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第2章

作者:下火海的女巫作品集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不知等了多长时间,周围一片安静了,江小楼伸了伸有些急僵掉的胳膊,缓缓爬出小洞。

    揉了揉僵硬的腿,她快速将身上的黑衣脱掉丢进空间内,然后整理了一下头发,扬起下巴,恢复臣往日痞子的神情,大摇大摆的走出去。

    “谁!”

    刚走了没多久,她就被一群侍卫拦住。

    “没看见人半夜起来撒尿呀?”江小楼抱着衣服,没好气的吼道。

    “你是三小姐?”那群守卫中有认出江小楼的。

    “知道是本小姐,还拦着?是不是不想活了?”江小楼娇蛮的骂道。

    “是,三小姐请!”

    那几个侍卫一脸的不屑,态度傲慢的的让开一条路。

    一个废物还嚣张真是让人笑话。

    江小楼自然瞧见了那些人脸上的嘲讽,却并没有多少动作,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她现在最主要的是先回去再说。

    不远处的夜空闪烁着忽明忽暗的光芒还有伴随着天雷滚滚的轰鸣,不用想也能猜到肯定是帝释天和那些人打了起来。

    不过她并不担心,帝释天的力量可是与轩辕澈不相上下,这府中的人还不是他的对手。

    只是她还忘了一个人,那就是江千霸,他也是玄冥大陆一个强者。

    趁乱顺利的回到荷香苑,静悄悄的没有任何声音。

    并没有多想,爬上床,将被子一掀,闭目,睡觉?no!修炼!

    这样的混乱,她能睡得着才怪呢。

    就在她在灵识中和那石头上的虚影练习着凤凰诀第三层,将要突破之时,脑中霹雳一闪,瞬间睁开眸子。

    就见到自己身边躺了一个黑色身影。

    “喂!”

    江小楼之时一瞬间的怔愣,反应过来,用手推了推他的后背。

    “让我睡会,太累了,你要是不舒服,就去地上睡!”

    软软的声音,像是没力气一样,从前面传来。

    “你受伤了?”江小楼像是忽然发现新大陆似的,坐起来,掰过他身子。

    那几个人竟然能让他受伤?

    “女人,就这么看不起本王?”他平躺着身子,睁开眸子,瞪着她。

    “切,谁让你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江小楼顿时无趣的撇撇嘴。

    “还不是你?要不是本王恰巧路过,你能活过今晚吗?”他咬牙切齿的说到。

    “你怎么知道那是我?”江小楼有些意外,那个老头都没发现她,他怎么会知道?

    “别忘了,本王的七星刃可是在你那!本王想要知道你在哪里,只要用灵识查探一下七星刃的位置就知道了!”他有些白痴的看着她。

    七星刃?

    他是说那把短刃?

    靠!

    江小楼快速将那把短刃拿出来,拍在他胸口,“还给你!”

    “你这是干什么?这可是本王的宝贝,给你你还不要?”帝释天躺着身子,挑眉看她。

    “再宝贝,也是刻着别人的名字,本小姐可不想被人时刻监视着!”江小楼踢了踢被子。

    “本王没有监视你,那是在保护你好吧?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帝释天语气有些不满。

    “天哥,你若是真的好心,嘻嘻,那就解除了你们之间的血盟,将它送给本小姐了!”江小楼小脸一变,瞬间笑嘻嘻的看着他,“其实本小姐还是蛮喜欢这把短刃的。”

    “跟着本王血盟,这把短刃的力量才会比较强,若是本王将血盟解除,你拿着它不就是一把普通的bǐ shǒu吗?这么做,你傻啊?”帝释天还不知道她已经可以修炼的事,所以绝不会答应她这么危险的事的。

    “不行!”

    将短刃扔给她,帝释天翻了一个神,继续假寐。

    “喂!”

