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百二十章:加把火

作者:一半浮生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他太清楚顾世安的软肋是什么,所以才会,一再的将顾世安的父亲和老太太搬出来。Ωヤ看圕閣免費槤載ノ亅丶哾閲讀網メWw W..kàn.sHu.ge.lA

    而最后那句话,完全是一副全心全意的为了顾氏的样子,怎么能不让人动容。

    顾世安并不知道他们和顾承德到底达成了什么协议,会在一夕之间拿出了这样的筹码。而昨晚并没有提起,显然是临时才商议的。

    无论顾承匀说得怎么让人动容,她都是半点也不相信的。如果真的是为了顾氏着想,那么,在那天,他们就不会袖手旁观。而是该竭力的将事情事情化小。

    而当时,他们谁也不愿意淌这一趟浑水。

    昨晚,她猜想的是顾承德或许是给了他们什么好处了。而现在看来,应该是他的手里,握有他们什么……见不得人的把柄。

    顾承匀说得如此的无私如此的让人动容,如果她再想也不想的拒绝,未免显得太不人近情了。

    顾世安一时没有说话,隔了会儿,才开口说道:“您让我想想。”

    许出了那么大的利益,哪有会不动容的。顾承匀这下显然是松了口气的,只当顾世安只是想再拿拿乔。语重心长的说道:“好,你好好再想想。想通了虽是告诉三伯。放心,三伯说话算数。”

    既然顾世安已经松口下来了,那就说明应下来那是迟早的事儿。顾承匀和颜悦色的让她先下去忙。有事直接给他打电话就行。

    顾世安微微笑笑应了句好,出了他的办公室。

    办公室的门关上,顾承匀重新坐在了沙发上,长长的松了口气儿。

    尽管路都是顾世安认识的,但顾承匀的秘书仍是送了她到电梯口,等着她进了电梯,这才离开。

    进了电梯,顾世安脸上的微笑一点点的散尽。只觉得浑身是都透冰的凉的。电梯没多时便停在了她到的楼层,她的腿像是有千斤重一般,每走一步,都是困难的。

    她并没有马上就回办公室,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去了洗手间。

    洗手间里并没有人,她用冷水洗了一把脸。在镜子前站着久久的没有动。

    如果她没有猜错,她父亲出事,并不是只和顾承德一个人有关。有寒气从顾世安的脚底升了起来,她克制着不让自己的牙关颤抖。

    如果不是这样,她完全想不出,顾承德有什么可以威胁住他们的。

    那天见了老方,顾承德还是心虚了。所以,他们要联手,将所有的事情都压下来。

    顾世安的脑子里茫茫的一年,她甚至想不出,他们会以什么样的方式,将事情给压下去。

    或许,是想借着那秘书的事儿,分散他们的注意力。以便他们悄无声息的处理掉所有的证据。

    可,用股份来收买她,是么什意思?是想退一步,借此来补偿她?然后悄无声息的将这事情给揭过去?

    就算是不是她的父亲,那也是一条活生生的生命!他们竟然想,就这么悄无声息的揭了过去!

    顾世安的牙关控制不住的打颤,如置于冰冷的地窖里一般浑身的透冰凉。她知道,她不会猜错的。他们,都和她父亲的死有关。也就是说,她父亲的死,不会是意外。

    她克制着让自己冷静下来,隔了好会儿,才走出了洗手间。她仍是没有回办公室,找了一个僻静无人的地方,拨了陈效的电话。

    陈效不知道在干什么,并没有人接电话。顾世安也并未再打,给他发了短信,简单的说了今天顾承匀的许诺。

    做完这一切,她没有再停留,回了办公室。

    才刚到门口,沈秘书就匆匆的走了出来。见着顾世安松了口气儿,说道:“回来了。孙总听说你被叫去楼上了一直没回来,正让我上去看看。”

    顾世安已冷静了下来,微微笑着说了句没事。

    沈秘书自然是知道顾承匀叫她上去是有事的,往办公室里头看了看,问道:“顾总没为难你吧?”

