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十第二章 贤德皇后

作者:杨淑作品集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杜厉莹死了,孩子活了,轩辕凌守在我身边三天三夜。我醒来的时候看眼熟悉的地方,合欢殿内一切如旧。

    清梦担忧一直站在离床一步之遥,见我醒来忧愁的脸上终于露出喜色,欢喜呼唤:“娘娘,娘娘,你醒啦。”

    轩辕凌趴在床沿。抬眼看我。关切的语气,将我的左手在他脸上摩擦:“你终于醒了,担心死朕了,你要是在不醒,朕都想过把奚宫局那些庸医都给杀了。”

    我转头不愿意看他,轩辕凌,是你跟我一起害了杜厉莹,要不她不会死的。

    清梦看眼尴尬的陛下,嘴里安慰的说句:“陛下,娘娘醒了,您已经三天没休息,要不回乾元殿休息一下。”

    轩辕凌语气坚定道:“在朕这里,没有什么比你命更重要的”见我并没有转身的意思,语气又软了下来继续言道:“杜厉莹朕已经追封她为贵妃,公主赐名灵犀公主,朕一定好好疼她,你别在自责了,要是上天要怪罪,杜厉莹要怪罪,让他们都来找朕。朕不能让你有事。否则朕会疯的。”轩辕凌也自责,知道是自己害了杜厉莹,但是那情况下他心里念念的是害怕杨子吟有事情。为了她,就算当昏君受天下唾骂,被骂负心汉那又如何?见心爱的女子并没打算愿意同他冰释前嫌,落寞转身跟清梦交代几句,出殿门领着李福顺去兰林殿。

    我将眼角流落的泪擦去,拽紧怀中的被子,轩辕凌,这是人命啊。你的一句话定了生,定了死。

    清梦见陛下离去,轻拍下我的后背:“娘娘,陛下已经离去了。”

    我点头。心里明白轩辕凌的担心不无道理,我身子因为淮阳县的事情养胎已经困难,若是在动用真气,只怕此刻,孩子早就没了。可是那是人命,杜厉莹到死都恨着我抢了轩辕凌.这是如何的孽缘啊问了句:“兰林殿的事情太后可有旨意?”

    清梦想起这三日来,杜太尉天天在太极殿上哀嚎,口中虽然没有明说让皇后赔命,但是语里多有暗指是皇后害死德妃娘娘。太后倒是遣崔麽麽来几次询问皇后有没有醒来的,还有腹中胎儿的事情。也明指太后对皇后的重视,吩咐太医署好好照料:“太后将公主接去了长寿宫,给公主选了十位奶娘。让崔麽麽来问了您几次,都是关心您的身子,兰林殿那边就如陛下说的,一切按照贵妃的礼数下葬。其他妃子都在兰林殿内守着呢。”

    我再吻句:“本宫要下什么旨意吗?”

    清梦摇摇头:“娘娘养好身体就行。你胎位不稳,钟大人千交代万叮嘱,娘娘连坐都不行,只能躺着。”

    我伸手抚上腹部。将自己的脉搏看下。眼里又担心起来。做我的孩儿好像总是没有办法安安心心的养着,心里又愧疚起肚子里的孩子。那日情急下都没有考虑过他。

    我想起那日杜厉莹体内异常。转身望着清梦:“钟大人可有说其他那日兰林殿的事情。”

    清梦想想摇了摇头。将我身上的被子盖好。

    银花看到轩辕凌离去,飞奔进殿内,跑到我身边,眼中含泪:“担心死我了,元帅。”

    我扯开嘴角给她一个安心的笑:“本帅没事。”只是那刚出生孩子没了娘。一想起杜丽莹到死跟我说的最后一句话。我本来可以救回她的。

    至那日后,我日日在合欢殿内躺着。连在床上坐起都被清梦跟银花一起劝回去。这一躺就是两个月,兰林殿内发生的事情也只有小公主出现后宫才提及几句。太极殿上轩辕凌与杜太尉已经是水火不容。惹的杜太后原本哀伤的心情又加重几分病情,长寿宫里多次来报太后的情况,也传来太后的旨意,说是我如今胎位不稳,养胎最主要,长寿宫侍疾的事情由六宫宫妃轮流去。我让清梦拿了皇后懿旨传令六宫。