    抱着短刃,江小楼脸色阴郁的推了推他。

    但是并没有人回应。

    过了一会,江小楼看了看自己的床,又看了看占着大半床的帝释天,脸色更不好了,她可不想今晚再去跟云裳挤一个床,就云裳那小妮子的睡姿,她还真消受不了。

    但是她不能睡,他怎么能睡的安生,忽然,抬脚踢了他一下,“喂,你刚刚说你恰巧路过是什么意思?你要去干什么?”

    见他不理会,她又踢了他一下。

    “说话,不然都别睡!”

    侧身睡着的某人,众人忍无可忍,转过头狠狠瞪着她,“本王来回一趟那么远,现在累得很,你就不能安静一点?”

    这女人简直就是一个磨人精。

    “回答我刚刚的问题!”她才不会管那么多呢。

    深吸了一口气,帝释天感觉自己快要吐血了,“本王去找那家伙的!”

    那家伙?

    “太子殿下?”

    “嗯……“轻不可察的声音,表示着某人又睡着了。

    他找轩辕澈干什么?打架?

    江小楼嘴角狠狠一抽,看了一眼窗外的火光冲天还有混乱的声音,决定暂时先放过他,用脚踢了踢被子,给他盖好,自己跳下床,再次跑到云裳小姑娘房间里凑合一晚上。

    第二天早晨,当某云裳小美人翻了一个身子迷糊看见自家小姐近在咫尺的脸,顿时吓得瞬间清醒。

    “小姐?你怎么在这里?”

    “被人欺压了,自然你来这里了?你先起来去忙去,让我再睡会!”江小楼推了推她,将被子全部裹在身上,蒙上头继续睡。

    云裳傻愣了一会。

    被欺压?

    怎么回事?

    谁敢欺负她家小姐?

    这边睡得正香,却不知外面此时已经乱了天了。

    江千霸一夜没睡,因为藏宝阁被盗,很多宝贝都没了,让他差点气病,所以,除了荷香苑这边,整个侯府几乎一夜都没睡。

    “家主,皇城里全部搜索了一遍,也没找到!”

    “家主,没有魔王的踪影!”

    “家主,没有……”

    “够了!”

    听着族里的守卫来报,江千霸脸色越来越难看,猛按拍案而起,桌子瞬间变成粉末。

    “没有没有!本侯养你们何用?还有你们,身为族人,外人来侵犯,你们都在干什么?”他说着,一脸怒色的指着站成一排排的族人,江如月自然也包括在其中。

    昨日在荷香苑被众人暴打的伤痕还有一些轻微的留在脸上,丹药的作用虽然很强,但是却不能一下全部清除,让她看起来有些滑稽。忽然,她的眸子一转,想到了什么,快速抬眸对着江千霸道:“父亲,逍遥魔王会不会还在府里?月儿记得他好像和荷香苑那位很熟!”

    荷香苑那位?

    不用提名字,众人也瞬间明白她说的是谁了!

    江千霸闻言,脸色瞬间一变。

    就在江小楼睡得正香的时候,忽然被一声巨大的轰鸣声惊醒。

    小脸微变,快速从床上爬起来,走到窗户边,朝外看了一眼,只见江千霸带着一众人破门而入,气势汹汹。

    忽然,想到隔壁的帝释天,江小楼快速打开门,走了出去。

    神情转瞬恢复往日的神情,嬉皮笑脸的仰头看了看天,道:“呦,今天是刮了什么风,竟然把那么一大群苍蝇吹了进来?”

    众人闻言,脸色齐齐一沉,但是只有江如月没有沉住气,顿时指着她大骂:“江小楼,你竟然骂我们是苍蝇?”

    呵呵,没有人听不懂江小楼的话,只是她有必要再强调一下往自个身上揽吗?shǎ bī!

    果然不其然,江千霸的脸色更加阴沉,转头对着她呵斥了一句。

    “闭嘴!”

    “来人,进去搜!”

