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401章 给我吧(7000)

作者:吾乃九千岁作品集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夏至颤抖的伸手,轻抚多多的小脑袋,哽咽道:“好…孩子!”

    感受到夏至温暖的手掌,多多抬头,再次冲夏至露出一个灿烂的笑,笑容灿烂而明媚。

    夏至却只觉得心酸。

    而因多多开口叫‘妈妈’,一时呆立当场的胡丽娜已回过神,指着跪在地上抱着夏至小腿不放的多多,气急败坏的大骂:“你这个白眼狼,我才是你妈,我才是你妈…”

    “你这个傻子,白痴…我要你有何用?你怎么不去死,怎么还不去死?”

    自己亲生女儿,傻了那么多年,第一次开口,竟然是叫夏至:妈妈!

    这让胡丽娜彻底失控,眼神恶毒的瞪着多多,恨不得当场掐死多多。

    胡丽娜不但骂,她上前几步,竟还想动手,伸出的巴掌,却被夏至一把抓住手腕,一双眼睛,尽显冷漠,“你不想要多多对吧?你嫌弃多多是傻子对吧?你觉得多多拖累了你对吧?”

    胡丽娜一张脸因嫉妒和愤怒而变得有些扭曲,闻言,毫不掩饰的大叫道:“没错,这种傻子,根本不配做我的女儿。”

    “那就给我养吧,”夏至语气平淡,却极为认真的盯着胡丽娜“把多多给我吧,我来当她妈妈。”

    “你?”胡丽娜指着夏至,一时间,仿佛喉咙似被什么东西给噎住,竟说不出话来。

    过了好一会儿,胡丽娜才颇为不解道:“夏至你是不是傻?你养一个傻子对你有什么好处?”

    “让人你有一个傻子女儿,你感觉很光荣?”

    “这些不用你管,”夏至态度冷淡道:“因为你这种人永远不明白,家人的意义。”

    “哼,”胡丽娜感觉自己受到了侮辱,冷声道:“你想要,我就要给吗?多多是我的女儿,我不会给你的。”

    “纵然是饿死…”胡丽娜眉目阴冷“她也是我的女儿。”

    “你?”夏至气的恨不得上去打胡丽娜两个耳光,但胡丽娜说的话却没错,多多是她的女儿。

    没有胡丽娜点头,夏至就不可能收养多多。

    夏至深吸口气,开口道:“你很缺钱吧?”

    胡丽娜闻言一愣,她的确很缺钱,她已经好久没下过馆子,没买过衣服了。

    胡丽娜不高兴道:“关你什么事?你想是想在我面前体现你的优越感吗?想要告诉我你很有钱吗?”

    “夏至你不要忘了,你的钱都是顾北城给你的,而顾北城是我前夫,是你把他从我手里抢走了,你这个不要脸的小贱人。”

    “啪!”

    夏至毫不犹豫的给了胡丽娜一巴掌,怒道:“嘴巴给我放干净些!”

    “你打我?”胡丽娜捂着涨红的脸颊,指着夏至,“你敢打我?”

    夏至毫不示弱“我就是打了!”

    “我跟你拼了,”胡丽娜说着就张牙舞爪的朝夏至扑来,夏至身上微微倾斜,同时伸出右脚,胡丽娜直接被绊倒在地。

    “哎呦,”胡丽娜仰头愤怒的看着夏至。

    夏至居高临下的看着胡丽娜,眼神漠然。

    胡丽娜甩给她的黑锅,夏至可不背,“胡丽娜你不要忘了,是你红杏出墙在先,是你先对不起顾北城,顾北城才和你离婚的,只要是个有血性的男人,都不会再和你过下去…”

    “是你自己断送了自己的大好姻缘,和别人无关。”

    胡丽娜被夏至说的面色发白,嘴唇发青,却还不服气道“可若不是你,我可能会和顾北城复婚,是你掐灭了我最后一丝希望!”

    “呵呵…”夏至冷笑,不想再和脑子有病的胡丽娜多说,直接道:“开条件吧!”

    “什么?”胡丽娜有些不明所以。

    夏至直截了当道:“你要怎样,才肯把多多给我养?”

