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十第九十二章 剑门剑十七

作者:老牛拖破车作品集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佛像消散,天地归于平静。

    但所有人的内心,却无法平静。

    特别是离这边最近的几波人,天姥山那边,所有人都停下了对老人的围杀,全都看向这边,老人亦是愣在当场。

    再近一些,刘大力带着冯菁菁和马东平,向后退出了很远,几乎要回到天姥山众人的那处战场。

    不仅刘大力和冯菁菁满心震撼,马东平亦是难以置信。

    想当初,他和苏小七刚刚遇上的时候,这家伙为了杀掉地玄门的那位供奉,可以说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可这还不到一年,他虽然还跟当初一样是个元丹境,但这变化,简直不可同日而语。

    这家伙,先是元丹杀观海,之后起朝山大会上,又观海杀照神,如今更是元丹战洞府。

    这些作为,不说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但确实堪称前所未有了。

    以前听到苏小七在南边的传闻,他还不全信,如今亲眼所见,让他不得不信。

    这个家伙,简直就不是人。

    当然,苏小七本身的境界虽然只有元丹境,但马东平很清楚,当初在青鸾郡,苏小七是走到过观海境的,而且从起朝山秘境出来之后,似乎还达到了照神境。

    他马东平眼窝子浅,看不出端倪,但他那个谷主爷爷,却是眼光毒辣的存在,当初就看出了一些端倪。

    虽然不能真正的解释清楚,但说过苏小七是舍弃了所有修为,重新修炼,但因为见过了照神境的风采,所以不论眼界,心境,都完全不同,有点涅盘重生的意思。

    当时马东平便觉得难以置信,舍弃原本的修为,一切从新开始,这得需要多大的勇气,得有多狠的心?

    他马东平自认放在自己身上,肯定做不到。

    所以马东平再见到苏小七的时候,就知道他本身的境界确实只有元丹境,可以说连自己都不如,但真正的战力如何,则是未知。

    那座建筑,此刻已经夷为平地。

    场中,尘土弥漫,什么也看不清楚。

    以马东平对苏小七的了解,此刻都不免有些担忧,更何况其他人。

    他们虽然不明白只有元丹境的苏钱,为何能有跟洞府境强者一战的能力,但元丹境,毕竟只是元丹境而已,在修行界,甚至连入门都算不上。

    虽然担忧,却没人敢上前。

    在所有人的目光下,尘埃缓缓落下,一颗光头率先映入眼帘。

    胖和尚竟是毫发无伤,站在那里,脸上依然挂着慈悲的笑容。

    见此,马东平心里一沉,握着剑柄的手,又紧了几分。

    但他没有拔出那把剑,因为废墟里,爬出了一个人。

    满身尘土,青衫破败,左手撑着一把油纸伞,右手握着一把剑柄,因为剑身已经不见。

    看到苏小七颤颤巍巍的爬起来,所有人内心的震撼,简直比刚才看到那一道刀光和大佛还要强。

    这家伙,竟然还没死。

    苏小七终于站直了身子,摇了摇有些晕乎乎的脑袋,抖掉那些头上身上的尘土,然后看着手中已经没了剑身的剑柄,叹息一声。

    胖和尚摇了摇头,“阿弥陀佛!小施主身上的宝贝倒真不少。”

    他说的,自然是苏小七手中的那把伞。

    苏小七将伞收拢,换了右手拿着,平复一下此刻震荡不已的元气,笑着道:“可就算在下双手奉上,大师还是要杀我,再者,在下可以不要这条命,但这把伞……”

    他虽然没有说完,但意思已经很明显。

    伞在人在,伞丢人亡。

    因为这把伞,是云素音留下的,因为这把伞,时刻提醒苏小七,不论过去多少年,也不能将她忘记,也要记得,有那么一个女子,在等他变强,然后去找她。

    云素音留下这把伞,当然是想让这把伞保护苏小七,但真正的初衷,是要提醒苏小七别将她忘记。

    大道漫长,岁月悠悠,有些东西可以记在心里,但时间太长,难免忘记,是需要某些东西来提醒的。

    胖和尚笑着道:“小施主先前的一刀,虽然厉害,但也很不要命,若非有这把伞,恐怕都不需要贫僧出手,小施主此刻已经早登极乐,得见我佛了。”

