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十章七章 杀手

作者:季风城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商於古道,神剑交辉,风云际会。

    樗里疾高举七星龙渊剑,和魏章一道打开城门,率领秦军倾城而出,誓要夺回武关。

    楚王、钟离春等列阵商城旷野,执戈持剑而待。

    不等魏章的秦军列好阵型,楚王一马当先,带领先头部队迅猛如雷,一路冲杀过去。城外,樗里疾率领援军赶到,高举龙渊宝剑,策马迎击楚王。

    龙渊、湛卢、纯钧,三把同出一位大师之手的绝世宝剑,机缘汇合,再次遭遇一处,剑光如电,清响冲天,气贯长虹。

    秦军两军交汇,斗志高昂。楚军更是快捷如风,两翼的骑兵部队紧紧跟随楚王,一往无前包抄而上,将秦军分割包围。

    白刃交击、血雨飞溅。几番争斗,秦军渐渐不敌。湛卢、纯钧气势夺人,樗里疾、魏章身负重伤,拼死抵挡,下令退回城中。

    秦军死伤大半,血流成河,在城墙下丢下无数尸体之后,终于险险关闭城门,退回城中。

    如此一役,秦国商於守军元气大伤,只能凭险死守,再难发动强大攻击。

    楚王召集部下,令屈丐将军领军在商城外筑营对峙,固守商於,不得再有反复。

    坚固的阵营、城堡很快垒起。城头旌旗招展、雄兵陈列,大有全军威慑相持之势。布置妥当之后,楚王带着钟离春等几名剑士,率领一部分队伍,无声无息,从小道返回郢都。

    鬼谷弟子,注定不甘寂寞。

    即便天涯海角、即便千里冰封。就在钟离春、张仪一南一北、遥遥呼应、暗自搅动风云之际。苏秦正闷闷不乐,靠在自家的农舍的门口,打量着眼前几只肮脏的母鸡。

    天降大雪,各家都在放鞭炮,高高兴兴准备过大年。几名过路的村里人瞧着萎靡的苏秦,鄙视地指指点点。

    “看,这个就是苏家中了邪的老三,跑出去5、6年,回来变了个人,脑子出问题了。”

    “地也不乐意种,听说连媳妇都不理不碰。这不就是疯了吗?还不如死在外面的好。”

    “是不是在外面有人了?”

    “我呸!看他这穷酸样。有谁看得上?听他嫂子说,是想出去游说君王,惦记着外面的花花世界,荣华富贵。”

    “你妈!还君王呢,给他见个乡长,我看都得吓昏头。”

    众人小声絮絮。苏秦避开众人的视线,转身回到院子里。

    谁料,院子里呈现出的更是一番稀奇古怪、千姿百态的奇景。母亲唉声叹气,气质粗俗的妻子看见桌上整理好的包袱,开始哭天抹泪。

    嫂子靠在门边剔牙,一副鄙夷的神色。两个哥哥则看怪物一样瞧着他。

    母亲指着苏秦,率先发难。

    “小三儿,你想气死我咋的?不农不商,没有一点进项,出去几年,就带回来几本破书,你这是要气死我吗?这还是我下的崽子吗?头一回,靠了老娘我给人下跪,理正才延期收租子。昨天,他们又来,我好歹找出你那枚玉佩,才把他们打发走……”

    苏秦吃了一惊。“娘,那玉佩是墨家的……”

    “滚蛋!什么磨叽?能抵租子才是正经!”

    妻子傻愣一会,继续哭哭啼啼。“我这是什么命啊?竟然找了个啥也不会、不着家、发魔怔的丈夫啊,这辈子指靠谁啊?”

    苏秦一言不发,继续整理包袱。两个哥哥苏厉、苏代也围过来。苏代给母亲使了个眼色,一幅哄疯子的诡异表情。

    “三弟喜欢游说,是吧?想去哪儿游说啊?”

    “去秦国。”

    “哎呦,秦国呀?秦国不过只是个小小诸侯国嘛,我看要游说,就去洛邑,游说周天子嘛!”

    苏厉将苏代轰到一边,担心地凑过来。

    “三弟,我去过洛邑几回,也算见过世面。我也不信他们说你疯了。可咱家太穷,秦国实在太远,根本凑不齐路费。二弟说的有道理。要说君王,离咱家最近的就是周天子了。你真想游说,就去洛邑试试,万一运气好搏个一官半职养家。不行,也能趁早死了这条心。”

    家徒四壁,衣食无着。苏秦望望两个衣不掩体、面黄肌瘦、扳着野菜碗的侄儿,终于点了点头。

    一整天,啃着干馒头,雪地跋涉之后,苏秦站在洛邑(洛阳)周王室的宫殿前。

    风雪交加、天色黯淡,王城寂寞萧条。大门前,落叶纷纷,无人打扫。

    一天又一天,又是一整天。苏秦从白天等到黄昏,终于见到一名医生模样的人从里面被送出来。苏秦赶紧跟上。

    “请问这名医者,宫里是何人得病?”

    医者并不回答,打量着苏秦。“你……是求见周天子的士子吧?我看你在这儿都耽搁好多天了,天子谁也不会见,趁早到别处试试吧。”

    “为什么?”

    “诸国不再朝贡,卫国偷截贡品,赵国盗割王畿田中的收成。天子自顾不暇,别说看病,就连饭都快吃不上了。”

    “啊?有这等事?”