    胡丽娜见夏至一脸冷漠,看向她的眼神中透着几分不屑和鄙视。

    胡丽娜被夏至的眼神刺激的心痛,当即想说:你做梦!我绝对不会把女儿给你的。

    可是话到了嘴边,又被胡丽娜给咽了回去。

    胡丽娜缓缓站起身,大脑飞速运转,虽然她很讨厌夏至,恨不得夏至去死,可是夏至之前说的话并没有错。

    胡丽娜很缺钱,非常缺钱,她想下馆子,吃好东西,想买漂亮衣裳,想买雪花膏,可是胡丽娜每个月发的工资,赵海波都给她要过去,用她的钱养赵家一家子,胡丽娜身上根本就没钱。

    虽然很憋屈,但胡丽娜想了想,还是道,“我要一万块钱。”

    夏至瞪大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胡丽娜,嘲讽道,“你疯了吧?胡丽娜,你是穷疯了吧?”

    夏至并不想用金钱来衡量多多,毕竟生命是无价的,孩子更不可能用金钱来衡量。

    可是夏至如果想得到多多的抚养权,想要成为多多的妈妈,就必须经过胡丽娜的同意,但是给胡丽娜一万块钱,夏至觉得自己并不是什么冤大头,于是夏至毫不犹豫的拒绝道,“这绝对不可能。”

    胡丽娜也知道自己是狮子大张口,不过她还是冷笑一声道,“夏至你就是伪善,你对多多好,不过就是想要赢得一个好名声罢了,你既然想从我手里夺走多多,却连这么点儿钱都不肯出,你还说你对多多好。”

    夏至嗤笑一声,“我对多多好不好,你说了不算,多多说了才算。”

    胡丽娜刚想说那个傻子不会说话,可又忽然想到那个傻子刚才开口叫夏至妈妈,胡丽娜心中更是郁气难平。

    夏至又道,“胡丽娜,我给你一千块钱,你给我写个保证书,以后多多和你就没有任何关系。”

    “一千块钱?”胡丽娜不屑道,“我胡丽娜的孩子竟然只值一千块钱,夏至,你侮辱谁呢?”

    夏至轻启薄唇,语气平淡道,“你要是同意,我就给你一千块,你若是不同意,我虽然同情多多这个孩子多灾多难,但我以后也绝对不会再管她,毕竟你才是多多的亲生母亲,你有责任把她养大,而我没有。”

    胡丽娜狐疑道,“你真能放下多多不管?”

    胡丽娜有些不敢相信,毕竟夏至已经养了多多六年了,就算养条狗,也该有感情了,怎么可能说放下就放下呢?

    夏至却装作一脸冷漠道,“你不信可以试试,毕竟我自己可是有三个儿子的,我并不缺多多这个傻女儿。”

    胡丽娜以己推人,觉得夏至的话说的很对,夏至一连生下三个聪明伶俐的儿子,不知道招了多少人的羡慕,而胡丽娜就是其中,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的人。

    胡丽娜犹豫了,夏至看着紧紧抱着自己小腿的多多,眼眸中闪过一抹疼惜,可很快又装作一脸冷漠的把多多的手一点点掰开。

    多多满脸茫然,呆呆的看着自己被夏至掰开的手指,似乎不明白夏至为什么这么做,她不想离开夏至,怕自己又被外人给带走。

    多多想要再次抱住夏至的小腿,夏至却毫不犹豫的后退一步,眼神冷淡,不再把多余的眼神留在多多身上,而是看向了胡丽娜,“既然你不同意,那么我也不强求,你把多多带回去吧,不要再来我们家了,我们家不欢迎你。”

    夏至说着就要进门,胡丽娜到底是不敢相信夏至真的不管多多,于是就没开口说话,却只见夏至步伐稳定的走进大门,而后砰的一声,关上了大门。

    看着紧闭的大门,胡丽娜有些慌神儿,虽然一千块钱太少了,可现在胡丽娜口袋里只有几毛钱,她甚至都快要忘了大团结长什么样儿了。

    而多多看着紧闭的大门和消失在门后的夏至,更是惊慌的“啊啊...”乱叫,嘴里模糊不清的喊着“妈妈,妈妈...”

    而后,趴在地上手脚在地上乱爬,终于爬到了大门前,瘦瘦的小手重重地砸在门上,嘴里模模糊糊的喊着,“妈妈,妈妈...”

