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三五章 民情

作者:苍山月作品集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世家该杀!!

    这是这个念头,狄仁杰也只能在心中想想。

    对于卢松等朝臣“苦劝”武则天再行观望的言论,狄胖子却是没有像之前在宫中主张出兵那样激动,甚至没有出班反驳。

    而且,不但他自己保持了沉默,还死死了拉住了身边的豆卢钦望,也不让他出言反对。

    至于为什么?

    一来,狄仁杰很清楚,凭他和豆卢二人势微言轻,说不过这满朝的世家子弟。

    二来,就算说得过,又有什么用呢?

    此时此刻,狄仁杰想起了吴宁,想起他于宫门处说的那句,“拿回属于我的一切!”

    狄仁杰有种感觉,虽然默啜觊觎中原已久,非人力能够左右,可是

    为什么狄胖子总觉得,这一切都在吴宁算计之中呢?

    为什么隐隐有种期待,吴宁在这次突厥之患中,很可能会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呢?

    不管怎么说,时局已然如此,狄仁杰只能把希望寄托在吴宁可以出来做点什么。

    甚至狄仁杰已经打定主意,下朝之后,他就亲自去找吴宁,劝他做点什么。

    关于发兵北境的朝议,因为世家门阀的反对,最终还是没有通过。

    武则天迫不得已,只得依从卢松等人的建议,暂做壁上之观。且急令江南、荆湖、巴蜀诸州调运粮草,整肃府兵,随时集结抗敌。

    然而,神都历来没有什么秘密,更别说蛮夷来犯,北境告急的军机大事。

    而皇城之下的百姓议政谈政的风气又是由来已久,不出三日,突厥默啜举四十万大军南侵,已然兵临朔州城下的消息,就已经在神都传开了。

    “这还了得?从高祖立国,已于八十载春秋,向来是咱们汉人举兵漠北,征伐天下。”

    “那突厥默啜小儿的先祖差点被太宗打的灭国亡种,现在却是长本事了,敢举兵来犯!?”

    “女皇陛下若不打得他连祖宗都不认识,难显我武周威名!!”

    家国大事、民族威严的问题一来,什么官宁坊的花魁娘子,什么蜀中才子明经三魁,什么长路镖主风流妙诗戏公主

    这些香艳八卦统统没了踪影,大街小巷、花馆酒店,处处聊的都是突厥之患。

    此时,洛阳某处的街边酒肆里,闲来无事的坊中城民聚拢在一块儿,高谈阔论,比朝堂文武还要上心。

    之前那位慷慨激昂,立时便有不同之声反驳。

    “急什么?不是说还未有定论吗?”

    “卢侍郎他们主张暂且按兵不动,也是有一定道理的。”

    “有什么道理!?那城楼子上的烽火汝看不到?”

    招呼左右,“咱们不都看见了,千里烽烟都点起来了,那还能有假?”

    “可谁也说不准是不是真的有四十万大军啊!”

    反驳的这位叫朱二,只是洛阳南城一个平常的车马贩子。现在却是成了众人焦点,酒肆之中最闪耀的人物。

    “汝要知晓,现在可是初冬,北境滴水成冰,天寒地冻。别说是打仗,就算南兵吃穿上稍有短缺,那就不知道得冻死多少。”

    “所以,谨慎些还是很有必要的。”

    “再说了,咱们坐在此处喝酒吃肉,张嘴就谈出兵。可是你知道发兵千里,还是几十万的大军,得多少粮草供应吗?”

    “光是运粮的辅兵、民夫,那就得几十万,可不敢说动就动。”

    “哼!”主张出兵那人显然没对手有见识,说不过他,却也是冷哼一声。

    “等突厥蛮子打进来再谈出兵,那就晚了!”

    “”

    “”

    众人一阵沉默。

    其实,百姓可没那么多考量,他们身在中原,只希望中原百战百胜,与汉人长脸。

    所以,对于像出兵一战,打得突厥人叫娘这种鲁莽言论,附和之人不在少数。

    而像这样,出不出兵,争论该不该观望的场景,在洛阳城的每个角落都在上演。

    一时之间,民情沸腾,两方各持己见,争论不休,且有愈演愈烈之势,已然惊动了朝堂。

    令狄仁杰不解的是,民间议政向来被皇权所忌惮,女皇虽然开明,但也非不闻不问。

    可是,为何此次,民间议论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武则天居然没动静呢?

    难道,真的就是无暇分心,操劳北方军务?

    北方,并州大营白虎节堂。

    此时,并州长史魏元忠身着蟒袍紫带,头戴燕翅乌沙。

    左手紧紧攥着腰间利剑,一双已经花白的剑眉,紧紧的拧在一处!!

    堂下,是并州守军众将,见主帅如此凝重亦是神情肃穆,屏息待令。

    “”

    魏元忠似是思索良久,暴起怒喝!

    “不行!!”

    猛的瞪起虎目!“即使兵符不到。”

    “朔州之危,也不能不解!!”

