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57.隔壁的南姒

作者:耿灿灿作品集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购买比例不足, 此为防盗章

    阮糯抛出句:“沈总,你这开的不是保时捷,是拖拉机。”

    沈逢安将车停在路旁。他转头看向副驾驶座上的女孩子,她趴在车窗边看风景,夜风掀起她的留海,露出光洁的额头。此时见他停下来, 她回眸望他。

    亮闪闪的眼珠子,跟天上的星星一样。

    沈逢安目光沉沉凝视她。

    他今晚没喝酒, 脑海中却总是冒出开荤的念头。大概是她身上的酒气太重, 熏得他不醉也得醉。

    今天的这样场合, 他将她带出来,其中的意味,他清楚,她更明白。

    沈逢安问:“你包还搁会所呢, 送你回去拿?”

    她要下车, 今晚这事,也就算了。后面的, 能不能成,随缘。他虽然有想要开荤的**, 但也不是非要不可。

    女孩子撑起脑袋笑着看他, “就一破el,不要了。”

    她下了决定, 他也就不再往下说。

    沈逢安向来不是个墨迹的人。得眼缘, 看上了, 尝个鲜,就当是放松了。几年才开这么一次荤,他没必要再藏着掩着。

    他重新握住方向盘。这一次,不再是40的龟速。瞬间飙成高速公路。

    畅快淋漓。

    直接带着人回郊区别墅。

    西郊的豪宅,专门用来安置女朋友,已经好些年没有带人回来过。

    进门前,沈逢安特意问:“以前有跟过谁吗?”

    “没有,就交过一个男朋友。正经交往。”

    刚问完,想起人是小陈带来的,也就不再往下问。没看医检报告就打全垒这种事,搁以前那是绝对不会发生的,今天不一样,他难得对人有征服欲。

    他看她,就像是看一颗多汁饱满的果实,年轻,鲜嫩,还没尝到嘴里,已经开始回味其中滋味。

    她的不知天高地厚,确实对了他的胃口。

    女孩子站在玄关处脱鞋,七厘米的细跟脱下来,矮了一截,高中生的身量,一摇一晃地朝他走来,不熟悉布局,差点绊倒。

    他也没去扶,冷着眼看她从地上狼狈爬起来。她吐吐舌,懒懒松口气,像是避过了什么大劫。

    沈逢安给自己倒一杯酒。女孩子往吧台旁坐下,笑着看他:“沈总,你长得像我前男友。”

    沈逢安一杯酒倒到一半,牵唇笑道:“你这暖场的台词有点俗。”

    女孩子清脆的声音落下:“是真话。”

    沈逢安笑而不语,食指抵在玻璃杯上,轻轻往前一推,“开始吧。”

    他没什么耐心,不喜欢玩那种欲擒故纵的把戏。人已经带回来,那就不必再废话。

    她微愣片刻,傻傻问:“开始什么?”

    沈逢安慢条斯理地抿一口酒,朝女孩子招招手,不等她站稳,伸手一把将女孩子揽入怀中。

    渡酒。呛得她直咳嗽。

    沈逢安没有停下,他使坏咬着她的红唇慢慢品尝,欣赏着她脸上的惊慌失措,对接下来的好戏很是期待。

    火热的气息,说着冷漠的话:“果然还是个小孩子,外表成熟,内里青涩。”

    她皱眉撅嘴,不满地抗议:“指不定谁青涩呢。”

    沈逢安嘴角微扬。还挺倔,不甘示弱的性子挺好,但碰着他,可就得吃点苦头了。

    他凑在她耳边轻声说:“知道熟人都怎么称呼我的吗?”

    她:“怎么称呼?”

    沈逢安抱起她往卧室去,“衣冠禽兽。”

    夜色旖旎乱人眼。

    一个半小时后,最先走进浴室的不是沈逢安,而是阮糯。

    沈逢安半躺在枕头上,有些烦躁,贤者时间已过,他稍稍回过神,往浴室看。里面传来淋浴的水声以及女孩子……得意的歌声。

    他以为她是小白兔,结果真正交手才发现是狐狸精。棋逢对手,用在她身上,再合适不过。

    沈逢安一厢情愿地将刚才的搏斗视为平局,完全忘记自己差点出大丑。

    他安慰自己,清心寡欲的日子过久,难免失误一回。

    女孩子的歌声越来越高昂,她喊他:“沈总,要不要一起洗呀?”

    沈逢安面无表情抓起旁边的电子遥控,调到浴室模式,按下冷水键。

    里面传来一声尖叫。

    她裹着浴巾出来,愤愤不平地瞪向他,沈逢安拍拍身边的位置,“过来,聊天。”

    女孩子敛起怒气换上笑意走过去,“聊什么,聊您刚才有多厉害吗?”

    沈逢安身形一滞。

    两人之间隔着一个抱枕,她头发湿漉漉的,吹成六成干,双手托腮,苹果肌自然晕红,笑意荡漾地望着他。

    脸蛋勾人,眼神更勾人。

    沈逢安撩开她额前的小卷发,“前男友教得不错。”

    女孩子不以为然:“他不行。我刚没交底,估计你得以为我是处,对吗?”

