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三十二章:放马洛湖边

作者:宋白杨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苏府大门外不远处,苏墨晴拉着定风波和东子二人,凑趣地帮忙赶着马群,至于黄平则是留在苏府睡懒觉去了,用他的话说就是以后就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了,他就不跟着瞎掺和了。

    晨曦微现的黎明时分,众人在苏墨晴她五叔以及数名领头人员的率领下,骑着一匹匹高壮的大马,分散成口袋形的队伍,将上百头的骏马,缓缓赶往离苏府十里开外的洛湖而去。

    一匹匹骏马此起彼落的嘶吼声传出很远,负责管理马匹的苏府人员在马群扬起的尘土中高声吆喝答叫。

    苏墨晴她五叔居中,定风波和东子在他的右手边,苏墨晴则在他的左手边,其中还有六、七名手下,跟随于两侧。

    苏老五毫迈地呵笑问:“东子,小波,第一次参加放马,觉得如何?场面颇为壮观吧!”

    东子迎面兴奋道:“壮观极了,真令人有种热情澎湃的感觉。”

    定风波突然“噗哧!”的脱口一笑,原来他听到“澎湃”二字,又联想到黄平为苏墨晴她四叔治病时,精彩万分的形容。

    苏老五微笑道:“怎么回事?小波,有什么不对吗?”

    定风波急忙干咳两声,保留道:“只是想起四叔罢了。”

    蓦地,苏老五放声哈哈大笑,原来他已听闻过苏墨晴她父亲转叙当时现场的情形。

    良久,苏老五喘笑道:“东子,你的师傅医术可和你的形容词一样高明,听大哥说,四哥服了你师傅开的药,立刻止住翻腾的一泻千里,是不是?”

    东子眨着眼,嘿笑地点头。

    苏老五好奇道:“难得你师傅有此等医术,可是跟谁学的?”

    东子轻笑道:“我也不知道,认识师傅的时候他也没说他会医术。”

    苏老五“喔…”的点头,又道:“凭你师傅这身医术,已经足以悬壶济世,你有时间问问你师傅,看他有没有兴趣留在苏府或者这附近开业呀?”

    定风波在一旁听闻有此机会可以留下,急忙偷偷对着东子眨一眼,然后望着苏墨晴语含深意道:“我想黄大叔不但有兴趣,而且我也有兴趣留下来,不过……”

    他故作无奈地叹息道:“我的俗事未了,师傅还没找到,只怕没有办法那么早安定下来。”

    此时,有一头威武高大的棕色骏马突然自马群中冲出,逃往定风波等人的面前。

    苏老五沉稳地大喝一声,顺手一扬,一支黑色长鞭,已在他扬手之际,“啪…”脆响着拦阻那马而去。

    那头棕色骏马听得鞭声,立刻朝右蹿去,苏老五长鞭不收,再度挫腕扬鞭,“呼…”的一声,长鞭横飞向右边而去,再次拦住那匹冲出来的骏马的去路。

    那匹马又向其它方向逃,但不论这头马往何处冲逃,始终冲不过苏老五挥动的长鞭,最后,这头棕色骏马只得泄气地钻回马群队伍之间。

    定风波不禁脱口赞道:“好鞭法!苏五叔,你们这手俐落的鞭法是跟谁学的?使得既顺畅又自如。”

    苏老五怔了一下,讶然问:“你是说这使鞭的手法?”他呵呵笑道:“这怎用得着人教,只要赶马赶得多了,你自然会用鞭子。”

    东子在一旁“哦”的一声,然后会意地道:“所谓习惯成自然,就是这个道理!”

    众人连连点头……

    苏墨晴在另一边笑道:“五叔,你不知道,小波他的刀法耍得好棒呢!简直比爷爷还厉害,我还想叫他教我,小波,好不好?”

