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两百一十八章  不可控的,是人心

作者:翩百里作品集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这可不是一件小事,尊贵的皇子竟是因为与太子同争一女子,被打入大牢,史无前例。

    太子宽厚仁慈,居然还会为抢自己未来太子妃的人请求饶恕,这也让不少人对他刮目相看,纷纷称赞,太子殿下胸襟宽厚,定能当重任,名声也是更上一层。

    百官也暗暗议论,果真是红颜祸水。女子太过貌美,轻则兄弟反目,父子生恨,重则祸国殃民,毁坏国家基业。谣言四起,皆道白霖霜是妖女,是上天派来扰乱云沧太平盛世的妖女。同一时间,民间传出她独自与云期蔚在如风轩用膳的事,众人附和:难怪五皇子为求红颜,竟敢与太子抢人,原来早就有苟合之嫌了。如此说来,为博美人一笑,为博佳人欢心,就算与自家老爹叫板,也是情有可原,事出有因。

    谣言越发凶狠,不过半日,已传遍了俞临城的各个角落,似要将她毁得彻底。白霖霜不由感叹人类的强大,古代有后宫传,今日有键侠传。后宫不单单包括后宫那弹丸之地,也指所有能将人从光明推入黑暗的阴暗之地。不论对方是否出于恶意,只要参与了,便算不得一个君子。故而,还是要道:“说话做事应当慎重,否则就是会害了人,有时也会害了自己。”

    心想,他们不知道这流言的杀伤力,她可是清楚得很。如今这般光景,是要毁了她。她很明白被冠上一个妖女的称号意味着什么。

    午后,细雨绵绵,打在窗上,却没有发出明显的声音,只是细微,如人浅淡的呼吸声入耳,不高不低,不多不少,多了几丝韵味。如此天气,出去游走再合适不过。

    宫中的事情已告一段落,她也懒得去思考。当下,立在垂湖之上,岸边稀疏的人匆匆赶路,完全不似上次来之时的热闹与祥和。仅仅是三个月的差距,便是物是人非。或许,人们不喜这般景。

    她却还算是喜欢。

    湖面上落下点点细雨,缀织成一徐徐浮动的波纹,只是那波纹太过微小,若不仔细观察,压根看不出动静。

    只是因为太过卑微,在湖面的一个回顾过后,就与它分身交错,再不肯施舍它丝毫的注意。正如一个过客,走了便是走了,也许对面迎来,会两相看,也或者,目中没有彼此的身影。

    只是,那一瞥过后,山河平静,再无瓜葛。

    它与对方的交集,也仅仅局限于那一瞥。如果想要再得到一些,再过分一些,纯属是——异想天开。

    将自己包裹在庞大宽松的斗篷之内,透过面纱,她望着,飘飘似水,山河清风,绿树成荫,十里人家,淡淡沉思。

    “xiao jie,奴婢不明白,您为何不挑一个好的时候再来这里。今日这天气着实差了些。您看,路上都没有多少人,怕是都冷得缩在家中取暖呢!”

    幽韵瞥了瞥白霖霜斗篷下的脸,一脸疑问和不解。停留在这里的记忆,还是上次与白家那几个女人一起来时的场景。她还清楚地记得,白丹云可是在这一片湖中断了气。此刻,天色阴沉沉的,些微雾色朦胧,看不真切无穷远山之中的景色,是很费脑。

    若是身后蹦出白丹云的鬼魂来吓唬她,那可就糟透了。思及此,她的眼珠随着头部在方圆四周转了转,欲是将这方天地查个遍,看看有没有地方是鬼可以跻身躲藏的,以防它出来的时候,自己避闪不及,xiao jie也因此受惊吓。

    白霖霜的手在袖子里打了几个转,眼睛依旧凝视着远方景色,波光粼粼,明亮异常,嘴中不加理由地回答:“我也不知道我为何来这里。也许是今日的天气着实好了些,与其呆在屋内,不如出来走走,见见世面。”