    江千霸并没有给江小楼反应的时间,对着身后的人挥了挥手。

    “等等!”江小楼身形一闪,瞬间站在自己的房门前,速度快的谁都没有看清。

    江千霸阴光顿时一闪。

    “大伯你这是什么意思?一大早就过来搜自己侄女的闺房是不是有不妥?”江小楼看着江千霸似笑非笑。

    “小楼,大伯只是在例行检查,昨晚有贼闯入府中,盗走大量珍贵之物,为了防止贼人还藏在府中,大伯只能派人将每个房间都搜查一遍。所以,也是为了你的安危,还是让大伯进去看看吧。”江千霸面色微微缓和的道。

    “哦……昨晚家里进贼了?”江小楼恍如刚刚才知道似的,顿时点头明白,随后又奇怪的看着众人,“原来昨晚那么吵就是你们在抓贼呀,不过,抓到了吗?也对,抓到了就不会来这里了,昨晚跟打仗似的还以为抓到了呢!”

    江小楼惋惜的摇摇头。

    众人面色齐齐一怒,眼神带毒凌迟着她,她那意思不就是在嘲讽他们那么多人竟然连一个小贼都没有抓住吗?

    江千霸袖中的拳头微微一握,忍住胸口的怒火,对着后面的人挥挥手,冷声道:“将三小姐拉开,进去搜,千王不能让那贼给跑了!”

    江小楼悠悠一笑,任由他们拉开,闯入自己的房间。

    经过刚刚那么大动静,帝释天早该逃了,这一群人真是笨蛋!

    果然,房间中什么也没有,只有凌乱的被子,像是有人刚起床一般。

    从里到外,仔仔细细搜寻了一遍,也没见着人,江千霸铁青着脸走了出来。

    “大伯,找到了吗?”江小楼双目含笑的看着他,双手环胸,靠在门上。

    “哼!”江千霸深深看了她一眼,甩袖离去。

    “江小楼你不要得意,早晚有一天本小姐会抓住你的把柄!”江如月临走前咬牙瞪着她。

    笑眯眯地看着他们快要走到门口,江小楼忽然两手做喇叭状,大声喊道:“喂,本小姐的大门被你们拍坏了,不要忘了给本小姐换个新的!”

    众人齐齐一震,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哈哈!

    跟本小姐斗,你们都还嫩着呢!

    邪邪勾唇,返回自己的房间。

    “你昨天偷了什么?”

    “嗬!你不是走了吗?怎么还在这里?”突然从背后出来,差点吓得她心脏骤停。

    “暂时还不想走,快说说你昨晚偷了什么?”他大喇喇的坐在椅子上,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刚喝一口,快速吐掉,皱眉道:“什么时候的茶了?”

    那是她进入藏书阁之前的茶水了,四天了,味道能好才怪呢。

    一屁股坐在桌子上,江小楼警惕的看着他,“你问我偷了什么干什么?你可是逍遥魔王,什么宝贝没有,还对这个好奇?”

    “见着有份好吧!况且,本王昨晚可是帮你挡了一剑,你就不想报答一下本王吗?”他丢给她一个白眼。

    “那我以身相许?”某人立即来了兴致,双眼晶亮。

    帝释天顿时满脸黑线,又来!

    “行了,本王不问了!”他顿时泄气的摆摆手。

    江小楼小嘴顿时一撅,这家伙拒绝就不能委婉一点,怎么说她也是女人好吧。

    “你找轩辕澈干什么?”她坐在桌子上,晃悠着双腿,问道。

    “比试!”他妖孽脸上突然绽放出一丝寒意。

    果然,江小楼有些无语的看着他,他肯定是还记着那日被轩辕澈打败的事,所以想要找回来。

    “行了,你去比试吧,记着不要打脸,还有,两个人随便留一个就行了!”江小楼跳下桌子无谓的摆摆手。

    “为什么要留下一个?”