    定风波彷若未闻,他的眼神空茫地瞪视前方。

    苏老五奇怪地看着定风波,又叫了他一声,仍是没有反应,旁边的东子仔细一看,发现定风波正紧

    蹙眉头,似乎在思考着什么困难大事。

    东子正待开声,苏老五已经转挥长鞭,虚空扫向定风波眼前。

    直觉的,只见定风波上身微微后仰,突然屈指蓦弹,一股锐劲猛然撞向苏老五的鞭梢,这股力量不但将长鞭撞偏三尺,同时,震得苏老五右手一麻,长鞭差点脱手落地。

    此时定风波猛然醒觉,刚才那些动作都是人在危机关头本能使然,他忙不迭抱歉道:“五叔,对不起,我刚刚在想事情,下手失了分

    寸,你没事吧?”

    苏老五揉着发麻的手腕愕然道:“小波,这是怎么回事?你哪来这么大力气?”

    定风波耸肩一笑,解释道:“五叔,这就是武林人物所谓的功夫,是一种内力的修为。”

    苏老五惊呼道:“怎么你们年纪还这么小,就是武林人物?”

    定风波轻笑道:“所谓武林人物,只不过是一群学过武艺的人,自然也有我们这等年纪的武林人物。”

    苏老五拍着额头笑道:“对,对!只是我太惊讶,倒显得少见多怪。”

    苏墨晴黠慧灵活的大眼睛,眨呀眨的,她故作一派天真地问道:“五叔,你的意思是说,小波他们就是那些打家劫舍马贼那一类的人?”

    “马贼?”定风波和东子齐声茫然地重复。

    苏老五豁然大笑,他对定风波他们解释道:“马贼是这里附近百十里一拨凶狠有名的匪盗,烧杀掳掠无所不为,他们人当中就有和你们一样的武林人士,附近的老百姓对他们简直谈之变色。这些马贼的首领,叫做独眼龙,他就是一个功夫很厉害的武林人物,只是后来被仇家寻仇上门废了他一只眼睛,久而久之人送绰号“独眼龙”,当然那个人报仇未能得手,被他杀了!”

    定风波哇哇怪叫道:“好呀,小默默,原来你把我们当作马贼?”

    苏墨晴急急摇手辩白道:“不是啦!人家是说你和黄平大叔是那种功夫很厉害的武林人物,不是说你们是马贼,你误会啦!”

    定风波斜瞟苏墨晴一眼,撇撇嘴道:“我当然知道误会,我是故意要误会,你那么激动做什么?”

    苏墨晴被他抢白的猛然一愣,这才明白定风波故意在捉弄她,她气呼呼地送他一记大白眼。

    定风波不解带着疑问道:“独眼龙?这个人我也曾有所耳闻,当初跟随师傅浪迹江湖,听起别人提起过他,在江湖上的确是个出名的狠角色!”

    东子面露不屑,意气风发地叫道:“独眼龙算什么,若是他惹到了我师傅,看我师傅不给他身上用剑捅几个透明窟窿出来!”

    苏老五赞赏地哈哈大笑,苏墨晴也是连连点头,而定风波则是淡淡一笑,他心想:“这倒也不是不可能的事,就凭黄大叔的武艺,那独眼龙只要敢来或者碰到他,绝对能让他有来无回!”

    此时,前方领路的人,发出“呦呵…”的高呼,提醒所有的人注意已到达目的地。

    定风波和东子瞇起眼,眺望前方,只见马群已不再继续前进,那些看管马匹的人放任马群自由走动吃草。

    而马群前方五六十米远的地方,有一个好大的湖泊,想必就是那洛湖了,由于距离稍微有点远,只能看到湖面波光粼粼,别的看不到了!

    东子突然好奇问道:“五叔,苏府附近,不是有好大一片绿地吗?为什么你们不在自己的门口附近放马,还要费事将马群赶到这么远的地方?”

    苏老五笑道:“那里虽然有草原,但是那里的青草必须留着过冬之用;二来,若是长期集中在同一处放马,势必破坏到原有的草地。所以马群的放养需要常常改变地方的原因在此,这也就是逐水草而居的生活。”

    众人此时已经缓缓到达临时搭建的休息处。

    苏老五首先拋鞍下马,对定风波,东子他们道:“你们自己在这里休息,或是到附近玩玩,我们要黄昏才回去,五叔还有事要忙,不招呼你们!”