    抚摸着肚子,才三个多月已经有人家五个月的大。轩辕凌打趣的说:“你这胎怀的是怪物吧。”

    我笑了一下,钟离与我有协议,只能等胎位稳了在宣布。我知道兰林殿内的事情,宫中虽然表面平常如故,但是每个妃子都有了变化,尤其是那日听闻轩辕凌的话,谁都知道这后宫里面如今的情势,陛下心中只有皇后,除非她死,否则觉无可能再有第二个女人出现在轩辕凌身边。

    银花每日在入夜后跑到那些宫妃们的瓦顶上听那些女人如何的诅咒我。之后回来一一的跟我诉说,每次说完都抱怨轩辕凌:“都是那富贵公子害的。”一想又为我委屈:“元帅,为什么你要选择陛下呢。要是是萧将军,他一定一辈子只娶你一位。”我伸手捂住她的嘴,这话要是传出去,只怕会惹来杀身之祸。如今六宫视我为眼中钉,肉中刺。自古以来日中则昃,月盈则食。我再次警告了下银花:“从此不准说萧瑜这个人。”

    清梦入内替我将地龙烧上。只是这一躺从秋天躺到了冬天,从九月躺到了除夕。因为身体原因。所有年节命妇朝拜等一一都给免了。

    元月十六卯时,肚子内的小家伙们在排山倒海将我从睡梦中唤醒。看了眼窗外,宫灯红装素裹,守夜的女史们正在廊下说着细语。我翻身看了眼身边的轩辕凌。肚子里传来的神奇感受让心里溢起满满的幸福,很震撼生命如此的奇特,虽然是第二次怀孕,但是轩辕凌曾经并没有陪伴过我,抓过假寐中轩辕凌的手抚放在肚子上。他嘴角扯起一丝满足的微笑。翻身搂住我,说:“这家伙又大半夜欺负我娘子。出来了打他板子。”

    嘴角甜甜的靠着他的头,一手覆盖在他手上,一手环上轩辕凌的侧脸让两张脸靠的更近。内殿宫灯里的蜡烛已经燃烧的快尽。窗门凉风吹过将轻纱吹起。昨夜元宵节,承天门上,轩辕凌携我一起登城与民同乐。门内由左右武卫士挟队列仗;门外广场,武士环卫,依仗排列,千官序立,百姓齐喝,乐舞并作,金鼓齐鸣。南国上京城一派四海升平,繁花似锦。吻了吻轩辕凌的额头.轩辕凌管理这么大一个国家肯定辛苦。身体又与他靠近一点。

    轩辕凌唇边的笑意更浓:“想要跟朕开口就行,别调戏。”说完侧身半躺望着我。眼里早没了睡意。

    我娇嗔故意捏拳打了他一下:“本帅就算有心调戏你,也没办法满足你啊。”

    轩辕凌笑的吻上唇边,在深入唇中,吸允着。我□□一声,肚子里内家伙们欢腾,不舍将他推开。我见他眼含□□,开口:“轩辕凌,要不你去长生殿或者披香殿吧。”

    轩辕凌不理会,头附耳在肚子上:“朕就陪着我家孩子,哪里都不去。”

    我抚摸着他的脸,怀胎已经五个月有余,轩辕凌夜夜陪伴。后宫的女人们早就恨上了这合欢殿。银花说:慕容夕儿夜夜以泪洗面。云欣更是在宫内拿着鞭子挥打女史发泄,还有那些披香殿,紫宸宫等的美人才人们哪个不是在等着轩辕凌:“轩辕凌”我认真的说着希望他能听着:“嫁给你的女人那么多,你却让他们蹉跎了岁月,夜夜独守空闺,美人们迟暮,那是不好的。”

    “难道你要朕夜夜去宠幸他们,之后生一堆的皇子皇女,又要像母后那样,那就更好吗?杨子吟,这后宫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你别总是一副菩萨心肠好不,当点正常的女人。”他拂袖而起站到床下,那攥紧的手表示着他现在非常的生气。冷意袭来。

    “正常女人?”我难道不正常吗?我伸手将轩辕凌拉过看着自己,愤怒的望着他:“轩辕凌,我哪里不正常了。”我怀有身孕劝导自己的夫君去与妾身们同房,这不是后宫内所有女子的期盼吗?

