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39章.梦中3人 二

作者:为谁半面妆作品集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自己就怔怔的望着眼前的女人,心中莫名的翻涌着一种叫悲伤,一种叫想念的情绪来。

    女人也不多言,用手轻轻拍抚着自己的后背。

    易洛洛在女人面前哭的毫无形象可言,就像是离家许久的孩子用情绪诉说着委屈坎坷一般。

    此时的易洛洛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这样,这绝不是在现实世界中,这是梦里?或者说是精神世界?

    易洛洛抬头望了望,自己正和女人坐在床榻边上。窗不是一般的软床,是古代雕花纱幔窗,这屋子也貌似穿越到了几百年前一水黄花梨木的家具,梳妆台,贵妃榻,小圆桌,被子柜。一个标准的大家闺秀的闺房跃然眼中。

    “乖,以后就是大姑娘了。不许动不动就哭鼻子了。”女人宠溺的刮了刮易洛洛的鼻子。

    易洛洛泪眼朦胧的望向眼前的女人:“你是我的什么人?”

    为什么我一见你就不是往常的自己;为什么我感觉那么的委屈;为什么我心中还氤氲着无尽的想念。

    易洛洛都不知道,但是却被情绪结结实实的捆绑着,半点都挣扎不得。

    易洛洛心中有着太多太多疑问了,想要一气都问出口。

    女人拉着易洛洛的手道:“你不必知道我是你什么人,只要你记住,你永远是我最爱的洛洛。”

    “可是为什么你没在我身边?”易洛洛带着哭腔质问道,说是质问,但是浓浓的撒娇和不舍已经把这层质问掩埋的严严实实了。

    即使这样的见面是第一次,但是易洛洛心中都已经被这种不舍和想念淹没了,都已经抓心挠肝了。甚至觉得如果这一秒分开了,下一秒自己会哭死一般。”

    这么美丽的女人难道是自己还是人类的时候就认识的,难道是自己十分重要的的家人?可惜自己重生后对于以前的记忆成了一片空白。

    “宝贝,如果可以,我怎么舍得离开,怎么舍得丢下你一个人啊。你是我的命呀。”女人抱着易洛洛伏在她身上抽噎的嘶喊。

    仿佛用尽了力气诉说着自己的委屈一般,声音嘶哑的喊着,仿佛这样能带走心中的所有苦楚。

    洛洛也不再多问,慌乱的用手指轻轻擦拭着女人的眼泪:“不走了,不走了。我们永远在一起好不好。”

    似是安危似是乞求。

    女人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我又该走了。”

    说完女人轻轻亲了亲易洛洛的额头,便不再言语。之后转身出了屋子。

    “等等我,别丢下我一个人好不好。”易洛洛心中突然像是被什么揪着一般疼痛起来,慌乱的起身,想要追上女人。

    可是刹那之后原本缓缓走着的女人凭空消失了。

    易洛洛慌乱的不停的抓着眼前的空气,想要唤回女人的一丝丝气息。

    “啊……”

    一个踉跄,易洛洛跌倒在地,怔怔的望着眼前透明的空气,仿佛想要望穿了一般。

    “我求求你……求求你……别咯……丢下我……”眼泪簌簌的落下,此时悲痛欲绝的易洛洛却没能唤回那个说视她如命的女人。

    霍云起的一个金融公司遇到了些小麻烦需要他裁决。

    虽说是小麻烦,但现在霍云起已经手机不离手,电脑不离眼有一个多小时了。

    从电脑中抬起头的霍云起,想要搭话,却发现小姑娘看着书似乎很出神的样子,边没有出声,继续处理着手边的活,好早一点开车去4S店。

    从霍云起这边望去,易洛洛背对着自己斜斜的靠在贵妃榻上,慵懒之中带着可爱。从易洛洛散落的发间还隐约看到立着的一个书的边角来。

    忽然间,霍云起听到了小姑娘弟低低的啜泣声,似乎还透着委屈一般。

    霍云起赶忙放下电脑,起身快步向前查看。

    此时的易洛洛闭着眼睛,眉毛深深的皱成了一团。泪水不停的从眼眸中低落还在不安的摇着头。似乎比刚才还要委屈了百倍千倍。

    霍云起有些心惊,隐族的休养生息是不会有梦境的,可是易洛洛这样的反应,分明和人类做了噩梦一个样子。

    霍云起抽出易洛洛手中的书,轻轻的摇着易洛洛肩膀,试图唤醒易洛洛。

    但此时的易洛洛却并不为所动,还在忘乎所以的哭泣着。

    霍云起闭上眼睛握着易洛洛的脉搏感知了下,易洛洛虽然心神很乱,但身体并无异样。霍云起有些放下心来。

    “呜呜……呜呜呜……咯……咯……”

    “呜呜呜……咯……”

    本来很担心的易洛洛状况的霍云起听着易洛洛哭到打嗝的声音忍不住喷笑。易洛洛打嗝不停,霍云起笑声难止。

    人称冷面阎王的霍大少现在哪还有什么形象可言,笑得腹肌都有些隐隐作痛起来。若是让那帮子平时就跟着他的下属看到,一定会汗毛都被吓得竖起来的。

    老大笑得这么恐怖,该不是得了失心疯吧?