    “当然是给本小姐当夫君。他可是本小姐的未婚夫,他要是死了,就你来!反正都是美男,哪个都行!”江小楼回头阴阴一笑。

    帝释天背后一凉,他决定了,还是留着他一条命吧,他先去办别的事。

    帝释天走后,江小楼从衣柜里翻出了一件她爹爹以前的旧衣服穿在身上,拿起笔在脸上画了几笔,顿时一个浓眉大眼的俊俏少年出现了,眼角的玫瑰变成一只展翅的蝴蝶,正好挡住了红斑,比玫瑰的妖冶多了一丝媚惑和灵动,头发高高竖起。

    只是奈何她的身高是硬伤,眸光一动,在鞋底塞了一块厚的木块,整个人微微高了一些,像是一个还没长成的少年。

    打开门,看了一眼周围,发现没有人,云裳也不再,身形一闪,快速闪过几个院子,最后停在了江府后门,嘴角勾了一个邪邪的笑意,推门走出去。

    哈哈,爷出去了!

    “砰!”

    潇洒不过三秒,根本没有看脚下的某女直直的躺在一个大坑里。

    “靠!谁他妈的神经病在门口挖一个大坑?”从地上艰难的爬起来,揉了揉差点被摔断的小腰忍不住爆了一个粗口。

    “神经病,这里可不是门,这里以前是个茅房!”

    路过的一个百姓见状鄙视的看了她一眼,扬长而去。

    江小楼狠狠一呆,茅房?那这个坑?

    她缓缓的向脚下看去,好像想到了什么,胃里顿时一阵翻腾!

    “呕!”

    快速的从坑里跳上来,拍打着衣服,她突然想起来上次逃出去用的那个狗洞,都是狗屎!呕!不行了,不能再想了!

    干呕了很多次,才将心底的恶心压下去,悻悻的赶紧离去。

    走了一会,就看见车水马龙的街市。

    上次出来是逃命的压根就没有注意着周围,这次仔细一看,才发现真的是与她前世很不同,这里这里就街上卖的不是酒肉鱼蛋各种首饰食物,大部都是各种漂亮的石头、奇形怪状的兵器,瓶瓶罐罐的丹药、还有笼子里的各种兽类等等。

    江小楼瞬间有种逛古玩市场和花鸟市场的既视感,不过她现在已经可以完全知道哪些东西是什么。

    那些漂亮的石头应该都是魔兽晶石,斩杀魔兽从魔兽体内得来的,这么多,还没人买,大概也是因为那些不过都是不值钱的低级魔兽晶石。

    兵器更是不用说了,想要找一个顺手的兵器可不是从街上随处就能淘来的,就比如说她身上那个七星刃,可惜不是她的!

    炼药师是个时代最尊贵的职位,丹药的强大作用,谁不知道,想要进阶,除了自己的天赋外还需要丹药的辅助,绝对是事半功倍。

    但是炼药师是可遇不可求,整个北冥国也就为数不多的一些炼药师,真正强大的炼药师更是少之又少,因为炼药师也是分等级的,一般分为,一星炼药师到五星炼药师,再朝上就是一品到五品炼药师,炼药师的等级变化是根据自己所练出丹药的等级变化而变化的,能够练出一星丹药自然就可到各地的炼药师协会领去一枚一星炼药师勋章,后面也是一样的。

    一品丹药到五品丹药,丹药等级越高药效越强,自然也就越难寻到,因为对应的炼药师更是稀少。

    街上这些随处可见的瓶瓶罐罐不是假药就是一些等级比较低的药给一般人修炼用的。

    江小楼悠然地看着四周,闲逛着,抬眸间,忽然看见一个牌匾。

    “一家兵器!”

    呵呵,好奇怪的店名。

    面上带着玩味的笑容,江小楼抬步走进了这个名叫一家的兵器店。

    “客官,想买什么?”店中的伙计迎了上来。

    “不用管我,随便看看!”江小楼淡淡的摆摆手,自己便随意打量起来。

    店虽然不大,生意倒是挺好的,周围有很多人都是来买兵器的,她也随手拿起了一把剑,挥了两下,感觉很不顺手,又扔到了原处。

    忽然瞥见对面墙上挂着的一把铁扇,她的眼睛微微一亮,只觉告诉她,那是一件好东西!