    夏至身子倚靠在大门上,听到多多的呼唤,眼泪差点儿掉下来,她当然不是不管多多,而是胡丽娜那个女人太贪心了,她若是真的答应给胡丽娜一万块钱,那么胡丽娜之后肯定会提出更多苛刻的要求。

    夏至不是一个人,她也要为她的家而考虑,而且夏至笃定胡丽娜一定会答应那个条件,因为胡丽娜实在是太讨厌多多了,更重要的是,她缺钱。

    胡丽娜看着多多不停的拍打大门,可夏至却没有丝毫要出来的意思,心里就有些慌。

    周围不少邻居听到动静,纷纷走出来,就看到胡丽娜手足无措的站在夏至家门口,而多多则不停的用手拍打夏至家的门。

    众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

    但他们都不喜欢胡丽娜,也不想去和她说话,就站在大门口,看着这一切。

    胡丽娜被看得面红耳赤,咬了咬牙,再不犹豫,疾步上前,重重地拍打夏至家的门,咬牙道,“夏至,你给我出来!你的条件我答应了,你给我出来!”

    门后的夏至听到胡丽娜的话,终于是长长舒了口气。

    若是胡丽娜咬死不同意,那么夏至也毫无办法,只能和以前一样,偷偷的帮助多多。

    夏至没有立刻打开门,而是过了片刻,才打开了门。

    此时夏至脸上依然是那副冷漠的模样,门口的多多见大门终于打开,欣喜的一把抱住夏至的小腿,再不松开。

    她拼命的咧嘴,冲着夏至笑,这似乎是她表达善意的方法,夏至强忍着不去看多多,只是对胡丽娜道,“进来吧。”

    而后,夏至俯身把多多抱了起来,多多顺势抱住了夏至的脖子,小脑袋依靠在夏至的怀里,满足的闭上了眼睛。

    胡丽娜见多多对夏至一副完全依赖信任的模样,心中更是妒火丛生,更加厌恶多多这个女儿。

    夏至刚要迈步,却又停了下来,看向周围朝这边望的邻居,想了想,还是道:“各位嫂子,我有个事情要麻烦大家一下。”

    周围邻居和夏至相处的都很好,闻言立刻围了过来;

    “夏至妹子,你有啥事,尽管说。”

    “对。”

    夏至让众人进了门,然后道:“我想正式收养多多,还请大家做个见证。”

    众人一听,忍不住劝道:“夏至妹子,你可想清楚了,多多可是个傻孩子。”

    “是啊,多多以后可是个累赘。”

    “夏至妹子我知道你心软,可没必要给自己招来那么大一个麻烦吧?”

    夏至知道这些人说话虽然不中听,但确实是为了自己好,于是道:“各位嫂子放心,我已经想清楚了,我想收养多多当女儿。”

    众人见劝不动,就道:“那胡丽娜同意吗?”

    夏至点头“同意了。”

    有人不屑道:“她能不同意吗?在那个女人心中,多多从来都不是她女儿,是累赘。”

    “是啊,能把多多这个累赘甩掉,她高兴的很呢!”

    胡丽娜站在堂屋,也听到了众人的谈话声,她恶狠狠的瞪了夏至一眼,不满道:“你叫旁人来干嘛?”

    夏至淡淡道:“我让大家来,不过就是做个见证,以防你以后找我麻烦、”

    胡丽娜却冷笑一声“我才不会。”能把多多这个傻女儿,大累赘甩出去,胡丽娜不知道多开心呢!

    可夏至却坚持。

    那些军嫂也跟着道:“你这个女人没良心的,为了防止你以后找夏至妹子的麻烦,我们愿意当这个见证人。”

    “对,没错。”

    胡丽娜很想甩袖走人,可想到那一千块,她就舍不得了。

    夏至当着众人的面,又问了一遍胡丽娜“你是自愿放弃多多的抚养权吗?你是自愿断绝与多多的母女关系吗?”

    胡丽娜彻底豁出去,干脆点头“是!”