    顾世安这下就摇头说了句没有。她知道要说顾承匀找她没什么事沈秘书是不相信的,就说了他找她上去是谈一些私事。

    既然说是私事,那就是不方便透露的了。沈秘书并未问下去,让她先去工作。

    陈效虽是一直未打电话回来,但到了下午下班时间,顾世安就接到了孙助理的电话。说是他在以往等她的广场等她,让她下班后直接过去。

    他会过来不用想也知道是陈效的吩咐。顾世安应了下来,出去之后便往那广场。

    孙助理果然是早就等着的,大抵是怕被人跟着,并未下车。

    顾世安是认识车的,很快拿开车门坐了上去。孙助理从后视镜里往后看了看,这才发动了车子。

    他也不绕弯子,开口便道:“陈总在外地出差暂时回不来,所以让我过来……”

    毕竟这算得上是家丑了。他是有些尴尬的,并未说下去。

    顾世安知道,他是早知道的。甚至有许多的消息,都是他传给陈效的。她倒是没有任何的不自在,向孙助理道了谢。

    孙助理当然不敢担这功劳,连连的摆手让顾世安别客气。他只是稍稍的那么顿了顿,脸上的笑容就收了起来,边开着车边沉声说道:“陈总推测,他们,应该都和当初令尊的车祸有关。”

    他说出这句话来顾世安的脸上没有一点儿惊讶,孙助理知道她已经想到了,微微的沉吟了一下,说道:“陈总的意思,是让您先拖着。剩下的他会处理。他们所提出的,您别拒绝。”

    如果拒绝了,这就等于是完全的把脸给撕破了。这把脸撕破了,谁也不知道他们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

    孙助理说完稍稍的顿了顿,又接着说道:“陈总说了,您只要将他们拖着就行。剩下的他会处理。”

    从陈效走后,虽是打过一次电话,但顾世安总是觉得心绪不宁的。仿佛陌生了许多似的。

    她点了点头,迟疑了一下,问道:“你们陈总什么时候回来?”

    大抵是没想到他会问起陈效,孙助理这下倒是愣了一下,随即微笑着说道:“应该很快就会回来,那边的事儿……有些棘手。”他并未在这话题上呆下去,略微的沉吟了一下,说道:“陈总说了,会给他们,加上一把火。应该很快就会有动静。”

    孙助理还有别的事,只是那么粗粗的提了一句送了顾世安到小区门口便开着车离开了。

    顾世安的心里莫名的沉甸甸得厉害,在原地站了会儿,这才回去。

    到了楼梯口,一眼就看到了拎着东西站在门口的常尛。她过来竟然没有打电话,顾世安快步的上前,边掏出钥匙来开门边问道:“怎么来也不打电话?”

    常尛笑笑,说道:“我也才刚过来。掐着你下班的点儿过来的。”

    她的手里拎着的都是吃的,顾世安要帮忙,她却说不用。拎着东西直接就往餐厅那边。

    顾世安拿了杯子给她倒了水,这才问道:“怎么突然就过来了?”

    常尛接过了水,笑笑,说道:“没怎么,有那么久没见你了,过来看看。”这当然不是她过来的主要目的,稍稍的顿了顿,她抬起了一双眼眸看向了顾世安,问道:“事情进展得怎么样了?”

    顾世安父亲的事儿,有了陈效的处理,几乎没有需要她插手的地方。

    顾世安并不会瞒着她,把顾承德让人三番两次的找她,以及顾承匀他们所提出的补偿都说了。并说了自己的猜测。

    常尛抿紧了唇,伸手握紧了顾世安冰凉的手,说道:“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尽管告诉我。”

    顾世安不知道为什么有那么片刻的恍惚,随即简单的应了一句好。

    这话题越说只会越沉闷,她很快转移开了话题,笑着问道:“都带了些什么好吃的过来?”

    她说着打开了常尛带过来的保温盒和便当盒。

    保温盒里装的是煲好的鲜香的鸡汤,而便当盒子里带的则是最近店里的点心。

    说起了吃的东西来,常尛的脸上露出了笑容来,说道:“你尝尝,这点心是店里最近卖得最好的。我打算再陆陆续续的推吃些新品。”

    这些点心都是她自己烤的,向顾澜所讨教的经验。原本是只想做着试试看的,没想到退出挺受欢迎的。还有客人特地到店里来买点心的。

    顾世安拿了一块点心吃了起来,含糊的唔了一声,说道:“你看着办就好。”

    常尛并未留下休息,是晚上十点多离开的。顾世安要送她下去,她却没有让。让她早点儿休息,她到了会给她打电话。

    不知道为什么,顾世安总觉得空荡得厉害。并未马上去洗漱,在阳台上站了许久,这才去洗漱。

    顾世安失眠,翻来覆去的到了凌晨两点多才睡着。天才刚蒙蒙亮,她那放在床头的手机就呜呜的震动了起来。

    她的脑子里是迷迷蒙蒙的,待到看到手机上的来电时,脑子里立即就清醒了过来,接起了电话来。

    打电话来的是别墅那边的阿姨,电话一接通她便急急的说道:“世安,老太太不知道怎么忽然发烧了。”

    不用想也知道老太太肯定烧得很厉害,要不然她不会在这个时候打电话。

    顾世安几乎是立即就从床上爬了起来,便随意的拉着衣服穿上,边问道:“叫医生了没有?”