    医者叹口气,转身离去。“除了那九只大鼎,和两个不成器的王子,这里什么都快不剩下了。”

    苏秦正在踌躇,忽然,只见一个华贵高挑的白色人影在城墙拐角一闪。

    苏秦一惊,不觉跟了上去。

    那人影戴着白色连帽的风雪斗篷,穿街过巷,几经曲折,进到一家豪华亮堂的酒楼上。苏秦思忖、打量着。

    华丽酒楼的最高一层,杀手头领青龙脱下了斗篷,坐到榻几上。朝云——白虎已换成男装,端上来酒壶酒杯,迎过来。

    “二哥,你终于没事了!齐国和魏国的事搞定了?”

    “收工了。”

    白虎一边倒酒,一边忍不住发笑。“庞涓还真是天下第一大戏子。”

    “三弟,匆匆召在下来,所为何事?”

    “二哥,你看这是什么?”白虎坐到青龙对面,从怀中取出一把匕首,呈给青龙。冥光游走、诡谲莫测,正是传说中的鱼肠剑。

    青龙接过,看了看,递还给白虎。

    白虎大为不解,又有些不满。“二哥,这是我好不容易,出生入死,几乎丢了性命给你找到的。难道你一点兴趣也没有吗?”

    “没有。”

    白虎抽出匕首。刀刃幽光隐隐,如冬夜的寒星!

    “这把就是专诸刺杀吴王僚的剑。当年吴王僚身穿三层铠甲,竟被毫不费力地一剑穿透。当年欧冶子模拟天地正邪,铸成三把仁义之剑,两把凶煞之剑,这柄鱼肠,就是凶剑中的短剑。使用它的人,子杀其父,臣弑其君。”

    白虎的眼中射出邪恶、冷酷的光。

    青龙却仍无动于衷。“杀父弑君,这些都不是问题。可我当下,没那个兴趣。”

    白虎不解地瞪着青龙。“二哥,你贵为王族,难道想和我一样,一辈子做个杀手?如果我是你,就带着它回到燕国,夺回本属于自己的一切!”

    青龙不屑地“哼”了声。“那个无情无义又无趣的王位,要它何用?我只记得,在我们最危难的时候,是柳下先生收留了我们。”

    白虎仍是不甘心。“二哥,我早就是个残废人,这辈子没什么指望了。可我不想看着你……”

    青龙挥挥手,打断了白虎的话。

    窗外,落日射出淡淡的余晖。青龙从携带的剑鞘中抽出一个剑柄,对着落日的光线。虽然看不见剑刃,却只见一道长剑的影子投射在墙壁上。

    随着余晖渐渐暗淡,剑柄上终于映现出仿佛透明一般的剑刃,恍若水晶,若隐若现……

    白虎大为惊讶。“昼夜交替,有影无形。柳下先生的承影剑!”

    青龙点点头。

    “二哥,新的任务一定又是非同一般,你要小心!”

    “哎,可惜所杀之人,根本配不上这把宝剑。”

    剑光如琉璃一般,折射着光影,剑刃上映出了苏秦的影子。几经周折,苏秦终于登上高楼。

    天色完全黑下来,承影剑的剑刃再次消失,只剩下了一个剑柄。

    “三弟,你暂且退下,有一位老朋友,等候在下多时。”青龙淡淡道。

    白虎点上灯,退了下去。青龙将承影放在桌子上,倒上一杯酒。

    “小墨的大哥,外边冷,进来喝杯酒吧。”

    “咣啷”一声,苏秦一把推开最高一层楼阁的大门,走了进来,仇恨地瞪视着青龙。

    “你竟然没死?”

    青龙放下酒壶。“大哥此次一身士子的装扮,是来游说周天子的吧。想见天子,我可以帮你。想见死的,还是活的?任你选。”

    “我来只想告诉你,有我在此一日,你就休想为非作歹!不管你想杀谁,我都会阻止你!”

    青龙微微一笑。“呵呵,你阻止我?你阻止得了父子相杀、手足相残的心吗?留在洛邑看好戏吧,看完另谋出路,别耽搁在这个烂泥塘里。”

    青龙端起酒杯,对着苏秦敬了敬,自饮一杯。

    苏秦沉默不语,恼怒地盯着他。

    “在下看得出,你是一个心怀大志之人。可如今的天下阴晴不定,诸国之中,貌似出现了两个老大,秦公赢驷,楚王熊商。二人势均力敌,都是高手,当然也懂得两强相争只能两败俱伤的道理。我劝大哥观望等待,相机而行。”

    苏秦继续沉默。

    青龙瞧了瞧他。“大哥若是等不及,我给你个建议:选秦国。”

    青龙放下酒杯,打开身边的抽屉,拿出数锭黄金,包好。

    “去秦国吧。鸷鸟将击,卑飞敛翼;猛兽将博,弭耳俯伏……若是见到小墨,好好待她。”

    青龙站起身,走到苏秦身边,将包好的黄金递到他手上。苏秦抬手一掌,将黄金打翻在地,金锭滚得满地都是。

    “你没资格提小墨!杀人换来的金子,我也绝不会要!”

    “混账!”白虎气愤地冲了出来,挥剑砍向苏秦。

    二人你争我斗,交手几个回合。很快,白虎的剑指向了苏秦的咽喉。青龙一边挥了挥手,白虎不甘心地放下了剑。

    “哼,想搅合我们的事?我看你,也只有耍耍嘴皮子的本事。”白虎冲着苏秦呵斥道。

    苏秦不理睬,转身昂然地走出门去。

    白虎继续冲着他的背影呵斥。“笨蛋!伪君子!还游说君王呢,你以为不杀一个人就能一统天下吗?迟早你哭着喊着要金子,迟早你杀的人比我们加起来都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