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百百零五章 终章

作者:朝歌灬作品集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两人延着烈火爬上山顶,发现此时只剩寥寥几人。

    “爹!”

    陈百草远远望着喘着粗气的父亲,当即飞奔了过去。

    陈天南咳嗽着问道:“情形如何?人呢?”

    陈百草一左一右搀着池无刑和陈天南,缓缓前行:“火势越大,四派弟子仓皇从小路逃下山去时胡伯伯也让猫娘儿带着天宫和噬魂教残存弟子迅速下山。如今四派年轻一辈除乐璃外皆被胡宁下了药,早已没了战力。沙天石和周行画更是身首异处,岳重霖被擒,掌门之中如今只剩南宫枫落一人了。”

    “也好!王对王,免得再造杀孽。”

    正说话间,三人已走到胡正等人身旁。远处的南宫枫落脸色一变,陈天南和池无刑的出现,便说明那少年已是生死难测,而他也没了援手。

    陈天南朝身旁众人点了点头,随即踏前喊道:“杨礼,生于正月初九。父亲战死沙场,家乡又遭鼠疫,被母亲狠心抛弃,这才流落至此!南宫枫落!你最后的依仗可是这个?”

    听完陈天南的话,南宫枫落心头彻底凉了下来。

    “爹爹。”南宫墨抒浑身一激灵,扭头问道:“现在怎么办?”

    南宫枫落心一横,低声喝道:“拖住他们,等火势烧上山来!妈的!要死一起死!”

    “可是我不想死!”南宫墨抒双腿微微发颤,方才仗着自己武功大杀四方,真到生死关头,再无刚才的得意。

    乐璃鄙夷之情毫不掩饰,却也不做言语,只是静静站在蒙着面纱的墨雨晴身旁。

    南宫枫落怒喝道:“没用的东西!”

    “再没用,也是你的孩子,不是么?”墨雨晴叹了一声,说道:“你下山去吧!”

    “下山?做梦!”李霞蔚喝道。

    “小霞蔚,给姐姐个面子,可以么?”墨雨晴挥剑搭在南宫枫落颈间,另一只手轻轻摘下脸上面纱。

    众人一愣,在露出面容的那一刹那,胡正脸色剧变!

    “扬儿?!”

    “我就知道,不管我易容成什么模样,你总能一眼把我认出来。”

    墨雨晴笑得像个孩子,丝毫不理会身旁震惊得无以复加的南宫枫落。

    “扬儿?你是乐璃的姑姑,乐扬?!”南宫墨抒吓得连连退步,甩着自己脑袋不可思议道。

    “是的。”

    乐扬并未看向南宫墨抒,而是仔细端详着眼前一个个熟悉的面孔。

    二十年,她未曾与山顶的刘婧相认,也未曾再回过归义镖局一趟。她要做的,就是要为天宫报仇!为那个自己深爱着的男人报仇!

    南宫墨抒抓着自己的脑袋,喊道:“那我是什么?!你用来报复爹爹的工具?受人唾弃的杂种???”

    见乐璃找来绳索将南宫枫落捆住,乐扬收回长剑,看着南宫墨抒轻声道:“多说无益,孩子,你下山去吧!”

    “不!!!”南宫墨抒怆然怒吼,泪涌如泉:“究竟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狠心?你身旁的男人陪了你二十年!二十年!难道还抵不过他么?”

    “如何抵得过?”乐扬笑了:“就算撇开容貌年纪,他曾有一副侠肝义胆,又怎会是南宫枫落这种奸诈无耻的心机小人比拟得了的?”

    “你记得么?从小我便告诉你为人需有仁义之心,但你整天跟在你爹身后,却将他的胆小与奸佞通通学了去。朽木不可雕,我无法教,也不想再教了。”

    “可我是爱你的!”回过神来的南宫枫落猛然一喝,看着乐扬一字一顿道。

    乐扬笑而不语,牵着南宫枫落被绑住的手缓缓走到胡正身前,柔声道:“挺得你的消息时,我已下嫁与他,自然没脸再来见你。不过今天,我替你报仇了。”

    “扬儿!”

    胡正伸手想要抚摸乐扬脸颊,却被后者轻飘飘的躲过。

    乐扬将南宫枫落送到胡正身前后又缓缓走开,以此从陈天南、刘婧、李霞蔚等人身前走过,最后到胡宁身前停下,招手将远处的乐璃唤来。

    “璃儿,此次你爹爹没有动静,想必也是你通知他的吧?”

    “嗯。姑姑。”乐璃挽起乐扬的手,轻声道。

    “你这小妮子,究竟是如何知道我的身份的。”乐扬溺爱的剜了乐璃鼻尖一下,问道。

    乐璃狡黠笑道:“或许是你偶尔看着我发呆的时候,又或许是在我睡下时你在我身旁清唤我的名字的时候。那种感觉,是除了姑姑之外别人都没有的。”

    “正因如此,你才找个借口离开胡宁,一直留在我的身边?”

    “嗯。。。”乐璃看着满脸复杂的胡宁歉意的点头:“璃儿舍不得姑姑,璃儿只想陪着姑姑办完你想做的事情。”

    “真是个傻孩子!”