    并州距离突厥四十万大军围攻的朔州,只三日兵程。

    而魏元忠手上,有十万守军。

    完全可以发兵驰援,以缓朔州危局。

    可是!!

    魏元忠虽有临阵挑拨之权,可是十万倾出,这么要紧的决策却非他一人可下。

    奈何朝廷诏令迟迟不到!魏元忠除了干着急,一点办法都没有。

    “父亲!!”

    魏元忠的次子魏晃,听闻其父要冒令发兵,登时大急!

    “父亲大人不可啊!”

    “女皇圣御未至,冒然发兵,到时朝堂怪罪,父亲吃罪不起啊!!”

    “可是能怎么办!?”老臣魏元忠狂怒大吼!指着北方:“难道要眼睁睁看着朔州数十万军民,被屠戮殆尽!?”

    “难道”

    魏元忠喘着粗气:“难道要你大兄,亦葬身突厥铁蹄!?”

    “”

    没错

    朔州城不但有二十几万军民,还有魏元忠的长子魏升,时任朔州令!

    “报!!!”

    正当父子二人争执不下之时,令卒高喝入堂。 绝地之永不言弃

    “报!!!京师来信!”

    “请魏帅过目!”

    “拿来我看!”魏元忠大喜,以为是女皇圣御到了!

    可是接过来一看,却是平常信封

    上面,只提:魏真宰亲启。

    魏元忠失望之余,也是疑惑。

    魏真宰?真宰非是元忠之表字,而是他曾经的原名。元忠之名则是后改的。

    却是很少有人知道他叫魏真宰的。

    展开一观。

    只见无比熟悉的字迹映入眼帘。

    “魏卿亲启,朔州以无回天之能”

    “为保中原门户不失,望魏卿,万莫轻动,死守并州!”

    “待朕援军”

    下面的落款是:武曌!

    “!!!”

    这是

    这是武则天,写给魏元忠的一封,亲笔秘信。

    “”

    魏元忠

    看着那万莫轻动,死守并州八个字,登时老泪纵横。

    颤抖着双手捧着信,久久不能平复。

    死守

    不救!

    这说明

    女皇已经放弃朔州了

    放弃了二十万朔州军民,还有从朔州到并州,沿路的城乡村落

    诚然,死守并州,于战事最为稳妥。女皇此举无可厚非。

    可是

    可是魏元忠想不通!!

    他想不通!烽烟一起,距今已经半月有余!

    如果朝廷当机立断,就集结北方诸州兵力驰援。最快的也就十多天就可到达朔州。

    再加上并州的十万兵,根一不用弃车保帅啊!!

    不用放弃啊!!

    怎么了??

    女皇怎么了?狄仁杰怎么了!?

    豆卢钦望又怎么了!?就没人想得到吗!?

    而且!!

    从时间上看,这封秘信,显然就是从烽火燃起之后不久,就从洛阳发出来的。

    也就是说

    女皇早早的就打算放弃朔州了!!

    为什么?

    为什么不发兵?

    朔州。

    守将王冉,与州令魏升站在残破的城楼之上。

    望着城外,一眼看不到边际的突厥蛮兵,坚定的眼神亦渐渐变得绝望

    “援兵呢?”

    “援兵呢!!”

    王冉喃喃低吟

    “咱们靠着这破城烂墙,足足守了半个月!”

    “可是援军援军为什么还不到!?”

    魏升缓缓摇头,神情呆滞

    “没有援军了!”

    并州军若要来援,三日可达,要来早就来了。

    就算等待朝廷兵符,算着日子也早就该有兵马前来。

    半个多月,还不见城外有武周军旗,那就说明

    没有援军。

    朔州,已然是一座

    死城!

    魏升回身

    望向城内,满眼都是疲累不堪的兵士,还有朔州百姓绝望的眼神。

    魏升长叹一声,吐出三个字:“突围吧”

    “怎么突?”王冉哀道:“四十万大军围成铁桶。”

    “冲得出去吗!?”

    “总有几个能冲出去的!”魏升道:“难道你让朔州军间,投首突厥吗!?”

    “姥姥!!”王冉瞪眼道:“老子手下的兵,死也不投诚!”

    “那就突围吧”

    魏升直视王冉,“拼死杀出去!也算不弱我大周军民的威风!”

    “至于能活多少”

    魏升缓缓抽出腰间长剑!

    “哪怕是只活一人!”

    “我朔州之悲壮!亦可传颂天下,万古流芳!!”

    是夜。

    朔州守将王冉州令魏升领四万残兵,裹挟十七万朔州百姓,趁夜开城意欲突围。

    然,突厥贼众,朔州兵寡。激战至黎明,周军大败,未能如愿。

    守将王冉、魏升壮烈殉国。

    四万兵士,无一得幸,悉数战死。

    朔州百姓,为魏升、王冉之豪情所感,誓死不做北奴,尽数坑杀!

    存者

    百不足一。

    消息传回洛阳

    举国哗然!无不悲愤莫名!!