    沈逢安哑口无言。

    从某一方面而言,她后半句确实说的没错。

    女孩子眨着黑亮的大眼睛,继续道:“我这叫天生自带神功。”

    沈逢安噗嗤一声笑出来。

    她褪下矜持后,荡得讨喜。不对,不能说矜持,毕竟她从头到尾就没掩饰过。

    女孩子主动拿开抱枕,贴近搂住他,先他一步发表事后感言:“我挺喜欢你的,有一见钟情的美妙滋味。”她顿了顿,加了句:“我是说身体素质方面,当然了,你长相也好看,斯文败类型,正好符合我审美。”

    她这话说的,让他有种被嫖的错觉。沈逢安漫不经心地说:“怕我不认账,上赶着说好话?”

    她摇摇头,语气认真严肃:“就算不认账,我睡了你,也不亏。”

    沈逢安眼角眉梢全是笑,“看你小姑娘家家的不容易,我也就不骗你了。”他将话编得圆满:“实不相瞒,我很穷,快要破产,所以才像你一样,去牌局想找个靠山。”

    果不其然,女孩子露出惊讶的神情,她坐起来,悄声问:“所以你现在是骗炮外加求包养吗?”

    他头一回见有人势力成她这样还能如此可爱。

    沈逢安点点头,“算是吧。”

    女孩子长长叹口气,无奈地摊开手,“你不早说,非得等睡完之后再说。”

    沈逢安做戏做到底:“不好意思。”

    女孩子本来是背对着他,忽然转过来,一双小手在他脸上捏了捏,打量货物一样,语气沮丧:“睡都睡了,还能怎么办,好在你床上功夫不错,我很满意,欸,你欠多少债,不是太多的话,我可以考虑包养你。”

    她眼里有星星在闪,对未来充满期望:“反正我是要做大明星的人,肯定会挣很多钱。”她怏怏地看着他,“你要价别太高,说句不好听的,你毕竟已经三十六高龄,黄金时期马上就要过去,老男人不如小鲜肉值钱。”

    她的眼神里写着一句话——“我看得上你是你的荣幸。”

    半点别扭都没有。她甚至没有抱怨他,没有嚎啕大哭说要报警。

    沈逢安懵住,而后低头大笑。

    有趣。

    女孩子推他,白嫩的小脸粉扑扑,“你笑什么呀。”

    沈逢安按住她的手,眸光深深,直直凝望她,没头没脑地抛出句:“你想怎么出道?”

    女孩子抿抿唇,玉珠坠盘般的声音嘹嘹响起:“拍大片,做主角。”

    沈逢安重新将她抱进怀里,她躺在他臂弯里,跟个小孩子似的,嘴里嘟嚷:“别到外面说我被你骗炮,要是耽误了我找靠山,我包养你的计划也得黄。”

    他心里痒痒的,许久不曾有过的热情重新燃起来,重重掐一把她满满胶原蛋白的脸蛋,“怎么?你找靠山还准备给他戴绿帽子?”

    女孩子扭了扭,诚实回答:“谁让你活好呢,睡一次,顶十次。万一我找的靠山是个阳-痿,我就得天天找你安慰身心了。”

    沈逢安哭笑不得。

    第二天阮糯离开,打了车,没让他送,他也没想送,看她站在门口叽叽喳喳,“多睡会,昨晚辛苦了,过两天我再来找你。”

    她已经将他当鸭了。沈逢安慢悠悠地起身穿鞋,一抬眸,女孩子又凑到跟前来了。

    她拿过他的手机强硬地按下他的指纹解锁,添加了他所有的联系方式。几分钟后,她重新将手机丢回他怀里,笑着在他额头印下一个吻,“沈叔叔,乖乖等我召幸。”

    沈逢安心中百味聚杂。

    女孩子离开后,立马一条短信进来,是她发的打赏红包转账。

    52000。备注:么么哒。

    沈逢安手一抖。

    片刻。

    沈逢安走到客厅,靠门的地方,一尊观音大士玉像,他按例供奉三根香,而后随意将手腕上的佛珠往旁一掷。

    在沙发上眯了一会,而后懒洋洋掏出手机打电话:“你找个大导演,配角阵容全影帝影后,我要捧人出道。”

    她的声音不大不小,刚好够电话那边的人听到。

    陈寅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刚刚翻身一个不小心,屁股差点摔开花,现在听到阮糯的声音,心灵又是致命一击。

    陈寅忍无可忍:“小妈个屁!”

    阮糯一头扎进沈逢安怀里,一只手朝外挥:“不要了,沈叔叔,快挂断,我真的不想影响你们父子感情。”

    陈寅:“……”

    沈逢安拍了拍阮糯的后背,哄小孩一样,摸摸她的脑袋。他对电话那头发话:“陈寅,你刷的黑卡自己还吧,你长大了,以后得学会自力更生,爸就不给你零花钱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