾经那个惨败的过往。

    曾经那个血的历史。

    不想这个女人参与这些不愉快的事情,因为这个女人应该开心,因为这个女人应该过得快乐。

    不应该和自己那个很难回首的过往有过牵扯。

    不想这个女人踏进复仇的这一步里面了。

    因为这个男人觉得作为一个男人,就应该让自己心爱的女人开心。让所有的痛苦由自己来承担,所有的过往就一个人承受。

    不需要女人来承担,特别是自己心爱的女人。

    查流域明知道自己一不小心说出了地产公司的名字,一不小心说漏了嘴。一不小心把自己的过往透露出来了。然而,他虽然觉得这个女人非常的聪明,但是很多事情只要自己不承认,只要当事人不承认,那么说,不存在就不存在过。

    因为当初为了抵抗他们家这个最大的实力,为了消除查氏地产在房地产行业的影响。对房地产行业的来说,是不良的影响。因为当初查氏地产是因为偷税漏水被卓识举报而跳楼消亡的。

    所以说为了惩罚这个家族,为了惩罚这家公司,房地产行业将查氏地产从房地产行业的名单上除名了。

    童玥作为后来的人,作为年青一代,当然查不到这个城市房地产行业历史上的所有的名单。既是当初查氏地产是当时房地产行业最大的产业。也完全没有出现在历史上。

    因为这一家公司,被同行视为是败类。

    视为是一种偷税漏水的不良的表率。

    所以呢,所有的公司都不提倡,所有的商人都不提倡这样的商人。

    因为这样的商人自己偷税漏税也就算了,而且又不把自己的生命当做一回事,为了逃税漏税,自己选择了结束自己的生命。

    宁愿离开这个世界,也不要背负这些骂名。

    宁愿选择死亡,也不需要房地产行业同情!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