    苏墨晴娇声道:“五叔,你尽管去忙,我会带小波哥和东子去玩。”

    苏老五含笑点头后,大步离去……

    定风波他们三人下了马。有人过来将马匹牵走,定风波迫不及待地踢腿扭臀,活动一下筋骨,这才兴冲冲问道:“默默,接下来咱们要干什么?”

    苏墨晴指着旁边不远,一处晒不到日头的阴凉处,神秘兮兮地道:“我们要到那里去。”

    定风波和东子二人看着苏墨晴所指的地方,那里除了比较阴凉,就是一片空旷,并没有其它特别之处。

    她自己带头向那地方奔去。

    东子询问地看向定风波,定风波耸肩道:“别看我,我不可能知道。”他一拍东子肩头,朗笑道:“走吧,到了那里不就可以知道了。”

    三人到了空地,苏墨晴径自找块石头坐下休息,东子和定风波他们忙着环目四顾,但就是看不出任何端倪。

    定风波见苏墨晴一派悠闲,他对东子一使眼色,两人也各自坐下,犹如老僧入定,不言不动。

    半晌之后,苏墨晴终于憋不住了。

    她瞥眼偷偷瞧向他们二人,只见他们二人却是瞪眼向天,一副大做白日梦的样子,

    毫无好奇或者不耐烦的神态。

    苏墨晴不禁有气道:“喂!臭小波,咱们可以开始了吧?”

    定风波斜睨着她,故意一脸茫然道:“我们不是已经开始了吗?”

    这反而搞得苏墨晴一头雾水,她怔愕问道:“你们开始做什么?”

    小刀东子满脸庄重,神色正经道:“当然是开始休息,做梦。”

    苏墨晴啐笑道:“不是啦!你们少神经!”

    定风波怪叫道:“默默…我提你个醒儿,你别忘了,这里可是鸟不生蛋,狗不拉屎,没有半个鬼的荒郊野外,你说话最好多加三思,否则若是刺激了这两个‘硕果仅存的男

    人’,就……嘿嘿……”

    “怎么样?”苏墨晴双手插腰,大马金刀地往前一站,一副泰山石敢当的架式!

    定风波摩拳擦掌地站起身,露出一脸贼兮兮,色迷迷的猪哥相,嘿笑连连,一步一步地朝面前的苏墨晴逼近。

    突然…定风波大吼:“我就发神经!”他出其不意猛地扑身,夹以雷霆万钧之势冲向苏墨晴。

    苏墨晴冷不防尖叫一声,扭头就跑。

    “啪…”一声巴掌脆响。

    “哇…死小波,不要脸。”

    苏墨晴站在七步之外,双手抱臀,红着一张鹅蛋脸,又羞又恨地跺脚大骂。

    定风波满脸贼笑,双手轻轻交拍,大剌剌道:“这是教你,永远不要背对敌人。”

    “劈啪!”响鞭破空声倏然锐啸,原来今天出门放马,苏墨晴也带了一个长鞭出来,此时正好排上用场。

    苏墨晴恨死了定风波的贼笑,抖手就是一鞭抽向他。

    定风波“哎哟…”鬼叫,身子突然呼地随着苏墨晴的长鞭,往后退去。

    这一手正是定风波他师傅教他的绝世轻功“迷纵幻影”。

    苏墨晴一鞭落空,追步向前,右臂急抡,“呼!”的一声,长鞭划着半弧反扫向定风波腰际。

    只见定风波哈哈朗笑,右脚为轴,身体像陀螺般微微一旋,轻轻松松躲开这一鞭。

    由于苏墨晴人小力气弱,对于丈长响鞭的使用,还无法像她五叔一样,只须挫腕翻手就能将长鞭舞得呼呼有声。

    她每一次挥鞭攻击,都必须用手臂和腰劲,加大动作才耍得开长鞭,不到半刻钟,苏墨晴已是一身香汗淋漓,却没能奈何得了定风波。

    至于东子,则是坐在一旁一副看好戏的表情……

    别说苏墨晴的鞭法奈何不了定风波,就算是苏老五,或者是苏老爷子来,也一样不能在定风波那身出神入化的身法下讨得好去。

    苏墨晴越是打不到定风波,越是生气,她越生气,就越加心浮气躁,出手更是呆滞不灵。

    定风波忽前忽后地穿梭在鞭影之间,口中啧啧有声地调笑道:“唉不行不行,这一鞭太差了!”

