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九章 徒儿你先徒上

作者:书蠹诗魔作品集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泗县城外往东30里,五十个人跟在王虎的身后默默地走着。

    “四当家是不是有点太胆小了?咱们大老远的过来一趟,就这么回去了?”一个喽啰对另一个关系比较近的人小声说道。

    “嘘,敢说这种话,你不要命了?”另一个人不动声色的小声回应道:“几个当家的做事情,咱们只要照做就行,千万别多嘴。”

    “我知道,我只是不懂,四当家这么大老远的是图什么。”

    两人小声交流的声音被掩盖在嘈杂的脚步声里。

    天色渐沉,王虎停下来看了看周围,转头对身后的一帮喽啰说道:“夜里行路不安全,弟兄们,咱们就地休息,点上篝火,明早再走。”

    手下的五十个人应了一声,随即开始拾柴的拾柴,捉野味的捉野味,各自都忙开了。

    之前抱怨的那个人瞅了个空子,对另一个说:“今儿真是奇了怪了,咱们平日里走夜路还少了吗?怎么偏偏今天要在半路安营扎寨的?”

    另一个人回应道:“今儿四当家是有点让人猜不透,咱们哥俩今天晚上留点神,千万别睡过去,小心有什么事发生。”

    不一会儿,天色完全黑了下来,众人吃饱喝足,开始陆陆续续地躺下休息,只留下几个守夜的。

    此时,二狗和文秀才正趴在不远处静静地观察着这边的情况。

    “师傅,他们都睡下了,咱们干脆过去趁乱把他们那个四当家杀了,他们不就自然做鸟兽散了嘛?”二狗在这之前,几次都想要冲上前去,都被文秀才否决了。

    “再等等,我总觉得这个四当家有点不太对劲。”文秀才盯着远处那堆篝火说道。

    “哪不对劲?”

    “他如果今天是来探清楚咱俩虚实的,那应该今晚连夜赶路,赶紧回去报信儿去才对啊,为什么会在这里就地过夜呢?难道是发现咱们俩跟在后面,想要引诱我们出手,然后再来个瓮中捉鳖?”文秀才一半说给二狗听,一半自言自语道。

    “那师傅,咱们怎么办?总不能在这趴一夜吧?”二狗刚得了一把真正的剑,正想拿王虎练练手,体验一把江湖侠客的感觉。

    “嗯,咱们再等等,看看他究竟搞什么名堂。”文秀才这句话既是说给二狗听的,也是说给自己听。

    又过了半个时辰,篝火旁静悄悄的,留守看夜的的人也耐不住困倦,歪着头睡着了。只见王虎慢慢抬起了头,朝周围看了看,轻手轻脚地爬了起来,往外面走去。

    文秀才瞪着充满血丝的眼睛,赶紧把身旁的二狗给拍醒,说:“那个王虎动了,快!咱们也跟上!”

    二狗摇了摇头,拍了拍自己的脸,背着铁剑跟在文秀才后面。

    那王虎走几步就回头看看,似乎很怕有人跟着他。文秀才他们也不远不近地缀在后面,走走停停。不一会儿,只见王虎一闪身,钻进了一个山洞里。

    文秀才和二狗轻手轻脚地摸到山洞洞口,两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文秀才说:“徒儿你先上,为师给你断后。”

    二狗白了文秀才一眼,小声嘟囔着:“怕黑不敢进就直说……”说着,右手抽出铁剑握在手里,一猫腰,躬身钻了进去。文秀才等了一下,见没什么情况,便也拿出暗金匕首,跟着钻了进去。

    另一边篝火营地。白天抱怨的那哥俩偷偷睁眼看了一下,紧接着,一个人坐了起来,对另一个人指了指原先王虎躺下的地方。另一个人给他打了一个出去说的手势,两人一起悄悄地溜出了营地。

    “你说大半夜的,四当家的能去哪儿?”

    “我倒是想起来一件事儿。”

    “说说看。”

    “我在咱们寨子里听别人说,咱们洪泽帮几个当家的,在找一件宝贝。”

    “什么宝贝?”

    那人小心地看了看四周,确定没有人,才小声说道:“你知不知道前朝曾经留下两件江湖至宝?”

    “哥哥说的可是前朝的五岳令和重阿剑?”另一人心中一惊,连忙问道。

    “不错。据说大当家和二当家不久前在泗县附近发现了一个隐秘洞穴,洞穴中刻有天书及壁画,画中正是前朝失传二百多年的五岳令和重阿剑。而且大当家从洞中带出一方古印,刻的也是天书古字。咱们几个当家在宅子中日夜参悟,就想找出宝物的线索。”

    “那哥哥的意思是,咱们这四当家可能是去洞穴中参悟宝物的线索去了?”