    胡丽娜此话一出,又招来不少军嫂的白眼和不屑,可她已经不在乎了。

    夏至拿出本子和笔,对胡丽娜道,“写保证,保证书里一定要注明和多多断绝母女关系,以后多多就是我的女儿。”

    胡丽娜看着面前的笔和本子,呼吸略显粗重,而后又看了看多多,见她依赖的靠在夏至怀里的模样,咬了咬牙,终于写下了保证书。

    写好之后,胡丽娜把保证书摔在桌子上,冷声道,“给你。”

    夏至此时也不在乎胡丽娜的态度,拿起保证书,仔细查看,发现没有问题后,又从屋里拿出印泥,让胡丽娜在保证书上按了个手印。

    夏至又把保证书给各位军嫂看了下,跟众人说道:“多多以后是我的女儿了,”接着又看了眼胡丽娜“我看胡丽娜日子过得苦,就借给她一千块钱,各位嫂子也做个见证,。”

    胡丽娜听夏至说:那一千块算借的,当即怒道:“你?”

    不等胡丽娜话说完,夏至就狠狠瞪她一眼,凑近胡丽娜耳边,压低嗓音,用只能两人听见的嗓音道:“借给你,你可以不还,但借条必须写。”

    这样一来,夏至就不算是买卖孩子了。

    各位军嫂也都是人精,知道什么意思,但都没有挑破,毕竟夏至做的事情,至少明面上挑不出毛病。

    胡丽娜暗讽夏至小题大做,但还是按照夏至的要求,写了一张欠条。

    又把这张欠条给几位军嫂看了下。

    夏至这才走进屋里,里屋没人,夏至拿出照相机,对着欠条拍了下,拿了一千块钱,又把欠条夹在钱里,放到桌子上,对胡丽娜道,“你走吧,以后多多就和你没有关系,你也不要再来找她,不管多多以后变成什么样子,都和你没关系了。”

    夏至说着,就侧身,挡住各位军嫂的目光,把夹在钱里的欠条,给胡丽娜看了眼,胡丽娜彻底放下心,她还真怕,夏至以后。真的会拿着欠条,找她要钱呢!

    胡丽娜放了心,随即冷笑一声,“我才不会来找这个傻子!”说完,紧紧攥着那一千块钱,转身快步离开了夏至家。

    夏至冷眼看着胡丽娜离开,这才完全放松下来,脸上又恢复了往常的平和淡然,揉了揉多多的小脑袋,夏至柔声道,“多多,以后我就是你妈妈了,你是我夏至的女儿。”

    夏至说完,又对各位军嫂说:“今天有劳各位嫂子了。”

    各位军嫂忙道:“不麻烦,不麻烦...”

    夏至送走了各位军嫂,这才抱着多多回家。

    夏至见多多一直搂着她没反应,仔细一看才发现多多已经睡着了,夏至把多多抱进了客房,放在床上,给多多盖上小被子。

    没过一会儿,郭嫂子就急匆匆来了,郭嫂子满脸担忧的问,“夏至妹子,夏至妹子…我刚才听人说你正式收养了多多?”

    夏至点头“是啊。”

    郭嫂子气得一拍桌子,骂道,“就没见过那么狠心的娘,几年来对孩子不管不问,只要我们去告领导,领导一找她谈话,她就哭,还把错误全都推到多多身上。”

    “可怜多多这个傻孩子口不能言,又不会告状,平白受了那么多的委屈,现在那个胡丽娜不但不感激你,反而还把多多这个累赘,彻底甩给你,她倒是轻松了。”

    夏至却爽朗一笑道,“我知道嫂子担心我,但这也是我愿意的。”

    郭嫂子看着夏至,赞道,“夏至妹子,你的教养是真的好,嫂子佩服你,嫂子只是为你鸣不平,说实话,多多那个孩子就是一个拖累,也就你家条件宽裕,能养得起。”

    “你换到别人家,谁肯平白养个傻子呀!可你真的就收养了,你让嫂子说你什么好啊?我的傻妹妹。”

    夏至拉着郭嫂子的手道,“嫂子,其实多多没有你们说的那么傻,她以后会越来越好的。”

    郭嫂子却不信,“傻妹妹呀,你见有几个傻子能治好的?”

    夏至却笑而不语,空间里的灵水虽然不能包治百病,更不能长生不老,但是却能强身健体,多多喝了那么多年的灵水,病情已经在好转了。

    夏至相信多多以后,会越来越好,只要多多以后生活能够自理,再加上有夏至的看护,在这个世界上活下去并不难。

    多多毕竟是个无辜的孩子,夏至不可能眼睁睁的看她去死,去受nuè dài,夏至对小孩子总是保留着一分纯真的善良。

    夏至收养的多多这件事情,很快就在大院里传开了,胡丽娜又招来一顿骂,可是她已经不在乎了。

    胡丽娜拿到钱之后,第一件事就是去下馆子,等她吃饱之后,又去买了两件新衣裳。

    傍晚,三个孩子回家,看到多多正乖乖的坐在门框上,看着夏至做饭。

    夏至见三个孩子回来了,立刻上前问道,“你们今天在学校里,没有淘气吧?”