    他顿了顿,接着道:“只可惜,小施主若是能再出一刀,就算是贫僧,恐怕也很难抵挡,可惜啊可惜,小施主的境界,实在太低了。”

    苏小七抬起头来,笑着道:“是吗?”

    胖和尚一愣,一张笑脸竟是皱起了眉头。

    因为苏小七已经收了油纸伞,手中多出了一把刀,短刀。

    而他的气势,竟是在不断攀升。

    元丹?

    是,但又不是。

    当然也不是观海,更不是聚星,洞府。

    却有点像是照神,可又似乎只是元丹。

    以胖和尚的眼界,竟是说不清楚这是怎么回事。

    他沉声道:“小施主强行出刀,就不怕虚脱而死,反噬而亡?”

    他突然觉得这是一句废话,那家伙的刀意,本就一往无前,何惧生死?

    苏小七笑着道:“再出一刀,在下确实会死,但大师你也不会好过就是了。”

    胖和尚眉头皱得更深。

    这世上,竟然还有人敢威胁他,而且还只是区区一个元丹境的家伙。

    但苏小七所说,确确实实又是实话。

    经过刚才的交手,他比谁都清楚那一刀的不俗,如今虽然还未完善,就已经有如此威力,假以时日,必然堪称逆天。

    以自己的实力,接下一刀,确实不难,但要想接下两刀,就有些勉强,虽不至于会被这小子一刀直接劈死,但也绝不会好受,弄不好这一战还会成为他大道上的阻碍,再想在修行路上更进一步,就只是妄想了。

    而且这家伙一刀之后,必定会被反噬而亡,就算今后他想解开这个心结,也无从下手。

    此时此刻,他竟是有些进退两难。

    这还是修行之后的数千年里,第一次遇上这种情况。

    他看向苏小七的眼神,显得有些意味深长。

    从某些方面来说,他竟是有些羡慕眼前这个少年,确切的说是羡慕他那种一往无前气势,但这种东西,羡慕不来,同样的一刀,换另一个人使出,便会有不同的效果。

    他不由得会想,如果自己跟眼前的少年位置对换,自己有没有勇气再使出一刀?

    他觉得不大可能。

    难道自己修行了上千年,勇气竟还不如一个初出茅庐的元丹境后生?

