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101 厉害的小酒

作者:浩烨乐作品集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尽管这一夜,外面的炮竹声就没有停止过,沈昊林却睡得非常的安稳,中间一次都没有醒过。人生最幸福的事情,就是可以睡觉睡到自然醒,但这么美好的事情,沈昊林也只有在生病、受伤的时候才体验过,这次是人生头一回,年轻的国公爷表示非常的满意。

    伸手摸摸身边的床铺,冰冰凉凉的,显然身边的人已经起来了很久了,沈昊林睁开眼睛从床上坐起来,一抬头就看到了沈茶裹着一条厚厚的毛毯,坐在软榻上捧着一本册子,看得津津有味的。

    “怎么起得这么早?”沈昊林从穿上下来,趿拉着棉布鞋走到沈茶身边坐下,把她搂在怀里,伸手摸摸她的手,问道,“看什么看得这么认真?”

    “兄长起来了?早上好!”早早起来洗漱完就坐在软榻上一边喝茶,一边专心致志查东西的沈茶,完全没注意到沈昊林已经醒了,感受到了他的温度,才反应过来,回身朝着自己兄长笑笑,“我在看父亲留下来的手札,从书架后面的暗格里面找出来的。”

    “有什么发现?”沈昊林把自己的下巴颏搁在沈茶的肩膀上,伸手指指她正在看的那一页,问道,“这……这是父亲的手札?这都写的是什么?”

    “是父亲写给母亲的情诗,每一首都感人至深呀!”沈茶无奈的摇摇头,把手里的册子放在一边,仰起头看到沈昊林那副无以言表的表情,噗嗤一笑,“兄长这就受不了了?我可是受了小半个时辰的刺激呢!”她伸手指指小桌上摞着的几本册子,说道,“这几本里面也全是类似的,里面记录的都是父亲对母亲的一往情深。没想到,表面上那么古板、那么无趣的父亲,居然背地里是这个样子,情话说的溜溜的,情诗写的溜溜的,比小天哥的甜言蜜语强太多了。最最重要的是……”沈茶撇撇嘴,“母亲还在下面给他写批注,然后,父亲再赋诗一首予以回应,两个人一来一回的,真的是好有兴致呀。”她轻轻叹口气,“父亲把这些留给我们,难道没有考虑过我们的感受吗?”

    “呵呵呵呵……”沈昊林被沈茶的这个形容给逗乐了,趴在她的肩膀上笑得是乐不可支。“呵呵呵,这是父亲、母亲的闺房情趣,他们的感情比隔壁的薛伯父和薛伯母还要好呢!原来惠兰大师说过,绝对不和父亲、母亲同时出现在一个场合,他是出家人,受不了那个刺激。”

    “大师说的对,我也受不了,那个什么情趣,我也不是很想懂。他们写的这些东西,我都能看得明白,但感觉好肉麻,好可怕!”沈茶忍不住打了个冷颤,“有什么话好好说出来不行吗?非要这么酸不溜丢的吗?”她往沈昊林的怀里一靠,“兄长,以后也会变成父亲这样?”

    “这个嘛……是秘密,以后你就知道了!”沈昊林神秘的一笑,低下头亲亲沈茶,他看看桌子上的那一摞册子,问道,“除了这些情诗什么的,就没有别的内容了?”沈昊林伸手翻翻其他的册子,“父亲的东西……就是这些?后面的库房里没有了吗?”

    “没有了,都在这里了。”沈茶摇摇头,“不仅没有我们想知道的东西,父亲在他的手札里面,连我们都没有提及。”她轻轻的叹了口气,“看来,我只能寄希望于大师和晏伯了。实在不行,我就去问问师父。为了防止师父不高兴,我可以带上三个小师弟,让他们在旁边跟师父撒撒娇,说不定师父就能告诉我们了。”

    “你那三个师弟撒娇肯定不行,你撒娇还差不多,你师父最怕的就是你不高兴!”

    “我师父怕的是晏伯不高兴才对!在我师父的心里,晏伯才是第一位的!”

