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血色

作者:捉妖葫芦作品集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詹宁斯是有些瞧不起这个国家的,哪怕他和他的公司在这片土地上赚的盆满钵满。

    他一直认为这里的人是懦弱的、贪婪的、愚蠢的、奴性的。

    而他,詹宁斯,血统是高贵的,哪怕是在那个最发达的国家,他出身欧洲皇室的背景也足以让他受到其他裔移民享受不到的尊敬。

    可现在,却偏偏陷落在了这个该死的国家,和这些该死的黄皮猴子在一起。

    他没有侮辱这个国家、这个人种的意思,因为他心中就是这么以为的。

    好在还有轮盘。

    詹宁斯觉得那是上天对悲惨自己的唯一眷顾,他和几个同胞在末世开始的几天后,就开始杀死丧尸,一个多月下来,不仅他成为了进化者,还有一帮实力不错的手下。

    于是,在身体里澎湃力量的驱动下,詹宁斯开始幻想成为一位王者,统领这些三等种族,君临欧洲,完成做为一个旁支皇室后裔的逆袭,戴上那顶满是荣光的金色皇冠。

    不过他的梦想在这个夜晚,被人小小的打击了一下,他的忠实朋友和数个手下,被这帮不讲信用的中国人杀死了,他要报仇。

    可黑了半天脸,脑海里想要动手的念头数次已经到了不可抑止的地步,可詹宁斯还是忍住了。

    詹宁斯觉得自己是很理智的,是很有智慧的,远比这些对手高等,他用一种高高在上的目光,用一种高高在上的思维,做出了最后的决定。

    今天就这么算了。

    等到他成为二星进化者,再和这帮家伙算账,让他们知道自己身体里高贵的血液是不允许侵犯的!

    拿着从轮盘上转动得来的手枪,詹宁斯挥了挥手,带着人想要离开,对面,和他们对峙的卢义等人。也微微松了口气。

    啪……咕噜……

    一个球形的物体被扔了过来,黑夜里,周围燃着的是粗制的火把,火光并不稳定。但这一点光亮足以让人看清楚地上的物体。

    那是一颗人头。

    一颗还滴着血、没有闭合的眼睛里面全是恐惧的人头。

    “这……魏小勇?!”

    卢义和詹宁斯的瞳孔都猛然收缩,这个人他们认识,就在刚刚,还耀武扬威地来这里看热闹。

    短暂的惨叫传来,打破了这里暂时的宁静。这些人的目光循声望去,看到一些人正摔到在地,那是魏小勇留在这里的‘眼睛’。

    几个人缓缓走了过来,詹宁斯和卢义都认识,这是肖东的手下,一个叫做容姐的女人。

    虽然同为进化者,但是詹宁斯和卢义都不觉得这个女人有什么资格和他们说话,末世,比和平年代更讲究地位。

    他们不约而同地看向了容姐的身后,那个刚刚杀了人。缓步走近的身影。

    火光映射之下,半人半鬼的脸突兀地印入了众人的视线当中。

    很多人都被吓了一跳。

    大半夜的,一个浑身是血有着恐怖脸孔的女人出现,任谁也不能保持平静。

    容姐看到这些人的表情,就知道后面刚刚杀了人的夏白来了,心中微叹了一声,整理了一下心绪道:“我……替人来传个话,明天太阳升起的时候,要么离开,要么接受收编。”

    “一点都不霸气。”

    一个声音嘀咕了一句。是已经赶来这里,给容姐撑场子的小虎。

    容姐翻了翻眼睛,对这个自来熟的小青年有些无语。

    卢义和詹宁斯这两个刚才还在对峙的头领互相看了看,都没有什么表示。

    他们不是什么毛头小子。可不会认为容姐这个女人疯了,况且魏小勇的头颅就在两个人的脚下,这份威胁比什么都重。

    容姐有些不习惯这样的场合,摇摇头,带着人转身走了。

    她希望明天,这两位首领有正确的决定。否则,当太阳升起的时候,又会是一个染血的白天。

    …………………………………………………………………………………………

    第一缕晨曦射进来的时候,叶钟鸣、墨夜、夏蕾、小虎、盛元、梁初音、朴秀英、乐大远、糖果、唐天还有乐大远的四个助手,加上容姐、沫沫、嘉怡三个云顶山庄的进化者,聚集在了别墅的二楼,召开了小队进入基地后的第一次会议。

    夏蕾小虎他们已经是核心成员了,信任度非常高,糖果和唐天这两兄妹经过了一些日子的相处,关系也变得很不错,毕竟这对兄妹一个是没什么心眼的中二少女,一个是只要妹妹好我怎么都行的真心大哥,在这个没人欺负、环境平和的队伍里,认同感和安全感都到了末世开始以来的最高峰,越来越把这些人当成依靠和朋友。

