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七十九章 威戎军军情

作者:Copie作品集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趁着这片刻,李略从郭子仪这里打听到了一点关于仆固怀恩的情报。仆固怀恩是铁勒族仆骨部人,世袭勋爵金微都督。仆固家族是铁勒九大姓之一“仆固部”,仆固怀恩是仆固首领仆骨歌滥拔延之孙,他爷爷在太宗贞观二十年,是铁勒九姓大首领中率先率部降唐内附的。

    怀恩此人武艺高强善战斗,军事上晓识戎情,做事谨严。当年在朔方讨伐突厥时为先锋将率部突入敌阵,战酣之际,脱甲援矛直捣阵中,杀十余人,引马而还。他为人雄重寡言,应对舒缓,然刚决犯上,始居偏裨,意有不合,虽主将必折诟。但是对待部下过于宽容,其麾下皆蕃、汉劲卒,恃功多不法。

    “临羌城内不能乱走,俺来给你们带路!”

    走到车队边,仆固怀恩也不理其他人,更是看都不看站在车边的李略。只自来熟的说了一句,自己就跳上车,给辎重队指了指方向,便学着郭子仪的样,舒舒服服地躺下来。转过头,一眼瞟见了郭子仪肩膀上包扎过的伤处,笑问道:“是不是在背着婆娘在私娼窠里嫖了没付帐,给女人咬的?”

    “没错!”郭子仪一口承认,大言夸口,“俺大显神威,夜战二十,日战三十,干得几十个夷狄的女人唉唉直叫。那些个女人被干得痛快不过,才咬得俺一口。”

    仆固怀恩突然半抬起身子,望向后面装着首级的车子。尽管首级都被盖住了,但此时风一起,血腥味还是透了出来。掩不去脸上的讶色,他惊问道:“装了小半车子,怕是快三、四十了罢?”

    郭子仪笑了笑道:“来了百十余,留下三十四!”

    “蚊子腿再小也是肉啊!”郭子仪能痛痛快快的杀敌立功,自己只能苦守着城门,仆固怀恩的神色分不清是羡慕还是嫉妒。

    郭子仪哈哈大笑了几声,坐起来正想再吹嘘一下,但刚张开口就看到走在前面的李略,话便被堵在了肚子里。干咳了两下,自家也觉得不好意思,便改口道:“这都是兵马使的功劳!某家只是……俺只是占了一点光。”

    李略笑着回头:“郭公太自谦了,一张弓便射死十一个,如此勇武,放哪里都是件值得夸耀的!哪是李某的功劳。”

    “兵马使?!这个年轻人?”仆固怀恩吃惊的扭头看着李略。

    “对!也是俺的主公!姓李名单讳个略。”郭子仪严肃道。

    方才的一战后,李略让受伤的民伕和郭子仪坐在了骡车上,自己和其余士兵一样爱惜战马则随车走路,几天没更衣、洗澡,一身上下都被尘土笼罩,哪有半分大官的模样。

    “见过仆固提辖!”李略冲仆固怀恩拱了拱手,仆固怀恩也急忙跳下车来,向李略回礼。

    仆固怀恩仔细一看,发现李略的确与其他人差别甚远。不但神情举止不类凡庸,就是身材、相貌皆是过人一等。尤其那对如长刀刀刃一般的双眉微微挑起,幽暗难测的双瞳看过来的时候,甚至让仆固怀恩心中莫名生寒。

    “这厮怕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杀伐之气浓烈。但是这个名字似乎”仆固怀恩心里嘀咕,忽然开口道:“可是南诏之战,万军丛中一举射杀南诏大将罗崇道的李游击。”

    “正是在下。”李略作揖道。

    “久仰久仰!”仆固怀恩回礼。

    “客气客气!提辖请!”李略邀请。

    在仆固怀恩的带领下,李略一行横穿临羌城中,向今夜歇息的地方走去。

    如果拿鄯州城相比,临羌城并不算大,但在军事城寨中,算是个大号城池。按照朝廷筑城立寨的惯例。城寨周长达到九百步的,称为城;九百到五百步的,称为寨;而五百步以下,就仅仅是堡;至于不到两百步的,勉强算个烽火台。