    “说的对!”沈昊林摸摸沈茶的脑袋,“先别管这些了,时间差不多了,我去洗漱,咱们该走了。”

    沈茶答应了一声,从软榻上跳下来,从衣柜里拿出今天要穿的衣服和靴子。

    一盏茶的工夫,两个人穿戴整齐,带着早已等候在门口的梅林和梅竹出了虎丘,往主院的方向走去。

    主院自从老国公爷和老国公夫人过世之后,正门被彻底的封死了,只留了一个旁门,老国公爷和老国公夫人曾经居住的主屋,已经改建成了国公府的祠堂,供奉着沈家历代先祖的灵位,除了沈昊林、沈茶和沈酒之外,其他的人都不许入内。

    每年的正月初一、清明、还有各位先祖的生辰、忌日以及沈昊林感到困惑、陷入难以抉择的困境的时候,都会来到祠堂,跪在祖先的灵位前面,诉说着这段时间的点点滴滴。

    前一天晚上被沈昊林耳提面命、一定不许迟到的沈酒早早的就站在主院的门口,看到远远走过来的沈昊林和沈茶,小少年很欢快的朝着他们挥了挥爪子,等到沈昊林走到跟前,沈酒一个猛扑,扑到了沈昊林的后背上。

    幸好沈昊林早就有所防备,要不然就可能被这个小子给扑倒了。

    “大哥,过年好!”沈酒朝着沈茶笑笑,“姐姐,过年好!”

    “过年好!”沈茶摸摸弟弟的脑袋,“还不从兄长身上下来?让兄长背着你,像什么话!”

    “不要!”沈酒搂着沈昊林的脖子,一仰头,说道,“我就要大哥背着我,每年祭祖的时候,大哥都是背着我进祠堂的,今年也不能例外。等到大哥背不动我的时候,就是我背着大哥的时候了。”

    “诶呦,听听,听听,我们小酒还真是乖孩子呢,能说出这番话来,大哥就没白疼这么多年!”沈昊林朝着沈茶摇摇头,“好,大哥现在背着你!等大哥背不动你的时候,你再来背大哥!”他背着沈酒走进主院,转身跟梅林和梅竹说道,“你们留下,小天要是过来,让他稍微等一会。”

    “是,国公爷!”

    沈昊林背着沈酒走向主屋,沈茶跟在他们两个的身边,看着他们一边走一边交头接耳的样子,轻轻的叹了口气,时间过的真快,一晃十多年过去了,她的兄长由青葱少年长成了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她的弟弟由懵懵懂懂的幼童成为了令人钦羡的少年将军。

    “想什么呢?”沈昊林看看落在他们身后的沈茶,“难不成也要我背着你?”

    “背呀,背呀!”沈酒拍着巴掌,在一边起哄。

    “啊,这么一想,自打你十岁之后,我就没有背过你了,”沈昊林挑挑眉,表情有点不怀好意,“要不要重温一下小时候的记忆?”

    “要,要,要!”沈酒从沈昊林的背上跳下来,跑到他姐姐身边,把他姐姐拉到沈昊林的身边。

    “别闹了!”沈茶的脸腾的一下红了,瞪了一眼沈昊林,又瞪了一眼起哄的沈酒,“在祠堂门口这个样子,可是对祖先的不敬,小心祖先不高兴了,要惩罚你们!”

    “放心吧,祖先是绝对不会惩罚我们的!不但不会惩罚我们,还会奖赏我们!”沈昊林跟沈酒使了个眼色,“是不是?”

    “是什么是!”沈茶哼了一声,顶着一张大红脸直奔主屋而去。

    “姐姐不好意思了,害羞了!”沈酒拉着沈昊林的胳膊跟着沈茶跑,一边跑一边压低声音说道,“大哥,你要加把劲儿,我看好你哟!”

    “你……这小眼睛够毒的呀,怎么看出来的?”

    “直觉!”沈酒得意的晃晃脑袋,“从我很小的时候,我就认为你们两个在一起是最般配的,我姐姐对大哥肯定也是喜欢的,要不然,也不会是这个反应。你看小天哥,整天追着我姐姐身后献殷勤,我姐姐都没有这种反应。”沈酒挑挑眉,“大哥,你要答应我,无论我姐姐的反应多迟钝,你都不可以放弃啊!”

    “大哥认定的人,是不会轻易放手的。”

    “那你也要答应我,一辈子都要对我姐姐好,要不然,我可要大义灭亲的!”

    “我答应你!”沈昊林揉揉沈酒的脑袋,很认真的说道,“一生一世都会对她很好、很好的。”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