    小猴子骄傲地一拍胸脯,道,“妈妈,我在学校里可听话了,老师经常夸我,你就放心吧!”

    小鱼儿却立刻举手,向夏至打小报告,“妈妈,大哥今天在学校里跟人打架了。”

    小猴子脸上骄傲的表情,当即僵在脸上,怒瞪小鱼儿,“你这个小叛徒!”

    小鱼儿却哼哼两声,丝毫不畏惧小猴子,得意道,“我说的是实话,老师说:撒谎的不是好孩子。”

    夏至当即看向小猴子,问道,“怎么回事儿?为什么跟同学打架?”

    小猴子嘟嘴道,“我想玩乒乓球,那两个人一直占着台子,真讨厌,我一时心急,就跟他们打起来了。”

    夏至道,“那你可以告诉老师啊。”

    小猴子却理直气壮道,“妈妈,告诉老师是懦夫的表现。”

    夏至却板脸严肃道,“可是打架是不对的,是莽夫的表现,现在妈妈罚你面壁思过,一个小时。”

    小猴子闻言哀嚎一声,撅着嘴,走进客厅,面对着墙,嘴里嘟嘟囔囔,不知道在说什么。

    夏至又看一下小鱼儿和小包子,问到,“老师今天有没有布置作业呀?”

    小鱼儿快速道,“有。”

    小包子却平静道,“妈妈,我在学校已经做完了。”

    小包子是个十分安静的性子,话也少,还特别懂事,夏至闻言,就揉了揉小包子的脑袋,夸赞道,“小包子真厉害,去玩一会儿吧,一会儿吃饭。”

    小包子点点头,又拿出那本厚厚的数学字典,坐在小板凳上看的出神。

    小鱼儿则正拿着自己的小书包去客厅里,写作业去了。

    等晚上顾北城回来,一家人围坐在桌子上,顾北城看着坐在桌子边的多多,心下疑惑:今天这个孩子怎么没回去?

    夏至却已经开口道,“北城哥,我有个事情没有跟你商量,就擅自做了决定。”

    顾北城见夏至一脸严肃,忙道,“媳妇儿,你怎么了?咱家的事儿一向都是你说了算,不管你做什么,我都支持你。”

    夏至闻言,脸上严肃的表情也绷不住了,嗔怪了顾北城一眼,然后又看了三个儿子一眼,这才道,“以后多多就是我们家的人,是我夏至的女儿,是你们的姐姐。”

    又看向顾北城,“也是你的女儿,我已经收养了多多。”

    顾北城闻言,倒是没有反对,而是问道,“媳妇儿,你想收养多多,我没意见。”毕竟夏至已经养了多多六年,顾北城也不在乎这么点儿小事儿。

    只是顾北城担忧道,“胡丽娜那个女人恐怕不会同意。”

    三个孩子瞪着大眼睛,看着夏至和顾北城,懂事的没有插嘴。

    夏至闻言,却冷笑一声,“北城哥,你放心吧,胡丽娜已经答应了,条件是我给她一千块钱,而且她已经写了保证书。”

    夏至说着,把保证书拿出来给顾北城看,顾北城仔仔细细的看了一眼,然后递还给夏至,点了点头道,“既然你想收养,那么就收养吧,家里一切你做主。”

    夏至感动的拉着顾北城的手,小声道,“北城哥,你真好!”

    顾北城高兴的哈哈大笑,然后认真的看着夏至,“我会对你好一辈子的。”

    夏至又看向三个儿子问道,“你们有什么意见?”

    三个儿子齐齐摇头,“听妈妈的。”

    夏至高兴道,“那好,以后多多就是我们家的人了,是你们的姐姐,以后多多若是受了欺负,你们可一定要帮姐姐呀!”

    小猴子率先表态,“妈妈,你放心吧,有我在,没人敢欺负姐姐,谁敢欺负姐姐,我就打谁!”

    夏至闻言,苦笑一声,看向顾北城,说道,“你不觉得咱们儿子有暴力倾向吗?”

