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五百六十一章 心怀叵测

作者:言桄作品集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守株待兔,保护木桩,捉拿兔子。 ̄︶︺sんц閣浼镄嗹載尛裞閲渎棢つWw%W.%kaNshUge.co”沈喻简洁地说,“下一恶是不是‘嗔恚’?我跟林瑛商量,打算把魏阳市内可能有‘嗔恚’的人筛选一遍,然后派人‘贴身盯防’。”

    “怎么判断什么行为才算‘嗔恚’呢?理论上只要带有仇恨、怨恼、烦躁、愤懑的心理和行动都算嗔恚。”

    “这个嘛,心理上的咱们无法把握,无脸男也同样无法掌握。但唯一可以确定的是,无脸男那里已经有了一个‘十恶’的名单。

    “他们早把那些对象纳入了自己的观察范围,一旦有可能,他们就去鼓动别人,甚至亲自动手去完成这一恶,哪怕罪名牵强一些也无所谓。别忘了,对那三个口业罪,无脸男可是杀了两次呢。”

    “我一直也弄不清这一点,为什么唯独口业要杀两次。”

    “很可能第一次感觉没有效果,所以他们只好又重复一次吧……”沈喻说着突然停了下来。

    “是什么效果?”我也在自言自语地说。

    “天象!”沈喻突然说道,“大件小区的三个人死后,天空中出现了异象!”

    我几乎同时也想到了这一点。

    “没错!彭文艳死后,天上又多了雷声!”

    “无脸男们究竟想干嘛?难道要召唤神龙吗?!”

    “天人感应!”我惊叹道。

    天人感应本来是儒家用来“传教”的一种说法。其实汉朝以前,儒家只是一种思想体系,但汉武帝时董仲舒把儒家的一部分思想神化,加上了天人感应的元素,这才让儒家正式登堂入室,成为中国历史上两千多年的主流思想。

    但就算从唯物的角度来说,天人感应也不是不可能,只是看我们怎么定义“天”这个概念了。

    比如人类发展农牧,造成土地沙漠化,然后引发沙尘暴,后来只能大面积植树造林,固定风沙。随着发展工业,城市化扩大,引起空气污染,又造成了雾霾……等等等等。这些都可以看成是广义上的天人感应。

    不过,人类再怎么作,再怎么让老天不停感应,也从来不会在中国的南方地区折腾出极光来,更不会让城市上空二十四小时不间断地鸣雷。

    如果无脸男的所作所为,真能引起这么大的感应来,那他们想达到的目的无法想象。

    这件事得赶快通知林瑛!

    沈喻显然看出了我的意思,她也站起身,跟我一起朝放卫星电话的车辆走去。

    此时夜已经深了,今天天气好,没有风,也没有扬沙。沙漠吸收了白天太阳的热量,晚上正在散发热量,所以沙地上特别暖和。我们搭起来的几个帐篷已经熄了灯,看样子大家都已经睡熟了。

    为了不吵醒别人,我俩也放轻了脚步。

    放设备的那辆车有三把钥匙,闻廷绪一把,柏芽儿一把,我这边一把。我从口袋掏出钥匙,刚要按下去开门,忽然听到有人在车后边说话,还有袅袅的香烟味儿传过来。

    “他们不听话,怎么说也不听。”

    这是张向春的声音。

    “向春大哥,你管那么多干嘛,走错了岂不是更好?”

    这是苏勒坦的声音,原来他跟张向春认识。

    “走错了有什么好的?你看看这张图……”

    车后面一亮,应该是他们擦亮了火机。

    “这是我听小阳子说的意思画出来,咱们偏离方向了,应该往东调整三十度。”

    “你那只是听说,人家可有科学仪器。”苏勒坦很不以为然地说。

    “什么仪器,最后不是都失灵了吗?在沙漠里还得靠经验!”火光灭了,张向春很气愤地说道。

    火光又一亮,这次应该是苏勒坦又点上了一支烟。

    “你也没经验啊,你也没找到过那个遗址。”

    “谁说我没有找到过!”张向春显然语气里带着愠怒,“我找到过三次!”

    “什么玩意儿?!”苏勒坦语调明显提高了,“你知道它在哪儿?那你怎么不说!”

    “我说了你们信吗?”

    “不信。”苏勒坦说,“现在我也不信,你要是能找到遗址,早就发财了吧?听说那可是个遍地黄金的地方。”

    张向春冷笑一声。

    “难道那些黄金都摆在表面上?告诉你,那只是一个古城废墟而已,要真想挖出来,还得靠他们这些有人有机器的阔佬。”

    “所以,你是想利用他们,找到废墟,然后分个小头,好出来发一笔?”

    “哼哼。”张向春没有说话,只是冷笑一声,不过最后他还是没有忍住,“你等着瞧好吧——那几个司机,你都熟吧?”

    “太熟了!”苏勒坦说。

    “驼队的乡亲们也是咱自己人,我们早就商量好了,到时候谁大头谁小头还不一定呢!”

    “春哥,那小弟们可就靠你了!我也跟司机兄弟串联一下,不过,他们这方向都走错了,你说到时候怎么办?沙漠不比外头,真要绕个大圈子,那折回去也得一两天!”

    “没事,明天咱们想办法扳过来,方向盘跟骆驼都在咱们手上呢!”张向春说。

    “也是!”苏勒坦点头道,“你知道由长风前两年给老家寄钱的事儿吧?”

    “听说了。”张向春点点头,“九三年的时候,他们几个人肯定发财了,然后逃之夭夭,隐姓埋名,哼哼。”

    “对啊。”苏勒坦感慨着,“我要有了钱,就去喀什买套大房子。”

    “听我安排吧。”张向春把烟头往空中一弹,那烟头像萤火虫一样,在夜色中拖着尾光飞向远方。

    两个人又嘀咕一会儿,这才离开车旁,往帐篷那边走去。

    我蹲在车后面愣了半天,等四周一片清寂的时候才站起身,反倒是沈喻先笑了出来。

    “好玩,有意思。”她若无其事地说,“等着看戏吧。”

    “要不要提醒一下闻廷绪?”我问。

    “你还是先提醒林瑛吧,谁叫闻廷绪把这伙人搜刮到一块儿呢,简直了。”沈喻冷冷地说,“我都怀疑闻廷绪身边有内应。”

    “你是说柏芽儿或者秦亚夫……?但愿出事的那天,华鬘正好在场吧。”我自言自语地说着。

    “赶紧开门找电话。”沈喻听了这话,气愤地踹我一脚,“先不要打草惊蛇!知道没!”

    @R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