    城、寨、堡各有定规形制,里面的建筑、仓储、衙门以及兵力布置,都不尽相同。作为军城,普通的是九百步城,千步城,最大也只有一千两百步,换算成里,也就三里出头,四里不到的样子。

    位于大通河和乌逆河的汇合处,以两河交夹护翼的临羌城,正是最大的千两百步军城,驻有五千官兵和他们的家人。城中也有坊市,酒店,除了军营多些,仓库多些,甲马多些,与普通的县城并无什么区别。

    已是黄昏,按理说都是该回营、回家吃饭的时候,可城中现在却都是人来人往,总有点兵荒马乱的感觉。李略看着有些不对劲,郭子仪也觉得奇怪,问仆固怀恩道:“城里有些乱啊,究竟出了什么事?”

    仆固怀恩神色郑重起来。他压低了声音,只让李略、郭子仪两人听见:“今天午时才传来的消息,威戎军对面的吐蕃军突然多了一万,其实这本也没什么,凭威戎城足以抵挡。但偏偏前天守威戎的韩军使却正好带了两千人出去巡边,据说是迎头撞上了,到现在还无半点音信回来。

    威戎都在传韩军使已经全军覆没了。威戎城内如今只剩不到两千老弱,若是吐贼攻来,根本抵挡不住,恐怕连威戎到白水一带的夷狄三族都有些不安稳了。你们看着吧,如果韩军使再没个消息,到夜里烽火就要点起来了。”

    “那鄯州辖区岂不是要大乱?”李略知道点燃烽火的意义,非是十万火急的紧急军情,不会有狼烟升起。反过来说,一旦烽火被点燃,狼烟腾起于天际,鄯州的兵备都要全数动员起来,甚至还要急脚递,报京城。

    “少了韩军使镇守,威戎军多半会破,能不乱吗?”

    陇右左厢兵马使充威戎军使韩猛是陇右一位赫赫有名的宿将,曾是王忠嗣的副将,参与修筑了宣威堡、威戎军两座要塞。这两座城寨都是在吐蕃人的眼皮底下修起,期间还遭到了几次攻击,却是安安稳稳地修筑成功。也因此,带兵防卫的韩猛得了主帅王忠嗣之下的第一功。

    他可以说是威戎的定海神针,有他在,吐蕃的马步军来个三五万,都是不在话下,连援军都不用。但若是他不在,那就是眼前的这般情况,从北面的威戎军,到中段的抚远寨,再到李略现在身处的临羌城,绵延七十多里长的大通河谷全都乱了套。

    “许军使呢?”李略问道:“临羌城内乱成这样,再怎么说他也该出来弹压一下。”

    “今天一早,他就带了一千兵马去了安远寨,好歹把谷内的羌人给镇住。”

    “那副军使呢?”

    “溜须拍马上来的,他的话谁会理?”仆固怀恩不屑的鼻中一哼,旋即哀叹:“我只能管得住我带来的铁勒兵。”

    李略摇头暗叹,难怪城门口检查的那么松懈,城中连个主心骨都没了,谁还会认真值守?人才果真是难得,能作为定海神针的将领,鄯州也不多。少个韩猛,固守鄯州西北边防的威戎军、连同周围一片防线全都人心惶惶。少了许锐,临羌城也是乱了套。不过人才越少,自己出头便越是容易,鹤立鸡群,如何不显眼?不醒目?

    李略一边想着,这时车队前方的街道中突然乱了起来,十几匹满载着货物的驮马突然从横街冲出,将前面的行人赶得鸡飞狗跳,把车队前行的道路也顺便堵上了。

    看着一片混乱的前路,仆固怀恩骂道:“天杀的,真的乱了,连去靖边堡回易的商队都逃回来了。”

    回易就是走私,虽然在西北,除了几个官办榷场外,朝廷严禁唐人与吐蕃人有贸易往来。但实际上,来往唐吐之间的商旅数不胜数,尤其以贩私盐最为多见。吐蕃拥有西北最为优良的盐产地,茶卡盐池出产的细盐,没有卤水的苦味,口感犹在河东盐池的解盐之上,价格又因为没有官府从中盘剥而十分低廉,所以极受西北百姓的欢迎。

    能在敌对两国之间游走交易,虽然这些商人们看起来都是普普通通,但各自的背景都不可小觑。在边境走私的商队,没有点势力早给人吃得连骨头也不剩了。

    (本章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