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九百一十一章 脱身

作者:风光霁月作品集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这么多双眼睛在看着,李启天此时又能如何?

    他只能压下心里的愤懑之气,将戏做全套,下了肩轝亲自走近查看情况,一面高声吩咐人请御医,一面去掐逄枭的人中。 ̄︶︺sんц閣浼镄嗹載尛裞閲渎棢つWw%W.%kaNshUge.lā

    李启天憋着气,手下并未留力气。要是个寻常装晕之人,能一下被掐的蹦起来。

    可逄枭却依旧无力的躺在地上。

    虎子、谢岳、徐渭之和精虎卫们近距离看到李启天竟下那般的狠手去掐王爷,真恨不能上前将人踢开,奈何身份悬殊,天子肯纡尊降贵已经是最大的仁慈了,他们又不能动。

    就在这时,人群外一阵骚动。

    百姓们如摩西分海一般往两侧让开,纷纷将目光定在一身素服快步而来的女子身上。

    秦宜宁花容失色,明艳的面庞褪去血色,苍白一片,潋滟的双眼含着水光,让人望之便生怜惜。

    “王爷,王爷!”跌跌撞撞奔至身畔,秦宜宁一把搂住逄枭,顺势将李启天不客气的推开了,“王爷,你别吓妾身,王爷!”

    别人不敢推开李启天,可她身为逄枭发妻,见丈夫晕倒,情急之下做出什么来李启天都没法追究,否则与妇道人家计较,脸面还要不要了?

    李启天站起身,冷漠的看着这夫妻俩演。

    偏生这事无凭无据,又无法拆穿,狠的咬牙切齿却无可奈何。

    “王爷!妾身已经什么都没有了,您是妾身唯一的依靠,您不能有事啊!”

    秦宜宁泪水如断了线的珠子一般扑簌簌的落了下来。那仿佛气若的猫儿一般声声悲伤的呼唤,让许多心肠柔软的老百姓也都鼻子发酸。

    怎么就这么惨呢。

    好好的秦大人,在北边儿不明不白的没了,到如今圣上也没给个明确说法。

    秦家所有亲族,包括王妃的一对双生子,也在送灵回乡的路上被匪徒截杀了。

    曾经让人艳羡的幸福女子,如今却一身素白,家人、亲人和孩子一夕之间都没有了,如今丈夫也病倒在地。

    有人跟着掉眼泪。

    也有人心里疑惑。

    天子对秦槐远殒命之事的态度太令人沉思了,很多人不得不阴谋论起来——

    送灵路上冒出山贼,将所有人都杀了,这种事简直是惊天惨案,也没见朝廷赌咒发誓的去抓住元凶,他们很难不怀疑这是有心人故意为之。

    为什么?

    还不是忠顺亲王功高震主了么!

    百姓们中有敏锐的去这样分析,朝臣之中这么想的更多,只是没人有胆量说出口罢了。

    李启天愤怒之后,也很快意识到自己好像又中了圈套,气的直咬牙,语气焦急的道:“还不去请御医来!”

    “是!”

    熊金水连忙吩咐了随行的小内监去。

    冰糖这时适时地站出来,取出针灸用的细长银针,“王妃,让奴婢试试吧。”

    秦宜宁连连点头,侧身让开位置用袖子抹眼泪,袖口一接近眼睛,立即双眼发红的又滚出泪来,哭的梨花带雨好不可怜。

    冰糖在逄枭的身上扎了两下,逄枭当即幽幽的转醒。

    秦宜宁惊喜的扑上前,“王爷!”

    逄枭躺在地上,看到分开好多天的秦宜宁,禁不住勾唇笑了一下,“宜姐儿。”

    秦宜宁也破涕为笑,扶着逄枭起身:“王爷,您没事吧?你真是吓坏妾身了!”

    秦宜宁扶逄枭起来时,袖口不小心沾到了逄枭的脸庞。一股辛辣刺激之感倏然冲了上来,他眼睛也顿时红了。

    逄枭心里不由得无奈,这姜汁涂的也太多了吧?怪不得他的宝贝宜姐儿哭的这样可怜。

    可是他们夫妻二人“含泪”对视的模样,依旧让周围许多人都看到了。

    许多百姓想到英雄悲凉的情状,都心生恻然,更有人已经抹起了眼泪。

    逄枭被秦宜宁扶了起来,有些无力的给李启天行礼:“圣上恕罪,臣冲撞圣驾,还请圣上责罚。”

    李启天能罚他吗?这要是罚了,他怕不是要被老百姓的唾沫淹死!

    李启天满面关切的道:“无妨!自家弟兄,说这些岂不是见外?”

    “臣不敢当。”逄枭恭敬的垂首。

    秦宜宁便用另一只袖子擦干了眼泪,屈膝行礼道:“圣上,臣妇有个不情之请,王爷身体虚弱,情况堪忧,臣妇想请圣上允准,让王爷暂且回府休养,待到好转再入宫述职,不知可否?”