    事后,霍云起很纳闷自己当天为什么笑点如此之低。而且自那以后,凡是遇到易洛洛,自己的笑点都会出奇的低。霍云起曾经疑问的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深深反思了一晚上,概不是脑子进水了吧?

    霍云起曾隐晦的向着霍云逸提起此事,想要听听霍云逸的想法。

    霍云逸煞有介事的给霍云起解释道:你平时太过于一本正经了,对下属十分严厉,就算对我也冷面惯了。我觉得这是因为你生活中太缺少笑点缺少乐趣了。突然遇到了个极其有趣的姑娘,这笑点是积攒了五百年的笑点啊。”

    霍云起点了点头,自此之后时常有下属看到,老大一本正经不带表情的用投影播放着卓别林的默剧,从头到尾没有一丝笑意。

    霍云起想就此提高自己的笑点。

    可是霍云起忘了,霍云逸也是五百多年连个女人的衣襟都没有触碰过,怎么会懂的他的状态呢?

    着实少了一个人,告诉感情上愣头青的霍大少:嘿,是爱情呀……

    所以一定程度上而言,霍大少的情路坎坷,绝大部分是自己柞的。想要抢救一下都无从下手。

    此时的易洛洛还在不停的“咯……咯……咯……”

    霍云起一边用力的想忍住笑意,一边轻轻的晃着易洛洛的肩膀。

    本来瘫坐在地上哭得毫无形象可言的易洛洛觉得自己一个无形的力量大力的晃着,头都有些眩晕了。似乎由什么力量在呼唤着自己心神,一个恍惚之后,眼前女子闺房似的小屋不见了踪影,却看到霍云起这张笑得灿烂的大脸闯入自己眼前。

    易洛洛一脸懵懂,狐疑的道:“怎么了?”

    霍云起看着易洛洛转醒,试图收敛笑意。

    只听易洛洛这边又发出了声音:“咯……”

    好吧,刚刚收敛笑容的霍大少忍俊不禁的又开始爆发出了雷鸣一般的笑声来。

    易洛洛摇了摇有些昏沉的头,抬眼瞪了霍云起一眼。这厮笑得不能自已,原来笑点完全在自己。

    霍大少在易洛洛心中好不容易由差转良的印象,一朝回到解放前,又跌落了谷底。

    易洛洛瞪了霍云起一眼,不悦的转过身去,给了霍云起一个后脑勺。

    霍云起深深吸了一口气,这才勉强压下了笑意。

    拿过桌子上的湿毛巾递到易洛洛面前:“擦擦眼泪,发生了什么吗?”

    看着刚刚狂笑不已的霍云起收敛情绪,关心着自己。易洛洛这才收住心中的怒意,还没压下哭腔的接过毛巾来:“谢谢,没什么,刚刚想起了一些伤心的事情而已。”

    霍云起张了张口,并没有说什么。

    “等我一下。”小姑娘抓着包冲进了洗手间。

    易洛洛撑在洗手台边,愣愣看着妆都哭花了,脸蛋上满是泪痕的自己。依旧有些陷在刚刚的情绪中无法自拔。

    用力晃了晃头,用凉水不停的拍着脸颊,试图让自己清醒些,分清楚梦境和现实。

    平复了许久,易洛洛抻出面巾纸轻轻擦了擦脸颊。这才深吸一口气走了出去。

    “对不起,我失态了。”易洛洛扯出一抹笑意道。

    霍云起看着眼前的易洛洛,虽然洗过了脸颊,也努力的指挥着情绪,让自己看上去很好。

    但霍云起感知到的情绪氛围依旧是如此哀伤。

    “把手机借我用一下,我的没电了。”霍云起对着易洛洛道。

    易洛洛有些狐疑的盯着霍云起看了看。

    “真的,我得告诉我弟弟一下。”霍云起胡乱的按了按手机,的确没有反应。

    易洛洛低头翻出手机解了锁,递给霍云起。

    霍云起拿过手机,低头按了一番。

    “ding……”被霍云起放在桌子上的“没电”手机”不符合剧情的想了一声,易洛洛看过去,分明呼吸灯都亮了。

    “你……”易洛洛有些气愤。

    霍云起忙把易洛洛的手机递到了她手上。

    “对不起,我骗了你。”霍云起举着双手如实说道。

    易洛洛冷哼了一声。

    “我把我的微信给你加上了,你这次的反应很不寻常。若是有什么危及可以随时求助于我。虽然我经验有限,但是身边还是有一帮子见多识广的老家伙可以求助的。”

    刚要责问霍云起的易洛洛张了张嘴,把要出口的话咽了下去。

    说不感动真的是假的,作为一个肇事者,霍云起如此顾及着受害者也是没谁了。

    “谢谢你。”易洛洛有些不好意思的低声道。

    霍云起耸了耸肩:“毕竟因为我的关系,让你发了誓言。这也是对你的感谢,不用多想。”

    嘴硬心软,霍大少永远是死鸭子。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