    至于容姐她们,叶钟鸣的态度也很明确,如果听从吩咐,尽心尽力办事,就可以在这里呆下去,甚至还会得到救治。否则的话,要么离开,要么被进化果实继续生根发芽,变成全新的虚伪鬼树。

    当然,这些都是意会的事情,不需要说出来。

    “詹宁斯那边现在大概有三百人左右,卢义那边人少一些,只有二百多人,不过每天都要死人,现在具体有多少我也不清楚,我们这边一共有五十七人,其中四十二个是女性。”

    容姐把知道的事情说给了坐在正中间,摸着金色大狗肚皮的男人听,这是昨天晚上她得到任务之一。

    叶钟鸣点点头,这个数字和他之前得到的消息相比是要少不少的,看来云顶山庄的日子也并不好过。

    “詹宁斯的人正在准备离开。”夏白突然从窗户跳了进来,那张脸即便是容姐她们已经看过了多次,可再次出现的时候,依然让她们脸上的肌肉在跳动。

    倒是夏蕾墨夜等人对这个叶钟鸣突然收服的女人非常感兴趣。

    核心的队员已经去地下室看过了那挨着的四个轮盘,在惊叹之余,也知道了叶钟鸣已经转动过那个二级盘,并且得到了三瓶二星进化药剂。

    做为团队中作用极大的防御者和支援者,朴秀英和盛元第一时间各获得了一支,剩下的一支,却被叶钟鸣给了这个毁了容貌的女人。

    她们倒不是有什么嫉妒之心。因为都清楚跟随的男人能力超强,或许几天之后药剂就会到手。并且对于二星进化药剂的发放顺序,大家也早有心里准备,只是一个刚刚进入团队就接连获得了两次进化的人她们都特别好奇。脑海中不禁会产生这个人难道和乐大远一样重要的疑问。

    毕竟,能够得到叶钟鸣特殊战照顾的,在夏白之前,只有乐大远一个人。

    “带了多少人?”

    “二百二十二。”夏白面无表情地立在叶钟鸣身边,目光垂着。都没去看往日的姐妹们一眼。

    “有些多了。”叶钟鸣喃喃说了一句,夏白转身,从窗口跳了下去。

    “她……”容姐直起了身体,却看到了对面男人投来的目光,于是又坐了回去。

    这不是你「我」管的事情。

    两个人表达和懂得了里面蕴含的意思。

    “容姐。”叶钟鸣看着对面这个容貌端庄的女人道,“今天你需要做一些事情,给你的姐妹和同事们做一个纪录,要详细,包括她们的基本资料,更重要的是。要注明她们的工作经历,哪怕上学的时候也要写清楚,她们的特长是什么,掌握了那些职业技能,我都要知道。”

    这个基地或许在其他人看来一切都不错,环境好,山清水秀,配套设施完善,有果园、有高尔夫球场、有种植饲养基地,甚至还有天然温泉和围墙。

    可在叶钟鸣看来。这里漏洞百出,不说别的,就说外面那些二级生物吧,可能今天。或者明天就会冲进来肆虐。毕竟,这里让它们感到惧怕的三级变异生命已经变得虚弱无比,一旦它们的踌躇期过了,这些脑子里只有进化的家伙一定会冲进来冒一次险的。

    现在急需的,就是加固这里的防御,而想要加固防御。就需要有人,并且要尽展所长。

    “你们三个之中,你最先成为进化者的?”

    叶钟鸣又说了几件事情之后,突然问容姐。

    容姐愣了一下。

    “多久了?成为进化者多久了?”

    “嗯……半个多月了。”

    叶钟鸣点点头,没再说什么。

    ………………………………………………………………………………………………

    向涛站在卢义面前,就和平时一样。不一样的,是他眼中的不解。

    “卢叔,我们还在等什么?为什么不趁机离开?”自从昨天容姐过来之后,向涛就觉得,现在正是离开的好时候。

    “我们之前不也是这么定的吗?离开这里,开始狩猎,寻找另外的轮盘做为我们的基地,我们自己的基地。”

    “留在这里,可能连独立性都保持不了,魏小勇都被杀了,那些人我们或许抗衡不了。”

    向涛陈述着自己的理由,希望以此说动这位天色已经亮了却依然无动于衷的老人。

    “再等等。”

    卢义放下了书,走到了窗前,看向了外面,那里,是会议区的方向。

    “还等?”

    “等!”卢义说得斩钉截铁:“向涛,你知道我活了这么久,做了这么多年生意,学会了一个什么真理吗?”

    向涛摇摇头,心说我哪里会知道。

    “就是在你不确定一件事情的时候,要么干脆放弃,要么耐心等待,而绝不去赌自己的运气。”

    “卢叔……你,什么意思?”