    之前认同卢松等朝臣意见的百姓们,在这铁一般的事实、血一般的教训面前,无不掩面失声。

    有甚者,更是倒戈相向,把矛头直指卢松等世家官员。

    而那一日,于街边酒肆,把别人说的哑口无言的朱二则是其中最极端的一个

    还是那间酒肆,还是朱二那个人。

    “奶奶的!!”

    “某家以为卢松诸狗,是真的心思沉稳为大周慎重着想。” 发丘门盗墓传奇

    “现在才知道,原来那卢松是范阳卢!!”

    “他他娘的反对出兵,完全是因为不想动用北方民力,还有自家存粮!!”

    “这算个什么东西!!”

    “奶奶的!!此狗骗吾甚苦啊!”

    “”

    “”

    众人虽有鄙夷,前几日他可不是这么说的。

    可是,并不妨碍众人认可朱二之言。

    “女皇此次,也是有些寡断了”

    “怎么就不早些发兵,救朔州于水火呢?”

    “可怜了那数万守军,忠肝义胆死守城池半月不破。”

    “亦可怜了朔州十数万百姓”

    “唔唔唔”

    有人哭了起来

    哭声甚是哀戚。

    “我我家二兄,便在朔州军中啊!”

    此言一出,酒肆之中登时哀戚莫名,有善者亦安慰起那丧兄之人,顺便则是又把卢松等人,还有女皇陛下数落了个遍

    只不过。

    大伙儿谁都没注意到,此时正好有一马车于酒肆门前经过。

    听得众家的抱怨与哭泣,忍不住掀开车帘漏出一张,老迈疲惫的面容。

    狄仁杰锁着眉头。

    民如虎冤如狼。

    民情民怨已经到了这个地步,而武则天却依然不管不问。

    那就只有一个可能了

    卢松,命不久已。

    说白了,总要有人为朔州之哀拿出一个说法。

    总要有人,为大周的这次伤痛来顶缸。

    原来

    女皇早就有了这个打算。

    可是

    狄仁杰不由心头一痛!

    为了一个卢松,哪怕是多几个世家臣子,女皇就放弃了朔州二十几万人命!!

    真的

    真的值得吗!?

    放下车帘。

    狄仁杰闭目不动,心中只剩下一阵一阵的无力。

    还有说不出是什么滋味的失望。

    马车穿街过坊,行至东城墙下的一处院落停了下来。

    下车抬眼一望,李宅。

    之所谓叫李宅而不是穆宅。

    那是因为,这是蜀中巨富李客在京中的宅邸,暂时借给吴宁使用。

    可是

    狄仁杰心道,这是一个巧合,还是吴宁有意为之,却是谁也不说不清了。

    也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他心底的真实想法吧??

    迈步而入,狄仁杰就这么大摇大摆的进了吴宁的门。

    “狄相此来,有何贵干?”

    不出狄仁杰所料,北境遭袭,城破人亡并没有给吴宁的脸上带来任何波澜。

    他依旧是那么冷淡!

    冷淡的让狄仁杰有点讨厌!

    “怎么?”狄仁杰也板起脸来。“老夫不能来?”

    “呵”吴宁一声轻笑,“当然能,只不过洛阳很多人都想进我穆子究的门。”

    “却好像不包括狄相,您老能来,子究很意外。”

    “里面请!”

    嘴上说着意外,却还是淡淡的一让,把狄仁杰让到内厅。

    二人对几而坐,又是一阵沉默。

    “够了!”

    最终还是狄仁杰打破了沉默。

    “真的够了!”

    一双老目盯着吴宁!“不管你要做什么,有什么目的都已经够了!”

    “”

    吴宁没说话。

    他明白狄仁杰的意思,从突厥南侵这件事上,吴宁要得到什么。

    能发挥什么作用,这是狄仁杰关心的。

    可是现在狄仁杰又不关心了,他关心的是天下,是大周。

    是下一个朔州

    他希望吴宁做点什么,也相信吴宁可以做点什么?

    所以他来了

    抱着对八年前那次长谈的幻想,希望吴宁可以不辍本心,依旧是那个英雄。

    而不是只会报仇,只想报仇的妖魔!!

    “八年前老夫看得透你。利用了你,只因深信你!”

    狄仁杰依旧盯着吴宁:“可是现在”

    缓缓摇头,“老夫真的看不透你了”

    “那你来告诉老夫”

    “我还应该信你吗?”

    “”吴宁依旧没有说话,依旧淡然的让狄仁杰讨厌!

    良久

    “好。”吴宁吐出一字。

    “那就依狄相所言吧。”

    “”

    靠!!

    狄胖子差点没闪着腰!!

    你你你你你特么答应的也太轻易了吧?

    只见吴宁站了起来,看着院中光秃秃,有些萧瑟的银杏树。

    “陛下”

    “应该快要发兵了。”

    “宁答应你,尽我所能。”

    “可好?” 。

    2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