    “已经叫了。医生应该在赶来的路上。老太太昨晚睡觉前明明都是好好的,谁知道……”

    谁知道凌晨忽然就发起了烧来。这段时间老太太的睡眠一直都不好,她每天晚上都起床去看好几次。要不然,等到天亮发现时不知道烧成什么样了。

    那边偏远,医生赶过去也要一段时间。顾世安迫使自己冷静下来,边匆匆的下床边说道:“您先用温水给老太太擦拭降温。我马上就过来。”

    阿姨在电话那边连连的应好,她到底还是没后乱到底,迟疑了一下,问道:“要不要给大老爷他们打电话?”

    年纪大了生病原本就不容易恢复,老太太现在又烧得厉害。要是真有点儿什么,那几位……都是不饶人的。

    顾世安在急这下并没有想到这茬,听到阿姨那么提醒应了声好。阿姨那边并未再多说话,很快挂了电话。

    顾世安连洗漱也来不及,胡乱的拿上手机穿上鞋子就跑下了楼。凌晨车是最难打的时候,她什么也来不及想,见车就上去拦。

    她的运气倒还算是好,在拦第三辆车时车子停了下来。司机原本是要回去交班的,见她那么火急火燎的就停了下来。

    饶是顾世安并没有耽搁,到别墅时已经是六点多了。医生已经到了,其他人还没有到。

    她着急得厉害,几乎是一进门就往老太太的房间冲。到了门口看到等到外边儿的阿姨时才知道医生还在老太太的房间里。

    她并不敢贸贸然的进去,在外边儿来来回回的走了好几趟,医生才从里边儿出来。

    医生是陈效请过来的医生,对顾世安倒是知无不言。告诉她老太太并没有什么大碍,只是感冒。抵抗力差,才会半夜就烧起来。他现在已经给老太太用了退烧的药,应该半个小时左右就能退烧。

    这会儿的时间其他的几家已经陆陆续续的赶来,都是接到阿姨的通知后匆匆的来的。

    看到顾世安后倒是没有人惊讶,纷纷的问医生老太太的身体状况。医生在他们面前并不像是在顾世安面前一样随意,说了老太太是感冒,但身体抵抗力差,得好好的静养。

    话里话外带了几分老太太忧思过重的意思。

    医生是急匆匆的被叫醒过来的,处理完之后脸上已带了几分的疲惫。老太太的烧还未完全退下去,是害怕反复的。顾世安请了医生留了下来,让阿姨收拾了客房带医生去休息。

    老太太的病来势汹汹,虽然医生说了只是感冒,但也并没有人敢离开,都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都是急匆匆的过来的,都没有吃东西。别墅这边兵荒马乱的,阿姨也并未准备。这会儿才匆匆的去做早餐。好在冰箱里平时备有足够多的菜,这会儿倒也不着急。

    客厅里的气氛是低沉压抑的,大抵是天未明被折腾起来都是疲倦的,一群人都在客厅里坐着。

    阿姨一个人准备早餐也是得准备好会儿的,顾世安去了厨房帮忙。

    到了初冬天气原本就要天亮得晚些,早餐做得差不多,外边儿的天才大亮起来。

    待到将早餐摆上桌,顾世安才发现客厅里异常的寂静。竟然没有一个人发出声音。

    这怎么都是不对劲的,顾世安稍稍的顿了顿,像平常一般若无其事的过去请他们吃早餐。

    她才刚刚走近,顾承德手里的手机突然就呜呜的震动了一下。好像是有人发短信过来了。

    顾承德正要拿起手机看,抬头见着走过来的顾世安,硬生生的将手机又放了回去。

    顾世安只当是没看见,客客气气的请众人过去吃早餐。

    这一早上折腾得是疲倦的,几人连客气话都没有说就起身往餐厅走去。

    顾承德走在后边儿,待到众人在餐桌旁坐下时,顾世安才发现他并没有跟过来。

    她就往客厅那边看了看,那边也并不见顾承德的身影,不知道是去哪儿了。

    她这下就说道:“我去看看二伯去哪儿了。”

