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百一群十八节 舌战群儒

作者:我倔我自豪作品集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主席台上,阎世铎居中,南勇、米卢、金志扬、朱和元陪坐,一个个都是正襟危坐,表情严肃,有的还拿着笔记本边听边记,瞅着架势,就跟研究“两弹一星”似的。众人目光扫来,其中不乏严厉的目光,但王艾心中却一阵好笑。

    说到底,就是踢个球,嘴炮放一天,你还能把球吹进去?图宾根青年获得德国杯冠军,一路上连续击败四支德甲强队,可一次这样的会议都没开过。顶多就是金博斯先生安排安排战术,顺便讲两个笑话就完了。一支球队大赛能否取胜,关键在于平时的积累,都是职业球员谁还不知道该怎么踢么?图宾根青年能大比分战胜沙尔克04,中国国家队敢这么说么?

    可按照人员配备来讲,中国国家队和图宾根青年的队员们拿出来比较,无疑是后者更强,为什么成绩更差?

    “小王,注意会议纪律!”南勇严厉的批评道。

    王艾早就看国足这套工作方法不顺眼了,之前苦苦忍耐,好不容易熬到前天有了精彩表现,熬到万众瞩目,熬到混进了国家队,混到了韩国,已经不想忍了。所以面对南勇的批评,王艾非但没坐下,反而撇了撇嘴。

    阎世铎挥手制止了南勇接下来的批评,反而笑了笑:“小王,你有什么要说的?我们足球工作也讲究mín zhǔ,你有话可以说。”

    国脚们强忍惊诧,继续木呵呵的表情,但实际上脑子里转着的股票、传奇都已经无翼而飞,一个个竖着耳朵。

    “阎主席,首先我要说明一下,接下来这段话,不是国家队新晋替补队员王艾说的,也不是84国少队长王艾说的,是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硕士,图宾根大学哲学硕士,中国青年哲学学会会员,中国心理学会会员,青年哲学家王艾说的。”

    阎世铎微笑点头:“那好,有请我们的青年学者王艾发表讲话。”

    他算看出来了,王艾今天是非说不可的,虽然他不知道王艾的这股子气势和隐隐的愤怒从何而来,但他知道,在这里说,总比王艾出去对媒体说好。昨晚上他在北京家中看了电视直播,王艾和张斌、刘建宏的友好关系令他印象十分深刻。所以他根本就会考虑禁止王艾发言什么的。

    “家国情怀,中国人自古就有。身为国脚,从小在国家的培养下逐步成长,哪怕原本是个正义感薄弱的人,这么多年教育下来,也足以让我们为了国家荣誉而奋不顾身。尤其是他们。”说着,王艾指了指身边的国脚们。

    “他们这些60后、70后,是‘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的一代人’,从小就不断的接受爱国主义教育。我们今天在朝鲜半岛,如果时间倒流50年,他们这批人里一定不会缺少***那样的英雄。相比他们,我这样的80后、90后才是需要重点加强爱国主义教育的一代人,对他们而言,家国情怀已经镌刻在了血脉里。”

    满屋子的70后、60后、50后、40后表情各异,没人插话。

    开玩笑,人家王艾连青年哲学家的名头都摆出来了,你打断人家发言,人家要给你玩哲学怎么办?你听得懂吗?

    “阎主席,我能理解你特意赶来韩国给大家开会的用心,我也相信你的发言情真意切,饱含着足球界老前辈、社会各界对我们的期望。然而我必须要说,我们这批国脚不缺乏报效祖国的热情。参加国家队,个人的职业生涯、联赛数据、经济收入都会受到影响,然而我们还是二话没说,听到国家的召唤立刻就来报道,这难道还不够吗?”

    “长久以来,我们的足球运动的工作方法都有很强的军事色彩,源自于军队的政工工作。面对战争,我们要求战士们集体高于一切,降低个人的思维宽度,消除私心杂念,全力以赴追逐战斗胜利。而足球,不是这样。而足球毕竟和军队性质不一样。战争是残酷的、压力极大的,随时面对生命危险的。而足球比赛的烈度是远不如战争的。”

    金志扬突然插话:“足球难道不也是一种战争吗?”

    “足球需要死人么?”王艾毫不客气的反问,这会儿是纯粹的足球理念之争,哪怕私下里关系再好,这种事也不能让步。

    “金指导,远的不说,八一队是jiě fàng jūn队,军事化最强的队伍,战绩如何?”王艾反问道:“八一队的成绩已经非常清楚的说明了一个问题,那就是足球和战争有相似之处,但不是一回事儿。”

    “那是因为八一队缺钱,没有大额的企业赞助。”朱和元道。

    “guó mín dǎng八百万军队,美国赞助的,打过jiě fàng jūn了吗?”王艾再次犀利的反击。

    朱和元哑口无言。解放战争、朝鲜战争、中印战争、越南战争、珍宝岛,新中国四面八方都打过,都是以弱胜强。但是,八一足球队怎么就做不到以弱胜强呢?

    “这就是问题所在。足球不是战争,就像拳击不是斗殴一样。归根结底,体育具有一定的军事功能,但毕竟不是军事。足球说到底是一项体育娱乐活动,足球的规则为球迷的兴趣服务,而球迷的兴趣不仅是胜负,还有漂亮、技术、球星。我们建立在大陆军基础上的军事斗争工作方法,没有个人英雄主义发挥的余地,而足球就是十几个人的队伍,是一定要有核心和球星的,是有个人英雄主义的舞台的,甲a十几年的经历已经证明了这一点,在座的就有不少是被人崇拜的球星。现代足球规则来自于西方社会,而西方文明历来推崇个人英雄主义。这就使得足球运动的规则和规律是是不同于我国的军事斗争思想的。”

    阎世铎认真的思索着,敲了敲桌子:“小王,你说的有道理,那你说足球运动应该怎么搞?”

    王艾摇头:“太琐碎、太大,出一本书都够了。”

    阎世铎笑了笑:“嗯,我问的大了,那你说,我们这种动员会该怎么搞?”

    “不搞!”王艾斩钉截铁的道:“起码大赛前不该搞。阎主席,这支国家队组建了两年多了,类似的动员会已经开了很多次了,我们的国脚们已经足够紧张,家国责任他们每个人心中都有。在这种情况下还无xiàn zhì的加大压力,最终的结果不是百炼成钢,而是变成废渣。即便是古代炼铁,也不是无穷无尽的捶打下去,适当紧张有利于比赛,但紧张过度就是过犹不及。”11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