    秦宜宁话音刚落,逄枭高大的身躯就晃了一下,压的秦宜宁差点没撑住。

    人群中又传来百姓的一阵惊呼。

    若不是在场之人太多,李启天真想掐死这个狡诈的妇人!

    她无非是仗着他身为天子还要脸面,所以才提出这种要求来,逄之曦也不是好东西,真是欺他不能翻脸!

    可为了名声,李启天也只能点头应下,还不得不加上一句:“朕稍后让御医去王府给之曦诊治。 ”

    “多谢圣上体恤!”秦宜宁再度恭恭敬敬的行礼。转而与虎子几人搀扶着逄枭去街角的马车。

    百姓们纷纷自发让开了一条路。

    秦宜宁先扶着逄枭上车,随即自己也踩着垫脚的木凳上了车。

    在放下车帘的一瞬,她的目光不经意的碰上了陆衡的。

    陆衡的眼神一如既往的灼热而温柔,不过那情绪外露不过是一瞬,他就又恢复成淡漠的模样。

    车帘彻底放下,阻隔了马车外的视线。

    精虎卫们跟随在马车身后,一路驶向王府。

    而老百姓们位于人群后的那些,则都自发的跟随在马车后,浩浩荡荡的送王爷回府。只有靠近圣驾的那一部分,跪在地上不好动弹,只能低着头。

    李启天面带微笑的上了肩轝,吩咐:“回宫。”

    “圣上起驾!”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百姓们跪地恭送。

    李启天的御驾来亲自迎接逄枭了,最后却没接到人,白折腾了一趟,还白让人背后议论了那么久。坐在肩轝上的李启天气的身上发抖暂且不论。

    而跟随逄枭的马车回到王府的百姓们,看到王府破败的院墙和门庭,不免再度一阵叹息。

    这就是王府?与他们心目中王府金碧辉煌的形象简直大相径庭啊!王爷在外打仗,风餐露宿出生入死,回京了住的地方除了大一点,也没比他们这些百姓家住的好多少。

    目送王爷进了王府后,寄云就依着秦宜宁的吩咐到门前来感谢了诸位百姓,请百姓们各自散去。

    待到王府大门彻底关好,人群中才传来叹息之声。

    因为刚才见到了圣驾,不论远近、是否看的清楚李启天的模样,可大家很有默契的不敢再议论。

    只是每个人或多或少心里都在为逄枭不平。一个大英雄,竟然会全家殒命,落魄至这样地步。

    圣上一开始还只安排个太监去传旨,许是后来碍于舆论,才不得不亲自出来迎接的。

    圣上对待功臣,未免有些太不公了。

    有人又想起了原来的定北候,现在的定国公季泽宇。

    “听说季驸马现在也只有爵位,没有官职了。”

    此话一出,又引起了许多人的唏嘘。

    王府里,谢岳、徐渭之、虎子和精虎卫等人已被寄云安排在外院休息。秦宜宁和逄枭则去往二院正房。

    众人一路都不说话。

    直到进了屋,冰糖带着人上了茶点,随后守在了门外。

    逄枭看着屋内干净整洁的摆设,对比刚才他们回府来是看到的败落景象,简直形成了天差地别的冲击。

    他放松的躺在临窗暖炕上,“哎!终于回家了!嘿嘿,我媳妇儿就是聪明。”

    大手一伸就将秦宜宁搂在了怀里。

    秦宜宁便靠着逄枭的胸膛,笑着道:“我若是不赶紧出现,他气成那个样子,万一将你带进宫里去了,怕是要想法子惩治你呢,我才不会让你单独落他手里。”

    她可是孤立无援被关在宫里过的,那滋味儿,简直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逄枭若是被李启天寻错处拿下,她人在宫外岂不是无从下手?

    逄枭大手拍着她单薄的肩膀,玩笑道:“难道我还能不上朝?”

    “称病啊。”秦宜宁坐直身子,一缕散落的长发垂在了肩头,“这是多好的机会,所有人都看到你病倒了,正好称病不朝。就算将来去了,风头也过去了。况且朝会上那么多的人,他也没机会对你使阴招。”

    “他若弹劾我呢?”逄枭笑着问。

    秦宜宁美眸狡黠的一转,“其实我回京后发生了一些事,那天进城时,正巧遇上昌国公府九公子,他……”

    秦宜宁的话没说完,外头就传来冰糖的声音,“王妃,刘院判来了!”

    秦宜宁一愣,忙按着逄枭躺好,自己则又用姜汁熏眼睛,眼泪又流了下来。

    “快请刘院判进来。”秦宜宁囊着鼻子对外头道。

    逄枭见状不赞同的皱眉:“下次少用点。多辣。”

    秦宜宁抽空对逄枭吐了一下舌头做了个鬼脸。

    逄枭被逗的差点喷笑出来,只是听见外面脚步声接近,他还要费力的忍着,心里将他家可爱的宜姐儿都已经按在怀里亲香了几万遍。

    刘院判提着行医箱,垂手蹑足进了门,恭恭敬敬的行了礼,“参见王爷,王妃。”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