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百 零五章 再向大梁行

作者:周柱吾作品集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于清说:“大人,也不是说为难,只是恐怕我去不合适!”

    “此话怎讲?”刘知远不解地问到。

    于清一五一十的把在大梁的事情经过说了一遍。他倒是说得轻松,听的人都惊出了一身冷汗,“这样都行?”

    那耶律德光是什么人物?那可是连大晋皇帝都不放在眼里的存在,于清这不等于是在太岁头上的土、老虎头上拔须?

    郭威说:“这样说来,于兄弟还真不能去!”

    刘知远沉吟片刻说:“这确实是一个问题。”

    王峻说:“要不,大人,我就一人去,带几个随从就是了,好歹我们是去祝贺他的,他耶律德光总不能为难我吧!”

    “等等,王大人你刚才说的什么?”郭威问到。

    “我说耶律德光总不能为难我,怎么啦?”王峻有些不解的问道。

    “前面那一句。”郭威强调说。

    “我说带几个随从去就是了,没问题吧?”王峻回答到。

    “对呀,我们怎么没有想到这一作呢!让于兄弟假扮成随从跟王大人一起去,一来不会引人注目,二来又可以暗中保护王大人,这岂不是很好?”郭威说道。

    刘知远说:“不妥,我可不能让我的兄弟以身涉险,如果被耶律德光认出来了,那如何是好?”

    于清说:“我倒是认为郭将军说的有些道理,只要我化化妆,想来一个普通的随从也不会引起耶律德光的怀疑。可惜了,要是匡燕妹妹在就好了,她的易容之术可是一等一的。”

    刘知远想了想觉得于清的话也有道理,就同意了。

    于是,于清化装成一个大胡子大汉,和王峻带起四个仆从出发去大梁。

    ……

    来到大梁,王峻拜上名帖后,在宫门等候。

    耶律德光听说刘知远的使者来了,急忙宣王峻觐见。

    王峻不卑不亢的走进大殿,拜见了耶律德光,呈上了刘知远的贺表。

    耶律德光阅了贺表,对刘知远的恭贺之辞甚是满意。

    王峻又吩咐仆从献上贺礼,都是些名贵丝绸之属的东西,耶律德光更是喜欢得不得了。当场对刘知远的孝心大家赞赏,当即下诏对刘知远进行褒奖,还特别批示“儿知远”以示亲近。

    觐见结束后,耶律德光按照契丹的习俗设宴款待王峻等人。王峻坐在主客的位置,于清和几个仆从坐在下首,仆从入席,这是相当高规格的接待。耶律德光是要让刘知远的人感受到他的恩赐。

    席间,令官通报丹东王耶律兀欲觐见。

    耶律德光眉头紧皱,说道:“这个时候他来干什么?他不是在上京吗?”

    传令官见耶律德光不表态,就问宣不宣。

    耶律德光顿了顿,不耐烦的说道:“宣!”

    “宣,丹东王耶律兀欲觐见!”

    随着传令官的一声高喝,耶律兀欲进入大殿,走到大殿中央鞠躬拜道:“臣侄耶律兀欲拜见大辽皇帝陛下,愿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赐坐!”耶律德光淡淡地说道。

    侍奉官引耶律兀欲入座。

    耶律德光问道:“不知兀欲侄儿觐见朕所为何事?”

    耶律兀欲起身回道:“启奏皇上,臣侄是奉太后旨意前来带给皇上太后口谕,请皇上为楚楚公主办理比武招亲事宜。”

    “皇妹比武招亲的事?楚楚她不是在上京吗,太后为何让朕办这事?”耶律德光有些纳闷。

    “谁说我就不能来中原?”随着一声脆生生的声音传来,一个锦帽貂裘的契丹贵族少女已经大模大样的走进来大殿。

    “楚楚,你怎么来了?”耶律德光无比惊讶。

    于清急忙将头低下,暗忖道:“这位姑奶奶怎么来了?还好自己化了装,否则被她认出来就惨了。”

    来人正是契丹公主耶律楚楚,只见她上前拜道:“皇妹拜见皇帝哥哥!”

    耶律兀欲解释到:“陛下,公主姑姑是和臣侄一道来的,因她老人家第一次到中原,比较新奇,在皇宫逛了一圈,所以来晚了些。”

    没想到耶律德光大发脾气,一拍案几骂道:“大胆耶律兀欲太后让你护送公主,你竟然让她一个人走,要是公主有什么意外,你承受得起吗?”

    耶律兀欲吓得急忙下跪道:

    “臣侄该死,保护公主不周,请皇上赎罪!”

    耶律楚楚见状,说道:“皇帝哥哥也不要怪兀欲侄儿,是我不让他跟着的。”

    耶律德光才说:“起来吧,幸好公主没事,否则要你好看。”

    耶律兀欲才战战兢兢地回到座位上。

    耶律楚楚大大咧咧的坐在耶律德光的身边,环视一下在座的,当看到王峻时眼光为之一亮,问道:“中原人?”

    耶律德光介绍说:“哦,这位是河东节度使刘知远的特使,前来对朕君临中原表示祝贺。”

    耶律楚楚一听是刘知远的特使,兴致更高了,问道:“你既然是刘知远的特使,那么你认识于清吗?”

    王峻万万想不到这契丹公主会问他这个问题,当下慌了神,吞吞吐吐地回答道:“噢,认识,哦,不,不,不认识。”

    耶律楚楚眉头一皱,问道:“你这人怎么说话吞吞吐吐的,到底是认识还是不认识?”

    王峻怕露出破绽,定了定神,回答道:“认识倒是认识,不过不是很熟,难道公主殿下也认识于清?”说这话时,他竟然下意识的看了一眼于清的方向。

    于清恨了王峻一眼,心里暗暗骂道:“王峻呀王峻,你这不是要害死我吗?”

    王峻急忙收回来目光。

    耶律楚楚气嘟嘟地说:“何止是认识?我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你回去如果遇到于清,叫他来找我,否则,他跑到天涯海角本公主都不会放过他。”

    王峻急忙说:“公主的话,我一定带到,至于他来不来我就不敢保证了。”不过他心里却说:“于清可不就在你面前吗?”

    耶律楚楚日有所思,问道:“于清是不是很听刘知远的话?”

    “应该吧!”王峻回答道。

    耶律楚楚看向耶律德光问道:“皇上,我们大辽赏赐功臣的最高荣誉是什么?”

    耶律德光说:“当然是神龙木,怎么?”

    “那皇妹求皇帝哥哥一件事,赐给刘知远神龙木,就说是皇妹替他求的。”耶律楚楚说道。

    “朕就不明白了,皇妹这葫芦里装的什么药?”耶律德光不解。

    “我要让刘知远欠皇妹一个人情,让他为了报答我,让于清来见我。”耶律楚楚说道。

    “荒唐!”耶律德光吼道。

    不禁是耶律德光,在座的各位都觉得荒唐,那神王木可是契丹王室的权力象征,是好多契丹各部王梦寐以求的赏赐,怎么能如此儿戏?

    耶律楚楚却不以为然,振振有词地说道:“皇妹可是为皇帝哥哥着想哦!”

    “此话怎讲?”

    “皇兄您看,我大辽兵临中原,一路摧枯拉朽,势如破竹,就连中原皇帝都投降了,可是,刘知远雄踞河东,势力非同一般,如果皇兄能将此人收归麾下,中原还有谁敢和大辽抗衡?而刘知远是何许人也?一般的赏赐岂能入他的眼?所以……”17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