    “哎哟!这是哪门子的手法?真是差的不要不要的!”

    东子也不上前帮帮她表姐苏墨晴,一个人在一旁看得有趣,知道他表姐伤不到定风波,也就出声阻止他们二人。

    忽然,苏墨晴猛的将长鞭往地上狠狠掼去,人一矮就赖坐下地,“哇…”的一声,委屈地号啕大哭!

    定风波和东子两人同是一怔,然后定风波急急掠向苏墨晴身旁,打躬又作揖地问道:“怎么了呀?

    默默,我是和你开玩笑的,干嘛哭成这样子?”

    苏墨晴哭得更凶,还捏起粉拳,捶打探视她的定风波。

    定风波苦着脸暗想:“这算什么?师傅都没教我该怎么应付吶!”

    只听苏墨晴呜咽道:“死小波……臭小波,只会欺负人家……”

    定风波一屁股跌坐于地,对慢慢走来的东子,耸着肩无奈地苦笑。

    东子本来正往前走,想去安慰安慰表姐苏墨晴,不经意间目光一闪,暗忖道:“哎呀,表姐挺贼的嘛!”

    原来,东子发现苏墨晴哭的声势虽然哀怨动人,但是眼泪倒是没有几滴,他暗自好笑,却也不点破。

    甚至,他还落井下石道:“是你弄哭的,你可得自己收场,不然回去我要告诉我姨娘,到时可是后果很严重哦。”

    定风波白了他一眼,咕哝一声,索性把心一横,展开双臂,硬将扭动挣扎的苏墨晴搂在怀里。

    然后安慰道:“别哭,别哭,我的亲亲好默默,你要是再哭下去,小心被眼泪泡皱了皮,那会变得很难看,就像个五六十岁又老又丑的老太婆,那时就没人喜欢你喽!”

    苏墨晴被定风波拥在怀里,窘的她大气都不敢喘,连装哭的事都忘了。

    此时,听完定风波乱七八糟的安慰,反倒差点脱口大笑,她只好拚命咬着唇,使得定风波误以为她还在哭。

    定风波眉头紧皱,无奈地叹口气,呻吟地道:“我说苏大小姐,你到底想怎么样?只要你别哭,我什么都答应你。”

    苏墨晴就等他这句话,然后抽抽噎噎,模糊问:“真的?”

    “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苏墨晴一把推开定风波,咯咯笑道:“我要你教我耍刀法!”

    定风波嘴巴张得足以塞下两颗鸡蛋来,他目光古怪,瘪道:“噢!演戏呀!”

    东子识趣地闪过一边,准备让他们二人私下解决。

    蓦地…“啊…”

    定风波张牙舞爪,大吼着跳上前,将苏墨晴压倒在地,以迅雷不及掩耳的动作,“波…”的一声,狠狠地吻了苏墨晴的香唇,然后呵笑着翻身逃开去。

    他得意至极地大笑道:“我只会欺负人家!嘿嘿……”

    苏墨晴掩着脸坐在地上,满脸通红的只差没学驼鸟一样,找个洞钻进去。

    就连远在一旁的东子,都可以清楚地看到表姐苏墨晴那双轮廓优美的耳朵,和一截裸露的粉颈,此时正红得像熟透了的樱桃!

    东子打趣着啧啧笑叱道:“小波哥,这可是光天化日,大庭广众之下吶!”

    定风波咂咂嘴,回味着偷来的香吻,陶醉道:“我已经警告过她了,别刺激我!”

    东子摇摇头,叹笑道:“你是我见过的最不要脸的一个人!”

    定风波嘿嘿笑道:“只要对象适合,不要脸有何不可!”

    他说完之后,拋了个媚眼给东子。

    随即,定风波扬声道:“苏大小姐害羞好了没有?想要耍刀就赶快过来,这种功夫可不是三两天就能

    学得会的,时间宝贵的很哦……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