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38章为何8而厮杀

作者:纤奕之羽作品集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

    彼岸花保持沉默,她现在只想倾听“最伟大的屠龙者”的答案,那些人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对方要说什么。 ̄︶︺sんц閣浼镄嗹載尛裞閲渎棢つWw%W.%kaNshUge.co

    不禁的,昂热把手从衣服兜里掏出,又为自己点上一根烟,彼岸花知道其寓意,楚天骄也有同样的习惯,每当遇到烦心事时总会不自觉的吸两口,像是能借此发泄情绪一样。

    “罗萨琳·伊丽莎白,卡塞尔1964级学员,一个喜欢弹钢琴的小姑娘,毕业之后分配到法国分部。”

    “1970年的时候,她邀请我去听她的演唱会,我当时还在想,她的钢琴一直很棒,听众肯定非常多才对,但很遗憾,为了屠龙的事业,她不能太大张旗鼓,听众很少,算上我也就不到十几个人,都是她的朋友。”

    “我至今记得,那时她演奏的是《黄昏之夜》,说实话,那个年代如果出道的话,肯定也是天后级的人物,小姑娘很漂亮,很年轻,但她仍没能活过那一天。”

    “演奏结束后,那个区域突然苏醒一条三代种,为了保护普通群众,她死了,和那条三代种同归于尽,就死在我的面前,我也没能保护好她。”

    昂热用平淡的语气说出这个故事,如若是普通人必然会为之伤感、激动一下,可他没有。

    彼岸花仍旧沉默,而昂热吸了一口烟后,也说出下一个人的故事,那个叫做安东尼亚的人。

    “索菲亚·安东尼亚,卡塞尔1967级学员,是个德国少女,脸上有点雀斑,但的确很靓丽。”

    “当时的追求者很多,可她一个都没答应,实际上她有喜欢的人,也是卡塞尔的学生,跟她同级,还偷偷告诉对方,只要毕业的时候跟她表白必然同意。”

    “1970年的时候,她也死了,还是那条三代种,她为了掩护伊丽莎白,被龙炎烧死了,你知道吗?她还没毕业,只是个三年级生,祈盼已久的表白没有等到,那个男孩最后去了她死的地方当了执行官,说是要陪她一辈子。”

    “后来男孩也死了,他的葬礼是我亲自举行的,最后埋在女孩的旁边,这是他的遗嘱,他希望我这么做,真是很霸道呢,也不管女孩同不同意,可女孩也办法开口拒绝,不是吗?”

    说完这个人后,昂热的手颤抖一下,嘴中叼着的烟也落下一抹火光,将他锃亮的皮鞋烫出痕迹。

    但他并不在意,皮鞋坏了可以换,衣服起褶可以抚平,可这种感情一旦消失就再也不会出现。

    “他们会在一起的,一定。”

    彼岸花给予肯定。

    原来人类也会有这么多故事吗?

    “是啊,我也是这么想的。”

    昂热吐出一口烟圈,应和道。

    于是,最后一个人。

    “艾拉·玛莉提丝,卡塞尔1965级学员,我超喜欢那个小姑娘,很活泼,游泳成绩满分,没错,就是我评的,毕业的时候我送了她一把炼金匕首当做临别礼物,她和伊丽莎白是亲戚,当时演奏的观众里也有她一个,那时的她毕业还不到一年,唯一一次对抗龙种,就是三代种的级别。”昂热的视线转移到天空,那里乌云密布,但他还是希望能看到一颗星星。

    “所以,她……”

    彼岸花似乎知道了后续。

    “是的,她也死了,和一个龙侍相拥,我看见她的手中紧握那柄炼金匕首,上面还刻着「赠最有活力的玛莉提丝」,她杀死了龙侍,龙侍也杀死了她,我永远都不会想到,那个实战课近乎不及格的小姑娘,用她毫无攻击能力的言灵杀死了堪比四代种的龙侍,不愧是我喜爱的学生,真是优秀呢。”说出最后一句话时,昂热的语气很是颤抖,嘴中的烟差点掉了下去。

    “是的,她是个优秀的学生。”

    彼岸花如此感慨。

    或许,人类真的值得尊重。

    “真荣幸,她能被二代种点名表扬,如果那个小姑娘还在的话,我肯定要为她赋予最佳的校长奖学金。”

    嘴角一咧,昂热莫名的笑了一声,他低下头直视彼岸花,眼神充满寂寥,还有一丝怀念。

    “半个世纪过去了,她们的模样依旧刻在我的脑海中,无论是上学时期的调皮捣蛋,还是毕业时的兴奋与激动,都在这里,从来没有忘却过。”

    抬起手,昂热指着自己的脑袋,表情极其严肃,他一字一顿的又道:“不止是她们,还有很多人,每个学生毕业的时候,我都会去看一眼,那些文学家总说‘年轻的模样总是最好的’,可有些学生的模样只能停留在年轻的时候,他们不再老去,而我无法从中感觉到任何美感。”

    有些人,一旦忘却就将不复存在,昂热不想,也不能忘记他们,很多学生生前都是默默无闻的,没有任何媒体能够记载他们的屠龙事业,只有他还记得,他们也只活在一个老人的内心。

    “很多人都说,是仇恨引导你继续走在屠龙的道路,但我能从你的眼神中看到比仇恨还要压抑的感情,那究竟是什么?”彼岸花依旧站在原地,眼神中充满疑惑。

    “仇恨?他们都是这么说嘛,那也的确没错。”昂热轻喘一口气,眼前的二代种让他想起曾经的学生,总是好奇的问他各种问题,所以他才会回答。

    “可仇恨不足以承担一切,所有人都死了,只有我还活着,仅存活下来的我为所有人举行葬礼!”

    “每年,每月,每星期,每天!都会有毕业的学生从这个世界上永远消失,他们都是值得珍重的人,可能够为他们举办葬礼的人,只有我!”

    昂热的眼神愈发冷然,他指着身上那件黑色西装,漠然道:“看到这件衣服了嘛,从穿上他的那一天起,我就无法脱下,每一天都是他人的葬礼,每一天都是我的哀悼日。”

    “不知从何时起,我就在想,如果不这么做下去,还会有人从我身边离开,还会有更多人从别人身边离开,为了防止悲剧的发生,只能继续下去,这就是理由,龙和混血种,因此而厮杀!”

    彼岸花一言未发,但她已经明白了。

    ( =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