    窗外,远处的惨叫和枪声乍起。

    卢义看着升腾而起的血色,叹气道:“走,和我去见见……云顶的新王。”

    惨叫、惊呼、反抗、射击、鲜血、断肢,在这个黎明的会议区变成了唯一的主题。?.

    准备离开的詹宁斯和他的队伍,被袭击了。

    袭击者,只有一个人。

    一个半张鬼脸的女人。

    在受过自由搏击和击剑训练的詹宁斯看来,这个女人的攻击没有丝毫章法,完全依仗着人类的本能。

    抓挠啃咬,蛮力纵横。

    这就是一个什么都不会的女人!

    在平时,随便挑出一个人,都可以把这个女人打趴下一万次。

    可现在,却没有人能够奈何她。

    就在刚刚,这个女人突然出现,突然地杀进了人群,朝着詹宁斯和他身边的进化者直扑而去。

    “哦哦哦!那个叶是不讲信用的混蛋!你们是最低劣的种族。”

    英文从他的嘴里吐出,这是一种使用母语的本能。

    可是听到了这句话的夏白,速度却更快了一些。

    枪声响了。

    夏白的横冲直撞给了詹宁斯和身边进化者极大的压力,他们开枪了,只希望能够击中这个变成了野兽的女人,却丝毫没管那些还要跟着他们离开的普通人是死是活。

    人群在瞬间就乱了。

    夏白随意一扇,把一个挡路之人的头打碎,踏入了詹宁斯这些人十米的范围内。

    这个距离之间,已经没有其他的阻碍。

    砰!

    一个进化者开枪了,夏白的身体一顿,鲜血就从她的左肩流了下来。

    她的速度太快,这个人打偏了。

    可夏白却仿佛没有痛感了一样,速度发挥到了极致,在其他人瞄准的时候,扑进了这些人之中。

    额头撞在了距离她最近的那个进化者脸上,这个还算英俊的男人五官顿时就凹陷了进去,接着身体被夏白提起。当成武器抡了起来。

    “锁抱!”

    一个金发的外国人闪过了被抡起的同伴,看准机会发动了职业技能。

    这伙人里,只有两个职业者,一个是头领詹宁斯。一个就是他。

    角士,这是他的职业。

    夏白顿时就被这个外国人从正面抱住了,身体瞬间被这个职业技能箍得细了一圈,骨头都发出轻微的吱嘎之声。

    “宰了她,宰了她!”

    看见夏白被制。詹宁斯一脚踢飞了被当成武器的手下,他才不会去管其他人是死是活,他只在意,能不能杀掉这个疯女人。

    詹宁斯已经意识到,这是一个二星进化者了。

    只有二星进化者,才能够对普通的一星进化者形成这样的碾压之势。

    离得最近的一个人,把手中的匕首砍了过去。

    夏白尽力地仰了下头,可依然没有避过这一刀,刀锋掠过了她的额角,切开了一道至少有十厘米长的口子。鲜血顿时如帘般洒下。

    身侧,一个人踢出了一脚,印到了她的肋部,另一侧,则有人阴损地从后面撩向了她的双腿之间。前面,一根粗大的木棍呼啸砸到了她的头顶。

    攻击,几乎同时落在了夏白的身上。

    哪怕是二星进化者,被这么多一星进化者攻击,也绝对是一件危险的事情,更何况。詹宁斯和另外一个人,已经举起了枪。

    这些攻击仿佛不是打在夏白身上一样,她的鼻子里流出了血,木棍的碎屑刺进了她的头皮。鲜血几乎盖住了她天使和魔鬼混合的脸孔。

    可她就是没有什么表情,好像在那里等死一样。

    只有那个抱着她的金发帅哥仿佛意识到了什么,骇然间双臂就想松开。

    可是晚了,当二星进化者的力量和一星职业者的技能僵持着的时候,夏白的上臂不能动,小臂却抬了起来。摸上了紧贴着她身体甚至还对挤压她丰满柔软****产生了可耻快感的金发帅哥双肋。

    然后五指嵌入,在他惊恐后退的时候,猛然撕开。

    很多詹宁斯这边活下来的人在回忆这个清晨的时候,都会觉得世界在某一刻被染成了红色,而那个把整个活人撕成了两半的女人,是这份腥红中,最清晰的记忆。

    “疯,疯子。”

    金发帅哥留下了他在这个世界上最后的几个词语,他的英语,比詹宁斯标准。

    夏白的左手移动到了右手附近,微微用力,掰下了这个外国人的一段肋骨,身体一闪,就把带着锋利骨茬的这段人骨,刺进了旁边被吓得有了瞬间呆滞的进化者喉咙。15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