    抬步刚要上前去拿,耳边就传来一个娇蛮地女声,“老板,那个东西本小姐要了,给本小姐拿来!”

    江小楼拍了拍耳朵,感觉自己是不是幻听了,她怎么听到了轩辕青那丫头的声音了?

    “喂,让开!”

    声音再次传来,这次更近一点,江小楼不禁转身一看,果然面前站着的可不是那个娇蛮的十三公主轩辕青,此时正一脸傲慢的看着他,“看什么看,还不让开?”

    显然是没认出江小楼的身份。

    江小楼嘴角忽然勾出一个玩味的笑容,“我站在这里,既不挡着路,也不踩着你,为什么要让?你要是想去可以从两边走!”

    “你!”轩辕青稚嫩的小脸顿时一怒,回头怒瞪着老板,“老板,愣着干什么,把东西拿过来!”

    “是是!”老板忙点头,去取那把铁扇,却忽然被一只手臂拦住。

    “等等!”江小楼拦住他,笑意盈盈,“正好爷也看中了那把铁扇,老板看看,能给谁吧!”

    “大胆!”轩辕青顿时指着她呵斥,“你你,你是故意的!”

    “嘻嘻,当然不是故意的,爷是有意的!”她无辜的眨了眨眸子,气死你!

    “你你你!来人,给本小姐教训他!”

    轩辕青顿时气得小脸通红,对着随身侍卫指挥着。

    “哼,说不过爷,就找帮手,真是没用!”江小楼作势轻蔑一笑。

    轩辕青小嘴一咬,竟然说她没用?哼!

    “找死!看招!”小小的拳头一举,一层稀薄的元气瞬间释放。

    气势汹汹的快速伸拳就向她击去。

    江小楼轻易的抓住她的小拳头,嘴角邪魅一勾,一个收手,轩辕青小小的身子就被她带入怀中。

    低头沉醉的嗅了一下,风流一笑,“又香又软,抱着这么舒服,就是不知道在床上会不会也这么舒服!”

    说着放在她腰间的手微微一捏,对着她的耳边轻轻吐出了一口热气,暧昧至极。

    从没遇到过这种情况的轩辕青整个小脸瞬间羞红,猛然推开他,语无伦次的道:“你,你,你,下流!”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江小楼向前靠了靠,满眼狡黠的笑意。

    被那炫目的笑容和眼角的蝴蝶迷住,轩辕青的心猛地颤动了一下,下意识的脱口道:“你叫什么名字?”

    江小楼眉梢一抖,呦,这么快就动心了?果然是小丫头。

    她扬了扬下巴,悠悠道出一个名字,“人称楼兰公子!”

    她本来想说楼江的,但是太难听了。

    “楼兰公子?”轩辕青一怔,好像没听过,但是眼前这个少年不大,衣着有很华丽,想必也是那个大家族的人。

    “公,小姐,我们该走了!”她那个随身侍卫有些警惕的看了一眼江小楼,低声对着轩辕青道。

    “走了?”轩辕青一愣,面上微微一暗,有些留恋的看了江小楼一眼,随后又瞥向墙上的铁扇,对着老板道:“老板,那个扇子多少钱,本小姐付了,东西送给这位楼兰公子!”

    江小楼嘴角的弧度微微上扬,卖了一个色相,赚了一把兵器,值了!反正她今天又没带银子出来。

    轩辕青将铁扇放到江小楼手里,扭捏了一下,随后咬了咬红唇,坚定的看着江小楼,“楼兰公子,这是本小姐送给你的定情信物,一定要收好,本小姐要嫁给你!”

    “小姐!”侍卫惊呼。

    江小楼手一抖,被惊得差点将扇子扔出去,这女人也太开放了吧?

    “本小姐叫轩,青儿,一定要记住,本小姐以后一定回去找你的!”她坚定的点点头,随后在江小楼傻眼怔住的眼前,大步离去。

    “小子,恭喜你呀,出门就走桃花运!?”这场景连店里的老板都不免调侃道。17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