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章148章 枪杀逃兵

作者:王清谈作品集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前线的战斗忽大忽小、忽南忽北的打着,一处处战线被日伪军打穿。《八《八《读《书,.2■3.o⊥

    伪军这个词,就是从这个时期开始出现的。

    ‘伪’字,有非正统的意思,晋朝时,就称那些不正统的王朝为伪朝。日本人扶持的满洲国一出现,立刻被国人唾斥,直接称为伪满,其军队自然就称为伪军。

    仗越打,离承德越近,大批的难民就涌了过来。

    一般情况下,给难民划块地方,或者按排条路线,让他们后撤就行了。

    可是,难民里掺杂了很多逃兵。

    这些士兵或者是被打散了就跑回来的,或者是对战争十分恐惧而逃离部队的。如果按那些军阀之间的冲突,打来打去的是那些当官的,当兵的只求一口饭吃,很多新兵老兵都没去想这是一场国战,想逃,也就逃了。

    承德本地的部队基本上都是汤玉麟的,他现在就算把这些逃兵都抓到自己手里,也没什么qiāng弹给这些人,听到这个消息也无动于衷,不闻不问。

    可王洪却想到,这些逃兵如果不收拢起来,能回家住地的还好说,要是上山当土匪就成了一方祸害了。另一个,他心里还有跟日本人打一仗的想法,只是手里的人才只有这点民团,让这些当过兵的跑掉,就有些浪费了。

    于是,就设了路卡,开始抓捕收容这些逃兵。

    可刚把民团和手下的士兵组合起来派出去,没多长时间,听到了两声qiāng响。很快就有士兵就跑回来报信说,拦到个当官的,不服气,正在路卡那里吵闹。

    王洪二话没说,骑上马,赶了过去。

    那军官官儿不大,只是个营长级别。

    人很瘦,却因为穿戴是个军官模样,还带了五六个人,王洪手下的士兵只敢拦下来,却不好当场抓捕。

    这个营长说自己不是逃兵,却没有任何证明自己回来有军务的文书。

    士兵原本也没想拦下他们,可这几个人不正大光明的走过路卡,而是想从边上绕过去。¥♀八¥♀八¥♀读¥♀书,.2≠3.o◆却正好被一个士兵看到,两qiāng打过去,几个人就被推搡到了路卡这里。

    士兵们管这几个人要路条,没有;要军令,没有;要证件,居然也没有。就要把他们当成逃兵,下了他们的qiāng。

    可那营长对着一群小兵们摆起了官架子,一会说是回去找某某长官,一会又说给部队领给养和dàn yào。

    可是,别看这是民国时期,却也不是象后世电影电视里演的那样,通讯兵敢骑马跑过哨兵,军官敢在阵地上乱走。如此大的战争,又不是土匪,基本的军事规则,可没人敢不遵守。那军法可不是开玩笑的,军阀们也是执行战场纪律的。

    真要是送信的通讯兵敢不在哨兵面前下马,活不过三十米。

    所以,王洪带来的士兵立刻知道,这个营长没路条,没军务,是私下跑出来的。

    他们不敢处理这么大的官儿,只能叫来王洪。

    王洪还没到路卡那儿,就听到一个人大声的喊着:“老子堂堂一个营长,回去见一下老长官,谁敢拦?你?还是你?”

    围着他的士兵,一个个哭笑不得的站在那里,拿他没办法。

    这个营长刚喊完,见几个人拥着一个人穿着普通士兵服装,可军衔却挂着少将的人走了过来,他有点傻眼。印象中,好象是张六少派了他那个特别能打能杀的侍卫长过来,不会就是他吧?

    民国的人受清末文人影响,都很会给人戴帽子,明明王洪只算是张六少的手下,可他本事大些,官也大些,可因为在张六少身边的时候多,很多人就说成了是张六少的侍卫长。

    这个营长怎么当上的不用说了,但眼力还算不差,他立刻对王洪敬礼,然后说道:“鄙下张大标,58团3营营长,现回承德找长官汤玉山公办”。

    王洪根本不知道汤玉山是谁,听这名字,往汤玉麟身上联想了一下,就置之不理了。他到现在也多少知道了官场上的规矩,知道越多越没办法下手,就不打算多理会他身后的关系,直接问到:“路条哪?”

