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三八一章 活在牛鬼蛇神之中的人

作者:苍山月作品集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咱们公主殿下用幽怨的小眼神儿看着吴宁。Δ』看Δ书』Δ阁Ww W. КanShUge.La

    而吴宁......只当没看见。

    “不行,这个位置非宣城殿下莫属。”

    吴宁让宣城公主坐这个位置,是有原因的。

    表面上看,吴宁不接手西部商行,怎么还不安排一个可靠的自己人?

    其实,不是这么回事儿。

    第一,太平若是掌管了商行,呵呵....

    以咱们公主殿下那雁过拔毛、贪得无厌的性子,用不了一年,西部商行就能成她自己家的。

    第二,别忘了,太平公主在朝中的位置。

    从身份和政见上来说,她是与武三思、武承嗣、李显、李贤他们,站在对立面的。

    由她来掌管商行,无论从大局的角度,还是她个人的角度,都不是什么好事儿。

    那为什么宣城公主可以呢?

    ......

    “长公主殿下!”吴宁看着宣城公主,“此事非你莫属。”

    “不行不行!!”宣城一生谨小慎微,哪肯接此重任?急忙摆手,“老身不胜其任的。”

    只闻吴宁缓道:“你先听我说,正因为殿下还有敬畏,且心思细腻,所以才更能胜任此务。”

    “商行所行之事,不单单是赚钱,它还是大周贵族与皇帝之间的纽带。借此为因,方成朝堂和顺之果。”

    “这个任务太重了,重到朝中任何一方势力都不能担当的地步,包括太平殿下也不行。”

    “而长公主殿下远离朝堂多年,算是局外人,恰恰最能做到一碗水端平。”

    宣城一阵无言,道理是这么个道理,可她毕竟是萧淑妃所出,心中还是有些畏惧的。

    “子究先生!”神情黯然,“子究先生,为何总要把我一家拉进来呢?”

    吴宁闻言道:“长公主殿下一味闪躲是解决不了问题的,你家与萧家、长孙家、程家的恩怨,也该解一解了。”

    “......”

    宣城一怔,这才明白吴宁话外之音。

    是该解一解了。而这个商行,各家都在其中,不正是化解之机吗?

    “子究先生....”

    宣城大为感动,想清楚其中关节,急忙起身,向吴宁深行大礼,“宣城多谢先生挂念了!”

    吴宁上前把宣城公主扶起来,坦然大笑,“长公主殿下客气了!”

    “切......!”

    咱们太平公主在一旁看的直撇嘴,暗自嘟囔:“耗子给猫拜年,没安好心!!”

    吴宁对宣城一家这么好,算是彻底把这一家结交了,将来也必会死心踏地地跟他站在一边。

    可是,为了拉拢人心,把本应是她的商行位置给了别人,太平公主很是不满意。

    趁吴宁回身之际,太平在其耳边低吼一声:“本宫给你记着!”

    “.......”

    吴老九满头黑线,记什么啊?我这就.....

    就又欠她一笔了?

    ......

    ——————————

    正事儿说完了,吴宁一阵轻松,是真真正正的那种轻松。

    来了长安半年有余,他什么都没干,却是只忙了两件事。

    一件是长安水利。这个事儿解决了,一千万的资金到位,王勖现在已经在拿着钱大肆挥霍了。

    差不多还有半个月,等物料、民夫到位,就可以大展拳脚了。

    第二件,也就是武则天交代的,整顿门阀了。

    这件事此时也算落地了,有了西部商行,老太太和门阀各家,乃至天下有爵位的贵族都成了一根绳上的蚂蚱,估计是打不起来了。

    他终于可以完美交差,干点自己的事儿了。

    “对了....”正事过了,开始闲话,吴宁随意的问向上官婉儿,“上官才人何时归京?”

    上官婉儿闻言,回答也是随意,略带责备道:“要不是你搞什么商行,我早就回去了。”

    “.....”

    吴宁立时又是满脑门子黑线,这娘们儿也开始胡说了!

    她赖在长安不走,不是因为吴老十吗?不是因为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吗?

    关我屁事儿?

    “那你赶紧走吧!”吴宁调侃道,“久不在身侧,估计陛下那边也挺不习惯的。”

    “哟~~!”上官婉儿轻挑细眉,“子究先生也开始关心起陛下来了呢!”

    “我却记得,之前也不知道是谁,总是气得陛下暴跳如雷呢。”

    “......”

    吴宁脑门上的黑线,变成黑幕了。

    头疼地拍着额头,也不接上官婉儿的话,反而对吴启道:“子期啊,怎么谁跟你走的近,谁就变着没正经了呢?”

    “啊?”吴老十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儿,“怎么了?谁不正经了?”

    吴宁紧着五官,“堂堂大周第一才女、清冷丽人,你看看现在,都成什么样子了?”

    “你!!”上官婉儿这才明白,吴宁在骂她。气的说不出话来,却又无可奈何。

    这才猛然意识到,她不知不觉中,已经容入到了他们的这个圈子。

    一旁的宣城长公主、程处弼等人,也是愣愣地看着吴宁、太平和上官婉儿之间轻松的调笑,心中却是一点都不轻松。

    说心里话,这才是人与人之间应该有的相处方式,朋友亲人就应该这样嬉笑怒骂,坦诚相见。

    可是,在贵族这个圈子里,这些又都是奢望,是不可能存在的。

    别的不说,只说太平公主,整个大周朝,谁见过咱们公主殿下如此刻薄贪财的一面?

    人前的太平公主,什么时候不是举止恰当,又高高在上的威仪?

    在这个朝堂上,贵族之间!大家都绷着,都有自己的小心思。且把心思都深埋心底,保持着表面的礼貌。

    那种礼貌,得体,但却是冷冰冰的。

    时间久了,即使再亲近的人也会有疏离态,也会冷莫地看待一切。

    但是、穆子究他们的这个圈子不同。

    穆子究仿佛有一种魔力,总能让他身边的人褪去伪装,见之以真。

    就好似上官婉儿现在这样,也能露出小女人的娇羞。

    谁又能想到,这样一个在武则天身边,看惯了生死权谋、尔虞我诈的女人,也会有这样的一面?

    此情此景,让几人一阵愕然,这让他们生出一种“做人”的幸福感来。

    宣城长公主更是不由得有些期待:

    穆子究....

    他可能是大周朝堂之上,一众牛鬼蛇神、贪狼凶獒之中,唯一有人味儿的那个。

    按理说,这样的人是活不长的,因为人有弱点而鬼神没有。

    在那个朝堂上,一但有人露出弱点,那必会沦为别人的口中之食。

    可他偏偏他活下来了!!

    他偏偏有无双的智计、天纵之英才,偏偏能在一众鬼神之间自由穿梭。

    他活下来了,他又能感染多少人呢?

    ......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