    “嘘!此事你我万万不可声张,否则可能引来杀身之祸。”

    两人在周围巡视了一圈,见没有什么异常,就又回到营地躺下,假装没离开过的样子。

    文秀才一踏入山洞,才发现里面原来别有洞天。洞的顶端是一大片萤石,微微的发出光芒。在一片漆黑的山洞里倒也足够照亮前面的路。

    二人蹑手蹑脚地往前走了一段路,发现里面竟是一个人工凿出来的石室。那王虎正背对着他们,望着一幅壁画出神。

    眼前这幅壁画画的是前朝开国大将霍青大破西域诸国凯旋的事迹,几位西域国王一起献了一块纯净无暇的玉石作为臣服之证。旁边的第二幅壁画是霍青将玉石带回朝廷,请数十位顶级工匠,雕出一块玉牌,玉牌上一面刻有五岳山川,另一面刻有“五岳为尊”四个字。后来经人告发,霍青被皇帝处死,家人也受到牵连,纷纷被诛。

    就在文秀才他们也看的出神的时候,王虎忽然察觉到什么似的,猛地朝这边掷出一块石头,低声吼道:“什么人?”

    王二狗拉着文秀才一个侧滚翻闪到一边,紧接着提着他那口铁剑说道:“是我们。”

    一旁的文秀才从地上爬起来,说道:“王虎,又见面了。这儿想必就是你们洪泽帮说的那个宝物的线索所在吧?”

    王虎听了,死死地盯住文秀才,说道:“既然你知道了,今天怕是留你不得。”话音未落,整个人如猛虎下山一般朝文秀才扑来。

    “二狗!上!”文秀才往后一退,准备缩在一旁看好戏。

    王二狗手中剑光一闪,已是跟王虎对上了招。洞内昏暗,两人俱是看不太清,只能凭着眼前残影出招制敌。王虎毕竟江湖经验丰富,自知与二狗拼招式讨不了好,每次都是一击即走。而二狗则因为只能趁王虎靠近才能看清其招式,两人竟斗了个旗鼓相当。

    文秀才的手慢慢伸进怀里,掏出那包生石灰,解开绳子,拿在手中。

    “当!当!当!”洞中不断传来斧剑相击发出的声音。就在二人斗得难分胜负之时,文秀才算准时机,一包石灰粉往王虎面前一抛。王虎以为那书生扔了什么暗器过来,慌忙拿斧去劈,结果一斧下去石灰粉当空爆开,生石灰散的满洞穴都是。王虎哪知道文秀才竟如此无耻下流,竟用江湖上人人不齿的石灰粉暗算自己,登时石灰粉淋入眼睛,疼痛难忍,再也睁不开了。这一下王虎慌了神,开始在洞中乱劈乱砍起来。

    此时,文秀才则是拉着王二狗远远地跑开了。看着王虎在洞中状如疯狂的样子,二狗幽怨地看了一眼文秀才,说道:“师傅你刚才撒石灰粉的时候也不知道喊一声,要不是我知道你买了石灰粉,赶紧躲开,怕是连我也要中招。”

    “哈哈,喊出来敌人不就有所防备了嘛,哪里还能出奇制胜呢。再说二狗你冰雪聪明,肯定能明白为师的用意的。”文秀才替二狗拍了拍头上的石灰粉说道。

    二狗暗自白了他一眼,没有再说什么。

    过了一会儿,那王虎劈砍累了,靠在墙角大声的喘着粗气,叫骂到:“呸!卑鄙小人!只会使这种下三滥的伎俩,有种与我光明正大的斗一场!”

    “中!”话音刚落,文秀才手中的匕首已深深掷入王虎的胸腔。

    “噗!”王虎跪倒在地,一口鲜血吐出,两只手往前伸了伸,随即倒地毙命。

    文秀才用手扇了扇空气中的石灰粉,走上前去,拔出匕首,照例在王虎的衣服上擦了擦,开始认真打量起这间石室。

    刚才前两幅壁画描述的是霍青因玉被诛,而第三幅壁画则是霍青的一个幕僚带着五岳令和重阿剑以及救出的一个婴儿逃离追兵,隐居山林。第四幅壁画描述的是婴儿长大成人,凭着五岳令和重阿剑一统江湖,成为武林盟主,起兵反朝廷。第五幅壁画显示出,霍青后人起义失败被俘,将五岳令和重阿剑交于身边之人,自己则从容赴死。第六幅壁画最为简单,画的是一名男子在一座坟冢前上吊自尽。自此五岳令和重阿剑便失落不见,江湖上也渐渐开始盛传得五岳令和重阿剑者得天下。

    壁画的旁边刻着一些歪七扭八的字迹,像是甲骨文,又像是蝌蚪文,实在难以辨认。

    文秀才仰着头对着这几幅壁画看了好久,然后转头问二狗道:“这壁画你怎么看?”

    “师傅,我觉得这应该是那个将军后人的属下在上吊之前画上去的,我猜,要么他就是因为弄丢了五岳令和重阿剑,想在墓前以死谢罪,要么就是他把五岳令和重阿剑埋在了那座坟墓里,然后自己殉葬。”

    文秀才诧异的看着他,说道:“可以啊二狗,思维很敏捷嘛!这聪明劲儿都快赶上师傅我了!”