    数千年来,坚如磐石的道心,竟是在此刻,有了一丝轻微的动摇。

    他很清楚这是何等可怕的事情。

    所以眼前这少年,必须死,而且必须由自己亲手杀死,而不是死在他那一刀的反噬之下。

    若是这一刀挥出,这少年倒是死了,但自己却输了。

    输在勇气,输在心境,一步输,便是步步输。

    说不得自己还要被这一刀弄的狼狈至极,甚至可能因此而将性命丢在这里。

    因为他很清楚,自己的出现,暗中是有很多人窥探的,之所以一直没有出现,无非就是等待一个合适的机会而已。

    就算不死,逃出了这个叫碧云州的地方,他自己也逃不出今天这场莫名其妙的心境之争。

    苏小七所有的气势,已经完全融入刀中,他可以肯定,自己这一刀下去,这胖和尚绝不会好受,就算不死,最少也得留下一只手。但同时他更清楚,这一刀下去,自己必死无疑。

    没有人不怕死,能活着,谁也不愿意死。

    更何况他还有那么多牵挂,还有那么多没有完成的事情。

    比如去一趟极北之地,看看自己母亲当年战死的战场。

    比如去神都,看看那位自己的亲生父亲,看看自己那位从未见过面的妹妹。

    比如带着黑军和天机阁,找到那头潜伏在须弥国的大妖,为云素音报那一拳之仇。

    比如……很多很多。

    最重要的,是他才跟云素音分开,甚至都还没弄清楚云素音去了哪里,怎么能这么快就死在这里。

    但他没得选择,这一刀,既然已经拿起,就非出不可。

    因为这一刀不出,他即使活着,这一辈子都不敢再出刀了,一个连刀都不敢出的刀客,怎么可能变强。可如果不变的足够强大,又怎么可以去见她。

    若此生不见,死又何惧。

    他突然仰起头,战意高昂,对着胖和尚说道:“我这一刀,名为戴月,仙佛不惧,神魔共诛!”

    刀光,无处不在。

    人们只觉得眼中所见,唯有刀。

    风是刀,树是刀,建筑是刀,阳光是刀,人也是刀,整个天地都是刀。

    而且,这绝不是错觉。

    而是那种刀意,似乎已强过了天地间所有的意。

    刘大力瞪大双眼,干着嗓子呐呐的道:“这家伙竟然这么强。”

    马东平比他也好不了多少,“一年未见,如今见他,我都忘记了当初他的样子。”

    冯菁菁愣在原地,她没有什么感叹,可却又百感交集,脑袋里一片空白。

    胖和尚双眼一瞪,周围的空气顿时躁动不安起来,他的身上,金光大作。

    强大的气势,瞬间弥漫着这片天地。

    天际之上,有梵音低吟,一尊更大的佛像破开云雾,降临这片天地。

    众人不由自主的仰起头,在那佛像的强大威压下,人们竟是忍不住要匍匐朝拜。

    苏小七眉头皱起,这个家伙,竟然不是洞附境,而是无妄境!

    但他这一刀并没有任何迟疑。

    无妄境又如何,且出刀再说。

    “大和尚,偷偷摸摸跑到这里来,欺负这么一个后生,也不怕被人笑话。”天际之上,一个声音如惊雷般炸响,没有人知道这声音从何而来,因为那声音,就像是无处不在。

    苏小七刀已出,便没有收回的道理。

    刀光如月光,向着四周弥漫开来,向着那尊大佛劈砍而去,那气势,竟似乎要将这尊大佛从中劈开。

    天地间又响起一声叹息,只见那些刀光竟是凭空消散,而在那尊大佛之上,站着一个人,与大佛的身躯相比,就像是一只蚂蚁。

    但就是这只蚂蚁,让那尊大佛一丈丈崩碎,消失。

    下一刻,一剑当头砸下。

    胖和尚面色剧变,身体一下向后退出数十丈距离。

    在苏小七身前的上空,那人手提一柄三尺剑,背对苏小七,所以苏小七只能看到他的背影,一袭青衫,身形消瘦,身高甚至还不如自己,但却给人一种可以顶起整个天地的感觉。

    他一剑之后,便不再出剑。

    而对面的胖和尚,嘴角已经渗出鲜血,身上那件金色袈裟更是寸寸炸开,他那如金子塑造一般的身躯,多处出现了剑痕。

    只听这人说道:“入乡随俗,既然来了这边,就该遵守这边的规矩,你若是继续以洞附境行走,我自然管不着,但既然敢动用无妄境的实力,就很该死了。”

    胖和尚双眼眯成了一条线,显得有些难以置信,沉声道:“你是剑门剑十七?”

    青衫男人笑道:“哟,想不到我这排名十七的梗,你们那边也知道?”