    乐扬一直在笑着,眼角有泪水挥洒,在这火光漫天的夜里如同一颗颗斑斓的钻石。

    “如今宁儿已有妻室,你们之事也不便再说什么。”

    “不过宁儿。”

    乐扬将乐璃的手放在胡宁手里,说道:“璃儿是爱你的。”

    胡宁没有撒手,乐璃也没有将手抽了回来。今日的他,经历了妻离子散的仇怨,经历了大仇得报的欣喜,更经历了峰回路转的震惊,一切的一切,就如酒楼中那说书之人口中的光怪陆离的故事,自己听了多年,却也成了故事的主角。

    “回去后好好孝敬你爹,镖局干了这么多年,也该歇歇了。”

    乐扬的声音轻飘飘的传来,两人回神之时,她已经走在南宫枫落身前。

    “我知道你是爱我的。”

    乐扬替南宫枫落微微整理了一下垂在他额头的白发:“可是我不爱你。我跟你在一起,只是为了复仇而已。”

    “枫落,我觉得我没有做错,你们欠的债总该要还。但如果有下辈子,就让我们做个邻居吧!我喝我的水,你饮你的茶,我可以陪着你走完一生,却也只是邻里,再无半点更近一步的关系!”

    狂风骤起,四周已是噼噼啪啪响起树叶燃烧的声音。乐扬闭上眼睛,让泪水不再留下,剑光一闪,见血封喉!

    “扬儿!”

    “姑姑!”

    “乐扬姐姐!”

    众人大喝之时,乐扬已如一朵洁白无瑕的昙花一般凋谢,她的身子缓缓跌在地上,溅起得灰尘就像那些最难忘与美好的回忆,化作零星散在夜空之中。

    “娘!”

    蜷缩在角落瑟瑟发抖的南宫墨抒缓缓跑到乐扬身前嚎啕大哭。在这个时候,他只是一个孩子,就像年幼时挨了父亲棍子后跑到母亲身边委屈哭泣的孩子。

    “你不要死啊娘!”南宫墨抒推着乐扬身子:“你死了抒儿怎么办?抒儿以后听你的话好好做人!可是你起来看我一眼啊!”

    “娘啊!你起来看我一眼啊!”

    “呜呜呜,姑姑。”

    乐璃握着胡宁的手猛然握紧,乐扬之死她已经猜到,但真到面对现实那一刻,所有心理准备再也荡然无存。

    “小霞蔚,姐姐替你们报仇了。”

    一直沉寂着的刘婧没来由的冒出一句,李霞蔚大惊之时,这才看见身旁的刘婧腹间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插上了一柄匕首。

    “刘婧姐姐!”

    李霞蔚声线嘶哑,仓皇将刘婧扶住。

    “你这是干什么?”

    胡正等人围上前去时,刘婧声音已经逐渐虚弱:“轩辕大哥。。。天宫之事我刘家百死莫赎,刘婧苟活二十年,只为替父亲还债。但现在南塘门已被薛长老和百草接掌,如今擎山上的人和覆灭天宫皆无半点关系。。。”

    “轩辕大哥,可否答应刘婧。。。下山后留得南塘一炷香火,好让刘婧死得其所?”

    胡正神色挣扎,痛苦道:“此事我已答应,为何你还要如此?”

    “就像乐扬所说,该还的,总归是要还的。”

    刘婧嘴角汩汩留着鲜血,继而笑着看向陈天南,缓缓道:“天南,当看到那个照顾了你半辈子的女人时,我真的很嫉妒。。。”

    刘婧努力挤出一丝笑容:“不过还好。。。她没有我以前那么漂亮。。。

    “天南,照顾好自己。。。”

    隐藏多年的情愫,在临终之时终于说出了口。

    刘婧缓缓闭上了眼睛,漫头白发随风轻轻摇摆。

    众人悲痛之时,池无刑重重叹了口气,说道:“我们快下山去吧!再晚些时候,怕是要被活活烧死在这儿了。”

    胡正点了点头,身旁的南宫枫落早已忘了挣扎,只是呆呆的看着乐扬尸体喃喃自语。

    “霞蔚,带上你刘婧姐姐。宁儿,你是小辈,将你乐扬姑姑带着下山,咱们找个地方送她们最后一程。”从方才乐扬的轻轻躲闪,胡正便已经知道自己不再合适替她收尸,胡正略微思虑,朝胡宁吩咐道。

    “好。”

    胡宁点头,牵着乐璃缓缓走上前去。陈百草默契的快他们一步,将精神近乎奔溃的南宫墨抒扶起,跟在胡正等人身后朝山下走去。

    “姑姑。。。”

    众人开始陆续下山,乐璃蹲在乐扬身旁轻声呢喃,胡宁静静把乐璃抱在怀里,就像在擎山山顶初次听到她讲出乐扬的时候那样。身旁热浪一阵接着一阵的袭来,胡宁闭着眼,轻轻拍打着乐璃后背:“乖。。。不哭!咱们下山去吧!”

    乐璃轻泣着起身,在抬头的那一瞬,却是猛然一扯,将胡宁和自己的位置来了一个对换!

    “唔!”乐璃闷哼一声,背上插着一柄匕首。

    嘟嘟浑身几近被烧成焦炭,却不知什么时候摸上山来,见未能成功偷袭到胡宁,脱了皮的脸庞猛然一狰狞,奈何再无半点力气,一个趔趄栽倒在地。

    “啊!!!我要你的命!!!”胡宁双目猩红,身旁涯角猛然一挥,枪身狠狠打在嘟嘟身上,后者顿时如同离弦的箭一般,再度飞向山谷。

    “璃儿!!!”

    胡宁泪水飞溅着把乐璃背上匕首拔了下来,扯下自己衣袍包扎住伤口后又从腰间掏出陈天南给的护心丹送到乐璃口中。

    “臭小子。你没事就好。”

    乐璃躺在胡宁怀里,抬头望着天上的阴云密布,柔声道:“你看!若是你当时也让我吃了那个药丸,刚才我怎么保护你?”

    (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