    轩辕凌自嘲的笑了一下,跟杨子吟谈正常女人有点难:“正常的女人善妒,你说你哪里妒忌了?在说,正常的女人是天天将自己的夫君关在自己门内就怕其他女人给抢去了,你还天天将朕往外推,杨子吟,你哪里正常了?正常的女人喜欢的是粉白黛黑,施芳泽之,绫罗绸缎,你看看你自己,要不是宫规在,你还是一身袍衣。正常的女人,是不会去烟花柳巷,青楼酒肆,你看看你自己喜欢的爱好在哪里?杀伐决断,一身戾气.正常的女人不会调戏女人,也不会调戏男人。正常的女人,是洗手作羹汤,相夫教子,你哪里做了?正常的女人。。。”轩辕凌自己越说越笑。这么多年了,实际上杨子吟一直没变,她还是那样子的正气凛然,心中都是他人绝无自己.要不她怎么愿意入这南宫,还孝顺太后,她把家仇放下,难道这样的女子不是真正的贤良淑德吗?

    “是这样吗?”轩辕凌说的话让我皱眉想了起来。自己挺不正常的。女子的端庄秀美。贤淑。还有那女戒女德。班淑说的自己太难懂了,以前还会懂得咬文嚼字,自从召回飞虎军,故意的男子习惯,男子装扮,男子生活,多年来,早就忘记了自己是男是女了。

    轩辕凌很肯定的点着头虽然知道自己言不由衷,但是看眼前的娘子已经被说动。不忍她伤心又说了句:“但是,朕就喜欢这样的你。”语中疼惜。

    伸手拉过轩辕凌让他坐到床上来,给他盖上被子靠着他的肩膀,抓着他的手把玩,这后面的一句话让心里甜上:“轩辕凌,我也挺妒忌的,但是就是妒忌不出来,你想啊,你是皇帝,后宫的那些女人都是我嫁进来之前你就娶了的。但是你娶了他们,又不碰他们,你不觉得你很。。”我想了想,词总觉得不对。我总不可能说他混蛋吧,或者说他畜生都不如。

    “你一个怀孕的妇人想那么多干嘛?朕自己的需求自己能解决,不用你操劳。”轩辕凌看在身边女人怀孕的份上不想去计较,要不按照他自己的想法就是想抓来打板子,她有女人的一点好就是太贤惠了。可是却也让他心里没了底,若是真的爱的深,应该是像他这样只想拥有,其他人看一眼都觉得是窃取。

    太后虽然病着,但是每次崔麽麽来合欢殿坐着都有意无意的提醒着陛下的子嗣问题。就连金花跟秋月入宫觐见,也都在提醒,只是那两个女的却是提醒我小心后妃们得逞。每次我与银花都是无奈的对望,他们不知道我多么希望后妃的女人能把轩辕凌给拐走,找了几次机会想当当贤德皇后,却次次都被轩辕凌给四两拨千斤打回来。我想着,看着轩辕凌那转动的狐狸眼睛,肯定在想着怎么对付我。我带上笑颜,在他唇上留下一个吻,说了声:“好了不想了,我们睡吧。”将枕头放好,躺下。

    轩辕凌躺了下来,伸手将我拉进怀中,手放在我的腹部上。他问了句:“杨子吟,你到底爱不爱朕?”

    我宠溺的在他侧脸留下一吻。轩辕凌眼上放起光芒.欲深入,被我推出,悻悻然保持着原有的姿势..

    一会后,轩辕凌缓缓开口说了声:“韩翼快回来了,到时候让他来陪陪你。”萧瑜,那个名字总是每次让他心里不安。他想了千万句话想问杨子吟却每次都不敢开口。将环着的力道多了几分。

    我的呼吸吹在他的侧脸上,侧躺在他的怀中:“他是回京述职吗?”