    胖和尚急忙双手合十,“是贫僧逾规,还请前辈看在禅师的面子上,留贫僧一条性命。”

    青衫男人摇了摇头,“这规矩即是禅师,符圣,剑尊三位共同定下,任何人敢坏这规矩,就得死,三门之人,就更得死。”

    说这句话的时候,他手中的剑已经离手。

    只见那和尚双眼一瞪,还来不及发出声音,头颅就已经冲天而起。

    这边,青衫男人收剑入鞘,抬头对着天际笑道:“老禅师,不用谢我帮你清理门户,顺手为之而已,就更用不着去剑尊那边给我邀功了。”

    当然不会有人回应。

    他转过身来,看着苏小七。

    苏小七也看着他。

    也正是两两想看,苏小七才发现眼前之人看起来年纪并不大,穿着随意,不修边幅,跟当年苏如凡的样子,倒是有些像。

    许久后,这人才叹息一声,“人是不错,可干嘛偏偏练刀呢,可惜,可惜。”

    苏小七抱拳道:“多谢前辈大恩。”

    确实,这人出手,虽然化解了他那一刀的所有刀意和杀意,同样也让苏小七免除了这一刀的反噬。

    不论任何招式,不论任何修行,都讲究一个意,而这个意,有去有回,且往往回来之后比去时还强,以苏小七现在的身体状况,这一刀要是回到他的身体中,下场只有一个,那便是承受不住这份刀意,爆体而亡,死无全尸。

    这人摆了摆手,“这只是我的分内事。”

    他接着又道:“我叫风剑行,因为剑门排名十七,别人都叫我剑十七,你要想学剑,可以找我。”

    苏小七一愣,抱了抱拳,却不知道该称呼风前辈还是剑前辈,只得道:“多谢前辈好意,晚辈还是比较喜欢练刀,不过我有个朋友却是学剑的。”

    剑十七指了指后方的马东平,“你说他?”

    苏小七笑着点头道:“我这朋友剑术方面天赋极高,若能得到前辈指点一二,日后成就必定不低。”

    剑十七摆了摆手,“指点就算了,我当年在这里留下了一本剑谱,若是他能够找到,自然是他的造化。”

    说完,他又看了苏小七一眼,笑着问道:“真不打算学剑,你看我刚才那一剑,多威风。”

    苏小七黑着脸,摇头苦笑道:“能够得到前辈赏识,自是晚辈的福气,可晚辈答应了别人,这辈子都只能练刀了。”

    剑十七点了点头,叹息一声,便不再多言,直接离开了这方天地。

    两人的对话,马东平自然都听了进去,原本在苏小七说他的时候,他也想上去见过这位前辈的,但看到对方摆了摆手之后,他便停住了脚步。

    这名剑道前辈看不上他,他没有任何失落。

    毕竟人家的修为境界摆在那里,一剑就能让无妄境强者人头落地,自然不会看上他这小小的观海境。

    没能得到这位前辈的指点,但对于苏小七的感激不能没有。

    他将怀中的那卷羊皮卷拿在手里,正是一本剑谱,名叫《清风剑法》,是苏小七找到之后,送给他的。

    清风剑法,风剑行?莫非这就是他说的那本剑谱?

    世事无常,这世间的一切缘法,实在让人不得不感叹。

    马东平在这里转了一天,却什么也没找到,苏小七一进来,就找到了这本剑谱,之后这本剑谱的主人凭空出现,就是想让苏小七跟他学剑。

    可见两人之间,冥冥之中是有某种缘分的。

    可苏小七找到这本剑谱之后,看都没看,就送给了马东平,等到这剑谱的主人出现之后,他拒绝了此人的好意,反倒推荐了马东平。

    这其中,又是马东平跟剑十七的缘分了。

    因为他马东平,注定会继承剑十七的剑法造诣。

    在剑十七走后,已经离开的杨紫潭和陆典,竟是突然回来。

    两个人的脸色看起来都不大好,就像是受到了很大的惊吓。

    对于这两人,刘大力和马东平都没什么好感,马东平还沉浸在这份奇妙的缘法转换中,刘大力则是冷声道:“你们怎么又回来了,想乘这时候坐收渔翁之力?那很不好意思,得问问老子的拳头答不答应。”

    杨紫潭满脸颓丧,“别猜了,今天我们都得死在这里,谁也逃不掉。”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