    听她这话,幽韵不满地嘟囔:“这哪里是好日子嘛?天气阴沉沉的,都没有阳光,也没有多少人游赏。”

    白霖霜忽然一笑,继而道:“幽韵,我以前也觉得,没有阳光的日子不是好日子,我也以为,它只是潮湿阴冷黑暗,以及无穷无尽的迷茫悲伤。可是今天,我总算明白了:在晴空万里,风朗气清,和风煦暖的光景里,有人会生不如死,有人会妻离子散,生死离别,有人会郁郁不得志,有人会饥肠辘辘,有人会悲伤欲绝,痛不欲生,有人会对现实失望,在命运的齿轮里起起伏伏,直到完全厌恶了这世界,寻个痛快的方法活着或者死去。同样,在黑暗朦胧,幽深细雨,朦胧雾色里,也有人功成名就,喜笑颜开,知足常乐,活得有滋有味。我也是终于明白,原来不可控的,不是天气,而是人心。

    若是心满意足了,你也就幸福了。来之不易的是幸福,随意掷撒的也是幸福,得不到的是你,不珍惜的也是你。”

    她带着怀念与无比感伤的目光,悠远地穿过重重阻碍,穿过重重隔膜,到达它本该要到的地方。细雨随着精致伞面缓缓滴落,却在无数个徘徊犹豫,无数个兜兜转转间,轻轻地落在了地上,落地无声。

    依旧卑微,依旧渺小。可千千万万细雨,终是将这天地笼罩在它的世界里,无可遁形。

    如果此时身边有人对她恶言相向,或者向她扔菜叶鸡蛋,她都能接受。因为,所有的恶意都会有释然的那一天,她不会因而放弃自己,痛不欲生。

    幽韵的眼神由清明变成迷惑和不解。她可以看着人生生从她面前死去,她可以漠视一切与她无关的东西,却独独,她却看不懂她真正所想。或者自始至终,她都未曾看清过xiao jie的内心,尽管她们已经朝夕相处了那么多年,那么多个日日夜夜,度过那么多个无数危险与cì jī并存的时刻。她与她,终究不是站在一个高度。所以,她也只能做一个安静的守候者,默默地照顾她。只要在危急时刻不拖累她,便无遗憾了。

    不知从何时起,她只是为她一个人而活。所有无关的东西,她不敢奢想。

    “xiao jie,奴婢可听不懂您说的话。奴婢发现,您说话越来越有深度了,都快让奴婢迷糊了。”

    她将目光转向身后的船家,道:

    “船家船家,快些,前面就是莲海了。我家xiao jie如今可是很急迫地想要见到那里的景致呢,多谢了!”

    圆圆的脸憨态可掬,态度也十分友好,逗得那船家咧牙一笑:“客人别着急,小人已经加快了速度,不会耽搁你家xiao jie看景的。”

    他也好奇,如此天气竟也有人坐船,出手也阔绰。本来生意也惨淡,突然来这么一个金主,他心中自然欢喜雀跃,不亦乐乎。

    莲香也从不远处飘来,白霖霜听着耳边微风划过的声音,还有幽韵与船家连续不断的谈话声,将这原本清冷安静的环境勾勒了几分温暖。木浆与水面拍打摩擦的响声混着人声,似水流年,春光宜人,春色无限好。

    岁月静好,世界静谧。

    远处,一艘隐秘不可察的小船不远不近地跟着她们,也不加速前进,也不减速退后,永远保持着一个合适的距离。

    此刻,十里莲海,远山黛绿,十里河亭,美得无限动容。

    回到府中,天色已是不早,她整理了一番便就躺下休息了。

    日子过得不慢也不快,像是煮茶温吞,不知觉地就到了三月三十一这一日。春末,宫中迎来了春猎。百姓早需忙着自己的事情,王公贵族也有着自己的乐趣。20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