    轩辕凌想起朝堂上与杜浔的如今情况,兵部,他要拿回来。而韩翼就是他最信任的可以接替的人选。他嘴角抿了一下:“朕有意给他赐婚。庆王爷的孙女轩辕灵玉一直都爱慕着他,如今都已经双十年华,老庆王妃为这事这几年没少上太后那里说道。。”

    韩翼,轩辕灵玉。我想起这两个人的脸。想起曾经还希望韩翼能够娶我的女卫士。那日送他出城门还是秋天时候,他离去时说: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镇守魏国边关一年多。总算有位故人归来了,回了轩辕凌一句:“也不错,那女子宫廷宴会中见过,长的也挺英气的,跟韩翼倒是挺配的。”性格也直爽,自幼喜欢舞刀弄枪,与韩翼相配,这志趣应该也相投。

    轩辕凌笑了一下。将被子往我身上多盖些:“韩翼功勋卓著,朕怕他会心里不乐意,等他回来了,你先跟他谈下。要是他同意朕在下旨”韩翼是他自幼的良朋知己,更是陪伴他一路风雨而来.若不是因为朝堂局势需要平衡,也不舍让他去镇守边关.也知他心性比天高,选的妻子应该是能与他匹配之人。轩辕灵玉早几年就有意让他娶,几次三番都被他拒了回来。

    我本想拒绝。这拉郎配的事情曾经干过。但是我干的并不高明。萧瑜,突然的心里落了一拍,清莲如今已经为他诞下一个男儿,希望是良缘而非怨偶.将那一丝愁思给挥去,双手环上轩辕凌:“我尽量试试。但是姻缘的事情还是要你情我愿,这样子才会美满对吗?”韩翼已经二十好几了。作为朋友确实也该提醒他一下。

    轩辕凌在我额上落下一吻。手伸入寝衣内被我一拍。再次悻悻然的退了出来,平躺在床上:“太后病倒是越来越重。朕也有些担心。”

    “钟离有来说过,心病还须心药医。陛下让一步。自然太后病就会好转。”钟离说过太后是心绪不宁,郁结在心。心火旺盛。外加如今寒冷,又加上太后本来就有心悸。哮喘,所以一直都不见好转。等天气暖了。只要心结打开。慢慢调养也就能恢复。

    轩辕凌冷笑了一下:“不是朕不放过舅舅。是舅舅要的太多。”轩辕凌想起杜浔与轩辕玄玉勾结主要的目的还是押宝在杜厉莹肚子内。如果没有玉倾城的秘密举报,要是杜厉莹真的生下皇子。那些人歹毒的想要毒害自己。之后皇子年幼挟天子以令诸侯。皆是至亲,难道皇家真的只有孤家寡人才能坐稳天下吗已经给了他们三公九卿的高位。还不满足。

    “但是太后毕竟心疼着太尉大人。陛下这样与太尉拗着。太后的病体怕没那么容易痊愈。”我望着他的眼睛。看他皱眉。伸手自然的抹了一下:“轩辕凌,你这样很丑”看来杜浔的事情让他非常烦恼。

    将手握在掌心,心累的说了句:“子吟。朕也很想。若不是因为他是舅舅。朕早就有杀他之意了。”轩辕凌想起长寿宫内的母后。

    “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我回他一句。

    轩辕凌眉头皱的更深。他从来都不是好皇帝。从来都是这么的有私心。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那只是欺骗天下百姓的一句谎言,真正到了至亲,私心总是希望能够让他改过.轩辕玄玉已经被斩,而家属亲眷都被贬为了庶民,这也是他的私心。

    杜浔买官卖官肯定是其罪当诛。轩辕凌有心护短。太后却要求更多。看来什么时候也该去趟长寿宫跟太后好好开解一下。虽然杨府被诛,我对太后没了敌意。可是那深深的痛也忘不掉,杜浔他是自作自受。若是可以私心里还是想送他一程的,里还是想送他一程的。

    空气里沉寂了起来,风拂过,发丝飞起,双双缠绕。

    轩辕凌翻身再次环抱上来。我笑了一下。摸着他后脑勺上的发丝。之后把玩着。轩辕凌说了声:“抱着你睡最舒服。”

    我咧嘴一笑。头抵着他的额头深深亲了一口。轩辕凌眉开眼笑。朝那圆圆的肚皮亲了一下。天边刚泛了白。屋内两人却满意相拥笑着在次睡上一觉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