    顾北城装傻充愣,“有吗?我觉得男孩子这样挺好的,咱爸不是说过,调皮的孩子聪明!”

    而且顾北城看向小猴子,问道,“小猴子,你以后想做什么?”

    小猴子毫不犹豫道,“我要像爸爸一样做军人,保护祖国和人民,成为领导的好战士。”

    顾北城高兴道,“好!”

    然后又对夏至道,“小猴子是个当兵的好苗子,我打算教他一些拳脚。”

    “小鱼儿和小包子也可以学,这套拳脚是以前一个道士教我的,练好之后虽然不能飞檐走壁,却能强身健体,平常四五个大汉都进不了身。”

    “不管小猴子以后会不会进部队?这对男孩子来说都是好事儿,至少不会受人欺负。”

    夏至闻言倒是没有什么意见,点头赞同道,“我同意。”

    小猴子听顾北城说要教他一套拳法,当即兴奋大叫道,“爸爸,爸爸…你现在就教我吧!”

    顾北城却道,“先吃饭,吃完饭再学。”

    “好嘞!”

    小包子和小鱼儿年纪毕竟小一点,但脸上也表现出了兴趣,明显也很想学。

    接着一家人,就欢声笑语的吃完饭。

    胡丽娜穿着新买的漂亮衣服,没敢回京城的家,直接住在了宿舍。

    第二天,赵海波就来大院找胡丽娜,胡丽娜不回家,谁来给他们做饭、洗衣服?

    这几年来,赵海波也不是第一次来部队大院了,部队大院的人几乎都认识他,这还是沾了胡丽娜的光。

    守门的战士,没有阻拦赵海波,赵海波顺利的来到胡丽娜的宿舍。

    “咚咚…”

    赵海波敲响了胡丽娜宿舍大门,多了好久,里面却依旧安安静静,显然,屋内没人。

    赵海波不满皱眉,见有人从走廊里过,就问“同志请问,胡丽娜去哪了?”

    被拦住的那人,见是赵海波,胡丽娜的爱人,当即冷了脸,态度冷淡道:“胡丽娜去哪了?我哪知道了,你去问别人吧。”

    赵海波被挤兑的脸色涨红,想到这里是部队大院,忍者没吭声。

    这几年,革委会的人没以前那么好混了,他也没了以前的底气。

    之后,又有人从走廊里过,赵海波想上前问话,却没有一个人肯搭理他的。

    赵海波受了一肚子气,心中更加恼恨胡丽娜。

    此时,胡丽娜刚从食堂吃完饭,脸上带着几分满足,心中想着:有钱就是好,大肉包子就是比杂粮馒头好吃。

    吃饱后,胡丽娜脚步轻快的回宿舍,路上不少人对着胡丽娜指指点点,眼中满是嫌弃,胡丽娜却都视而不见,因为她已经习惯了。

    两个文工团的女孩,刚从宿舍出来,就看到了胡丽娜,两人同时对着胡丽娜翻了一个白眼。

    “你听说了吗?胡丽娜把自己的女儿卖给了夏至嫂子。”

    “我知道,不过,不是说送吗?”

    “送?”一女孩轻嗤一声“那是夏至嫂子谨慎,毕竟买卖孩子犯法,夏至嫂子不想落下把柄。”

    “那倒也是。”

    “听说:夏至嫂子可是借给了胡丽娜一千块钱呢!”

    “我想这钱怕是要不回去了。”

    “呵呵,她要是还钱,才怪了!她脸皮厚着呢,你看她身上穿的那件新衣裳,可是要一百块钱一件呢,钱都花光了,用什么还?”

    “多多有这样一个妈,真是可怜。”

    “多多现在已经是夏至嫂子的闺女,也算是苦尽甘来了,夏至嫂子可是个好人。”

    “对,来部队大院这么久,我最佩服的就是夏至嫂子…”

    两个女孩嘀嘀咕咕的远去,而胡丽娜也走进了宿舍楼。

    胡丽娜刚拐弯,就看到了等在门口的赵海波。

    胡丽娜脸上的笑当即就僵在了脸上,身体也不禁微微颤抖起来;

    而赵海波也发现了胡丽娜,特别是看到胡丽娜身上的新衣裳时,那张脸在昏暗的走廊内,更多了几分阴狠……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