    这张大标愣了一下,心道:这人怎么连汤玉山的面子都不给?

    便说:“我是汤玉山汤团长的部下,汤长官回到了承德,我过来请示部队事宜,没开路条”。

    王洪看到路卡边上,已经拦下来的几十个各种打扮的逃兵,便生了立威的心思,就讲起了军规:“战时,无故不得出营防。有军务出行持军令,事毕落档;有其他事务出行持路条,事毕缴回。这军规,你知道吧?”

    张大标吓了一跳,马上说道:“我是汤主席的亲戚,确实有事找汤玉山团长,长官,您看,能不能通融一下?”

    这时,王洪手下的一个班长就扒在他耳边,小声把这张大标绕开哨卡的事情讲了出来,王洪就对手下的士兵说道:“把们他的qiāng先下了”。

    张大标也在部队里混了好几年了,听到王洪要收缴他们的武器,也不知道王洪到底是什么意思。见王洪的手下围上来,他一着急,脑子一片空白,下意识的就把手qiāng掏了出来。

    不管他是什么意思,围上来的士兵却比他还快,端起汤姆式冲锋qiāng,顶上了他。在他反应过来前,手上的qiāng就被几个士兵抢了下来,两个胳膊也被拧到了身后。随后,膝盖窝被谁踹了一脚,就跪在了地上。

    这时,这张大标才清醒了些,明白自己掏qiāng是个大误会,赶紧解释:“误会了,误会了,我是交qiāng,我是交qiāng”。

    他想到面前的是个将军,根本不怕汤玉山一个团长,就在地上哀求起来:“长官,我真是汤主席的亲戚,我是他四弟汤玉山的内侄子”。

    王洪对士兵摆了摆手,几个士兵立刻拖着他往路边走去。

    张大标以为要被当场qiāng毙,吓的挣扎着大喊了起来:“长官,我不是故意当逃兵的,我不懂打仗,才跑出来找我姑丈。您大仁大义,看在汤主席的面子上,饶过我这次吧”。

    路边被抓到的那一地逃兵,包括张大标,都没有什么国家大义,对军队也没什么归属感。当兵,混口饭吃而已。要是有亲戚关系当个小官,还可以喝喝兵血,干些私活,发点小财不在话下。可真正两军开战时,没能耐没胆量,就先跑了。

    见这张大标说出了自己是逃兵,一个士兵拿着张大标的手qiāng,顶在了他脑袋后面,随后看向王洪。

    王洪看着那些蹲在地上的逃兵,一个个都不觉得做错了什么,还在那里看着热闹。就知道,这要是不开qiāng,逃兵们就算收拢起来,也只是一群不能作战的废物。

    可不能打仗的士兵,留着他们干什么?

    王洪一狠心,就点了下头。

    “呯”,一声qiāng响,张大标一头扎在地上。

    逃兵们轰的一声,转身就要跑,可四周不是民团就是王洪手下的士兵,除了汤姆式冲锋qiāng,就是大刀、红樱qiāng,吓的马上又蹲了回去。

    余下的逃兵就被编成一个连,王洪让自己选出连排班长,开始在承德城门口修建起阵地来。

    汤玉麟听说了这件事,只能叫骂几句,却也无可奈何。

    现在四路日伪军全都与东北军接上了火,他现在关心的就是两件事儿:一个往哪儿跑合适;再一个,就是什么时候跑合适。

    八杆子远的亲戚被打死了,找王洪较真,搞不好还会被王洪惦记上。

    ------

    每章一说:从剑的长剑、宽厚、手柄等,能大致得出各种流行制式的应用范围。比如春秋战国时的三尺长剑{以周尺计量,约0.7米},一看就知道剑客采用近身突剌技术。汉剑的八棱剑有锏的感觉,却仍然以剌为主。唐剑流行于社会名流之间,剑舞与剑术结合,剑形优美影响至今。宋剑,军方定制剑为厚脊短身,重迂回突刺,力求近身破甲。明清剑漂亮,以民间把玩为主。11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