    “嘿嘿,谢谢师傅夸奖。”二狗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你说的不错,我猜那个属下把令牌和剑埋起来的可能性比较大,说不定就在这附近,你跟为师一起找找。”说着,文秀才拿出他那根硬度+1的擀面杖,在墙上一下一下的敲着。

    二狗拿着剑走到另一边,也学着文秀才的样子,用剑柄一下一下的敲着。忽然,二狗的剑柄与墙面击打时传出了空洞的砰砰声。两人对视了一眼,有戏!

    文秀才凑近那块地方一看,只见上面刻着一行小字:叩首千遍,宝物自现。

    “师傅,上面写得是啥呀?”二狗不识字,所以只好问文秀才。

    “哼,这上面说让我们磕一千个头,这宝物就会自动现身。”

    “哦,那我们赶紧磕吧。”二狗把剑插回背上的剑鞘里,纳头便要拜。

    文秀才一把拉住他,说:“诶,二狗,男人膝下有黄金,跪天跪地跪父母。随便一句话,咱们怎么能轻易就信他?”

    二狗挠了挠头,说:“那师傅你说怎么办?”

    “既然是让我们在这里磕头,那说明这附近绝对有玄机。”说罢,文秀才用擀面杖拨了拨脚下的土,果然在一层软土之下扣到了一个拉环。

    “快,二狗,帮我清理一下这些土。”文秀才十分激动,想不到古人这么没有创意,自己只不过从那些虚虚实实的套路中反推了一下,竟然这么容易就找到了宝物的所在。

    两人连挖带刨,不一会儿就清理出一块三尺见方的门板。打开一看,下面黑黢黢的,伸手不见五指。师徒二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又是一阵大眼瞪小眼。

    “徒儿你先下去探探路,为师在上面为你把风。”

    “师傅你还要不要脸?”

    文秀才一巴掌拍在二狗的后脑勺上:“为师给你脸了是吧?还不给我滚下去!”

    二狗委屈巴巴地揉着后脑,说道:“底下这么黑,怎么下去啊?”

    文秀才想了一下,说道:“这样,咱们先出去找两根粗树枝,权当火把。”

    二狗点点头,表示靠谱。

    不一会儿,两人各举着一根烧着的粗树枝进来了。二狗正要往下跳,文秀才一把拦住了他,说道:“别不知轻重,万一下面有机关怎么办?”说完,把王虎的尸体拖了过来,往下面一扔。过了一会,见没什么动静,师徒二人这才小心翼翼的跳了下去。

    只见下面又是个三丈见方的石室,石室中间摆着一口石棺,旁边立着一块石碑,这一次是用正楷刻成的,由于长期埋在地下,水汽浸润,上面许多字迹已经无法辨认,勉强能看出有缘,心诚,遗志,报仇之类的字词。想必是霍青后人的属下眼看主人身死,自知无法完成复仇伟业,便将五岳令和重阿剑埋在地下,等待有缘人来取,帮助自己完成复仇大业。只是谁又能知道,宝物重见天日之时,世间已改朝换代多年,百年大恨终成一场空。

    推开石棺,只见里面有一大一小两个精美的紫红色木盒,入手颇沉,闻之有淡淡的檀香味,竟是珍贵的紫檀木。打开一看,不出所料,小盒子里装着一块颜色质地皆是极品的玉牌,正是那壁画上的五岳令。另一个长盒子里用油布包裹着一把剑,想必就是当年将军霍青生前的佩剑,重阿剑。

    “哈哈,二狗,这下我们发财啦!咱们快出去!”

    “师傅你等你一下,你看那边!”

    文秀才顺着二狗指的方向看去,地上竟然是一堆白骨,地上还有一条因风化而朽烂不堪的绳子。想必就是那个画壁画的人了吧。

    师徒二人对视了一会儿。

    “徒儿你先……”

    “师傅你信不信我打你啊!”

    文秀才悻悻地摸了摸鼻尖,说:“咳,拿人家的手软,咱们就一起把这些骸骨放到石棺里去吧,也算是让这个前辈入土为安了。”

    说罢,两人在这堆骸骨前合掌躬身行了一礼,小心翼翼地将骸骨一根根的、整整齐齐地摆在石棺中,大略摆出了个人形。

    文秀才站在棺材前,诚心诚意的行了三礼,嘴里念叨着:“这位前辈,虽然你一心想要找有缘人帮你完成复仇大业,可是奈何前朝已经灭亡一百五十多年了,这些前尘往事,就让它尘归尘、土归土吧,祝你早日往生极乐。”

    二狗也跟在后面有模有样的念叨着。

    合上棺盖,文秀才和二狗两人爬出地底墓穴,再从山洞出来时,天已经微微破晓了。

    “师傅,我们现在去哪?”二狗背上背着铁剑和重阿剑两把剑,那枚五岳令,则保管在了文秀才怀里。

    “王虎已死,那些喽啰寻不到他肯定会乱成一团。咱们就干脆直奔洪泽湖,来个直捣黄龙!帮附近百姓灭了这一霸!”

    “师傅威武!”二狗趁机拍了个马屁。

    文秀才听着脑海里那个宣布任务已完成的语音提示,志得意满的笑了笑。

    接下来,就是锦上添花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