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百五十一章十 剖白

作者:王拾肆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缠绵至深宵,明夷身子虽疲倦,醉意倒是退了,脑中满满的都是欢喜,甚觉此刻的幸福超越了自己的期许,心头难免生出些惶恐。

    躲在他臂弯里,枕着坚实的胸膛,听得到他有力的心跳,真真切切,这人,不是假的。可这心里头呢?

    她胆站站声颤颤:“之初,你是真心喜爱我吗?”

    时之初将她搂紧了些:“自然,我不是随意孟浪之人。”

    “为何呢?”她知道这问题很傻,还是想问。

    “说不清,当初是有愧疚,后来慢慢发现你不是她,却已经深为所动。你聪敏、有胆略、见识不凡,却有时胆怯、有时天真,并保持着善良,这样的女子我从未见过,那么真实,有让我安心的感觉。”他回答得很认真。

    明夷有些懂。这个时代的女性,虽尚未受到太多束缚,但与男性社会分工差异太大,很难在同一层面交***神沟通是极缺乏的。能有机会与男子同等行事的,也就是江湖上的所谓女侠了,比如陶三娘这类,却已没有了女性的温存和妩媚,自然就没有什么吸引力了。

    想到江湖女子,明夷翻了个身,趴在时之初身上,耍赖一般:“那你为何没看上夏幻枫,如果她是女子应该比我更有魅力吧。”

    “即便她是女子,我也不会对她另眼相看。”时之初宠溺地用手指梳理着明夷的头发,“她是外柔内刚,极会掩饰,心里头比谁都狠。而你,是外刚内柔,在外面是果敢能干的明娘子,内心里还是个优柔多感的小女子。”

    “你是说我没用咯?我内心可是比谁都坚毅。”明夷这是说真的,她真觉得自己可以做到。

    “不是没用,是不必时时剑拔弩张。你内心的强,我也信。只是我希望有我在一日,你便不用那么强。”时之初搂住她,让她贴在自己胸口,低头在她额头亲吻。

    明夷心里像在大放烟花。像那个雨夜,她在迪斯尼看到童话般的烟花秀,连打在身上的雨都成了《雨中曲》里一般的可爱。此刻的烟花,更大,更美,一瞬而起,照亮整个世界,落下时,整个世界只剩两个人。

    这种话语,如果放在偶像剧集遍地的当代,算不得什么。可眼前这个面容可亲,内心孤高的人能对自己这么说,她每个字每个音都信。

    能让自己做个弱者,被保护着,这是她最想要的幸福。只要她爱的人有这份心,她愿意披荆斩棘,死而无悔。

    时之初轻声问道:“那你呢?”

    “我?”明夷有些迷糊,“什么?”

    “你为何独独钟情于我?你说你的世界与我们的大不相同,看我们应当都有些奇怪吧。为何能如此毅然与我一起?”时之初反问道。

    明夷不需要想:“一开始,我只是有种感觉,有个人在暗中看着我,而且是善意的。自你那日在酒鬼手中救了我,我确定了你的存在,心里就有着期许。直到见到你,很奇怪,第一眼我心里就有不一样的感觉。”

    “我也是。”时之初打断道,“第一眼我很恍惚,我觉得你是另一个人。但我心里头有着以前都未有过的感受,有些,喜悦。”

    明夷撑起身子,看着他:“你知道吗?在我们的世界,有一个说法,男女二人头一回见面便注定了以后会不会一路同行。”

    “我相信。”他笑得很柔和,很好看。

    “后来,一次次与你接触,我不知为何就特别依赖你,觉着只要你在身边,就没有解决不了的事。可能是你的身手,但更可能是你山崩于前不形于色的模样,我就是愿意去相信你。满满便知,我已经不能见不到你,没有你的陪伴。”明夷将想要告白的一次都说了出来。

    时之初眼中盈盈似有泪光,将她搂到一边,整个人藏在自己怀里:“我自是会一直保护你。有些话,我也是时候与你说了。”

    明夷心里头一颤,这比她听到多少甜言蜜语更让她兴奋,他,恐怕终于决定要说出自己真实身份了。

    时之初欲言又止,沉默了很久。

    明夷不敢动弹,只怕有一丝变动就让他退却了。

    他的故事,应该很长。

    时之初开始了,声音有一些干燥,应当是他也觉着紧张:“你别动,也别看我,等我说完。”

    明夷点了点头。

    时之初的原名叫令狐。

    此话一出,明夷就震颤了一下,令狐可不是个随处可见的姓氏,在长安,姓令狐的必定与令狐脱不了干系。

    他的阿爷是令狐纶,是令狐的胞弟,但却没有被记载在令狐家族谱之上。

    明夷的惊愕还在继续,他的伯父贵为宰相,可谓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可这样的家庭,为何会有子嗣未计入族谱呢?

    这是令狐家不成文的规矩,只要在朝中为官,下一代之中便选出一人,假作夭折,脱离族谱,隐姓埋名。伴君如伴虎,为官者超不留意,行差踏错,会引来抄家灭族的风险。必须留一血脉托赴九族之外可信之人,万一家族遭此劫难,也可延续血脉。

    明夷算明白了,这些高官也是不好当啊。时之初原本应当锦衣玉食,做贵族公子,点儿背,爸爸被选中送出去,改变了一生的命运。

    伯父令狐一直在与令狐纶联系,并且将部分资产转移给令狐纶经营。

    也就是藏起官位不符的财富,并且让隐形的亲弟弟帮着理财。这也是风险规避的绝好方法,到时,即使获罪,家中抄不出太多财产,或能救命。

    但令狐并不完全信任令狐纶,因此待令狐纶长子令狐出生后,即刻将他抱走。名义上说,觉得亏欠亲弟,将侄儿带回府中好生教养,给予令狐子孙的荣耀。实际上,只是以令狐为质,使得令狐纶投鼠忌器,不敢携款私逃。

    明夷心中啧啧声起,这豪门当真是骨肉无情,亲生兄弟也如此算计。对时之初未在相门长大倒有了一丝庆幸,否则,他长不成这样的男儿。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