    顾承德没有往餐厅这边来就应该是出去了。她说着就要往外边儿走。才刚迈动脚步,顾承匀就说道:“不用管你二伯,公司里有点儿事,他应该是去打电话去了。你也忙了一早上了,过来坐下吃饭吧。”

    他的语气完全算得上是温和。就跟和蔼的长辈一般。这大概和顾世安要考虑考虑有关。

    顾世安这下倒是并未出去,坐了下来开始吃东西。

    饭桌上是一片安静,只有许佳容像是有些心不在焉的,勺子时不时的会碰到碗壁。发出突兀的脆响。

    要是在平常,顾世安的三伯母恐怕早就出言讥讽了。但今天,她却并没有任何反应。连看也未往许佳容那边看一眼。

    这顿饭吃的时间并不长,大抵是都没有胃口。很快便都放下了碗筷。直到都离开了,顾承德也没有回来。

    不知道是怕顾世安再提出要去找还是怎么的,顾承匀率先站了起来说是出去看看。

    他才刚到大门口,顾承德就大步的走了进来。他的眉头紧紧的皱着,见着顾承匀脚步顿了顿,又转身往外去了。

    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事,两人出去没多久,顾承平也出去了。

    几人在外边儿呆了十几分钟,再进来时就只有顾承平和顾承匀两个人。因为出去的时间有点儿久,一时间所有的视线都集中在了他们的身上。

    顾承平一如既往的沉默,顾承匀的脸色虽是不怎么好看,但还是挤出了笑容来,说道:“公司那边有点儿事,二哥得回去处理一下。”

    这话是对屋内所有的人说的。

    他明明是说有事,顾承德是急匆匆的走的,但许佳容却什么都未问。反倒是也挤出了笑容来。

    客厅里的气氛是有些诡异的,顾承匀要长袖善舞些,看了看时间,说道:“大家都没睡好,都去睡。这边有我和大哥守着就够了。”

    可不是,老太太现在是睡着的。坐着也是干坐着。

    他说完视线移到了顾世安的身上,和蔼的说道:“世安也去睡吧,你也累了。奶奶不用担心,有医生在。”

    老太太还没醒来顾世安放心不下,就说不用。她也不困。

    顾承匀这下就说起得早,就算是不困也要去睡一下。免得待会儿老太太醒来需要照顾时精神不济。

    这样子,倒是有些像是在支开她了。顾世安往老太太睡的房间看了看,到底还是挤出了笑容来应了一声好。和她那几个伯母一起上了楼。

    她是压根就睡不着的,回到房间也并没有睡觉。而是站到了窗口,看着别墅外边儿。

    外边儿安安静静的没有人,也不见有人出去。她站了那么四五分钟,这才去盥洗室洗脸。

    今天的众人,显然都是不对劲的。这不对劲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一进来的时候并没有发觉,应该是在她进厨房后开始的。

    顾世安站着一时没有动,不知道在这短短的时间内,外边儿发生了什么事。但不管是发生了什么事,显然都是避着她的。

    顾世安在此刻忽然想起了孙助理说的那句加把火来的话。

    是了,能让他们共同的避着她的,也只有最近发生的事儿了。只是不知道陈效那边做了什么,顾承德竟然会那么匆匆忙忙的离开。

    顾世安原本是想打电话问问的,拿出了手机来,最终还是没有打。坐了会儿,还是上了床躺了下来。

    她这边闭目养着神,客厅里却是乌云密布的。顾承平在沙发上坐着,而顾承匀却是来来回回的在客厅里走着。

    走了好几圈,他才往楼上看了看,然后压低了声音问道:“大哥,你来说现在怎么办?”

    以前,他都是跟在顾承德和顾承平的后面坐收渔翁之利,而这次,他坐不住了。

    顾承平的脸上倒是看不出着急来,只有疲惫。听到顾承匀那么问,手仍是撑在额头上,疲惫的说道:“老二已经去看了。等他那边有消息再说。”

    顾承匀的拳头握得紧紧的,他显然是没有顾承平那么平静的,带了些焦躁的问道:“你觉得会是谁?”

    这话是白问的,如果顾承平知道是谁,那现在就不会坐在这里了。

    顾承平没有回答他的话,他也没有再说话,迫使自己冷静下来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等待的时间是难熬的,顾承德算着已经到市区了,但却一直没有打电话来。

    顾承匀几次三番的想给他打电话,但不知道想到了什么,都压制了下去。就在沙发上焦躁的坐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那放在茶几上的手机响了起来。顾承匀几乎是立即就将手机拿了起来。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