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499章 林承之

作者:十七年柊作品集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午门外,车马攘攘。『『ge.

    守卫午门的监门卫将领得了消息,正左右为难,忽然瞥见一道俊逸翩然的身影,大喜过望地追了上去,边追边喊:“萧少卿慢走!”

    前方人驻足回首,竟是一名丰姿俊美的男子,见了这位将领,很是熟稔地喊出了他的名字,笑着问道:“怎么这么急急忙忙的?”

    监门卫将领面带难色,道:“见到萧少卿实在是太好了,雍国公正堵在午门外,说要进宫探望秦国公主呢!”

    萧少卿惊讶道:“雍国公不是昨天就离京了吗?”

    监门卫将领面色古怪地低声道:“说是听说公主殿下被禁足,半道又折回来了!”

    萧少卿哑然失笑,摇了摇头,道:“你先去安抚着,我这就去面圣请示!”

    监门卫将领这才高高兴兴地走了。

    萧少卿加快了步伐朝紫宸殿走去,到了殿门外,向杜承恩微笑颔首:“烦请公公通禀!”

    杜承恩含笑躬身,提声道:“陛下,鸿胪少卿萧桓求见!”

    片刻之后——

    “进来吧!”

    萧桓进了紫宸殿,向着站在台阶下的皇帝陛下行了个礼,把午门外的情况回禀了一下,便垂手候命。

    “燕望西怎么这么能闹……”秦国公主嘟囔道,说话的声音还残留着些许鼻音,乍一听是在埋怨,却也不难听出其中的感动。

    昨日下午还传出秦国公主被禁足,今天上午就解禁了。

    父女俩站得那么近,在他来之前应该是在交谈,瞧公主殿下的样子,约摸是哭过了。

    不过是小儿女掉上几滴眼泪,就能软化天子的心肠,不足一日的禁足,也能引得陇西之主甘冒猜忌急急折回,这个秦国公主,还真是不容小觑。

    萧桓正暗自思忖着,突然感觉到身上多了两道打量的目光,一道正是来自面前不远处的秦国公主,而另一道——

    他不着痕迹地朝那一处看了一眼,正好撞上晋陵郡王淡淡含笑的目光,也回之一笑,微微躬了躬身。

    “让他进来吧!”林时生没有犹豫太久。

    一家有女百家求,他也觉得挺得意的,反正阿若看不上那个燕望西。

    本来他也看不上的,但跟袁宴一比,就觉得燕望西闪闪发光了。

    萧桓作礼退下,燕望西身份尊贵,应当由鸿胪少卿亲自出午门相迎。

    林嘉若目送着萧桓离开,突然问道:“让萧桓出任长安知府,爹爹以为如何?”

    林时生似笑非笑地看了她一眼,道:“你倒是懂得取舍!”

    林嘉若红了红脸,小声道:“袁宴此行不义,我已经训斥过他了;太常寺掌礼乐社稷,袁宴未免声名不符,不若贬至门下给事中——”

    “门下给事中?”林时生冷笑两声,道,“你还真会为他打算!”门下给事中虽然品级比太常少卿低了两级,却是门下省的机要职务。

    林嘉若立即改口:“要不调任大理少卿——”

    “行了!”林时生越听越生气,“要不要给他调任驸马?”

    林致之猛然抬头,目光刺得林时生后背一凛。

    “爹爹你胡说什么啊!”林嘉若又羞又急。

    林时生看着满脸通红的女儿,心里很不是滋味。

    阿若从小就是最喜欢他——当然还有个林致之,突然有一天,就为了一个外面的“野男人”跟他杠上了,叫他怎么能不多想?

    他是真的厌恶袁宴的人品,但如果阿若看中了袁宴,他却轻易动他不得,否则就真的要失去这个女儿了。

    最好能让阿若自己移情别恋,林时生暗忖。

    “让他还是在太常少卿的位置上待着吧!”林时生冷冷地说完,转身回到了御案之后,铺纸,取笔,搁下,抬头看着林嘉若,“我要他亲自主持晋王的封王大典!”

    “晋王?”林嘉若重复了一遍,神色复杂地看着他,“爹爹为弟弟择的封号吗?”

    按旧例,皇子未成年前一般封郡王,成年后才封作亲王,然而裴氏小皇子还没满月,已经拟好了“晋王”的封号。

    林时生淡淡一笑,道:“说起来,你弟弟还没取名呢!愿之的名字就是你取的,不如阿若再来取一个?”

    林嘉若抿了抿唇,轻声道:“望之,如何?”

    听母亲说,前世白霜曾育有一子,父亲爱如珍宝,取名望之。

    眼前这个小皇子,父亲也是爱如珍宝,想必这个名字应该挺合适的。

    林时生把这个名字在嘴里念了几遍,有些疑惑地问道:“望之,有什么说法?”

    林嘉若道:“既愿而望,愿即望,望即愿,只是希望他们兄弟齐心协力,不分彼此而已!”

    林时生面有动容,然而又露出挣扎之色,沉默了许久,垂眸道:“还是叫承之吧!”

    林嘉若还没来得及琢磨这个名字的意义,便听到他招呼道:“你来拟旨!着太常少卿袁宴,主持皇次子林承之封王大典,日子便定在十一月二十日!”

    林致之的目光从奏折上抬起,望向御案之后执笔而立的少女,以及她身后肃容凝视的男子,心绪涌动。

    秦国公主拟旨,袁宴主持,这是按着太子一系低头;满月当日的亲王册封大典,这等荣宠未必输给秦国公主。

    林承之……

    承之,承之,承谁之志?承谁之业……

    “承之生而具裴氏血统,又得天子之爱,是个有福气的孩子……”林嘉若低声道。

    走出紫宸殿时,已是明星在天。

    林致之为她拢了拢衣襟,笑道:“在我眼里,阿若才是最有福气的孩子!”

    林嘉若笑了笑,又敛了笑容摇头,道:“当初我问百里殊如何看待裴氏产子,他说,福兮祸之所倚——”

    “承之之福,在未出生时已经世人皆知,我只是不明白,这祸,从何而来?”

    林致之浑不在意地笑了笑,道:“百里殊自命高人,说话喜欢暗藏机锋,这句话,不同的人可以有不同的想法,比如你现在就可以把自己的遭遇代入进去,毕竟承之刚出生,你就被陛下斥责禁足了!”

    林嘉若仔细一想,也有道理,便笑着放过了。

    然而,林承之的福气也并没有林嘉若想象中的那么厚。

    建隆三年十一月十二日,太后窦氏薨逝于长寿宫,举国居丧,禁宴乐百日。

    其中便包括了皇次子的满月宴兼封王大典。

    猜你喜欢: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